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看着我做
    第二百一十七章看着我做

    “你可以不承认,我会替你保密的,尤其是对陆谨言。”秦如琛凝肃而郑重的说。

    她低下了头,无奈而又痛楚的叹了口气。

    这就像是默认了。

    秦如琛的眼睛亮了,即便在漆黑的夜色里,依然散发着明亮的光彩。

    因为他爱的女人还活着。

    “晓芃,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变成了谁,只要你还活着就好,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一股热浪冲进了花晓芃的眼睛里。

    他不是时聪,可是只要一看到他,她就会觉得时聪又回来了。

    七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他离开她已经有七年了。

    可是从前的林林总总,却恍如昨日一般。

    沉默了许久之后,秦如琛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的儿子很可爱,他说我是你画里的光明天使。”

    花晓芃呛了下,刹那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如琛认出了她,就像陆谨言认出了她一样。

    都是那两幅画惹得祸。

    是她的错,忘了自己有一个小人精!

    “小家伙好奇心太重了。”

    秦如琛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道凄迷的笑意,“许若宸那小子心机够深沉的,我和陆谨言竟然都被他撬了墙角。”

    他的内心毫无置疑是纠结的、难过的,但这样的结果总好过她真的死了。

    他又错过了她,再一次的错过了。

    似乎他命中注定,只能默默的守在她的身旁,而不能相知相守。

    提到陆谨言,他猛然想到了一件事,连忙问道:“陆谨言认出你来了吗?”

    她咬住了唇,一想到昨天的暴虐,就浑身发寒,难以启齿。

    秦如琛以为她是在害怕,赶紧安慰道:“放心,我会掩护你的。只要你抵死不承认,他就拿你没办法。”

    她在心里默默的流泪。

    陆谨言是路西法,修罗魔王,他怎么可能没办法。

    就算她不承认,他也能把她折磨到死去活来。

    “我该回去了。”她的声音很微弱,像一阵快要熄灭的夜风。

    他点点头,和她一起走进了楼道。

    舞会厅里,许若芳来了,正在和小奶包玩。

    花晓芃是自己进来的,秦如琛并没有跟她一起,他直接离开了。

    花晓芃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对他而言,终究是刺眼、扎心的。

    “妈咪,等我长大以后要学习催眠术,成为一个催眠大师。”小奶包拿着许若芳的怀表,饶有兴趣的慢慢晃动着。

    花晓芃宠溺的抚了抚儿子的头,“不管你想做什么,妈咪和爸比都会支持的。”

    许若芳喝了一口鸡尾酒,漫不经心的问了句,“我听说秦如琛来了,怎么没有看到他?”

    “可能走了吧?”花晓芃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他有没有怀疑你?”这才是许若芳关心的问题。

    她淡淡一笑,“我一点都不担心他,就算他怀疑,也会替我保密的。”

    “原来你这么相信他。”许若宸薄唇划开一道古怪的笑意,像是有些不高兴了。

    “他们曾经在关公庙歃血结拜,他是我哥,我是他妹,在龙城除了你,我还能信任的人,也就只有他了。”花晓芃毫不避讳的说。

    许若宸没有生气,反而笑得轻松了。

    他就喜欢她的直率。

    他转头,望向了妹妹,“后天,我要去一趟欧洲,处理艾贝尔公司收购的事,可能要一个星期才回来,我老婆就交给你照顾了,不准让任何人欺负她。

    “放心吧,哥,我一定帮你看好嫂子。”许若芳嘿嘿一笑。

    ……

    接下来的几天,花晓芃都在忙于floweer分公司的事。

    她原本已经忘了陆谨言的威胁,没想到finn突然来了电话。

    陆谨言让她到龙城去,商谈合作的事。

    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麻烦你转告陆总,我这几天很忙,走不开,让我的助理过去谈,可以吗?”

    “boss说,你要是不来,他就过去。”finn叹了口气,“许太太,有些事,逃避不是办法。”

    花晓芃握着电话的手瑟瑟发抖,她过去就是羊入虎口,不去就会等着猎人来追捕,横竖都是死。

    把小奶包送到许宅,让许母帮忙看着,她就坐上了飞往龙城的飞机。

    她的心里藏着一腔的愤怒,她决定了,要跟陆谨言谈判,不能再这样任凭他威胁下去。

    陆谨言早就在办公室里等着她了。

    帝爵的办公室,她是第一次来。

    当门一关上,就仿佛跟整个世界隔绝,一点声响都没有了。

    陆谨言坐在大班椅上,隔了三米远,她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

    “陆谨言,这次我过来,就是希望能把我们的事情解决,我们应该好聚好散,何必纠缠不休呢?”

    “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陆谨言忽的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像狂风一般席卷到了她的面前,“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荡.妇,回来我都嫌脏,把欠我的债还清,你就可以彻底的滚蛋。”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边,“你……想怎么还?”

    他俊美的脸上划过一道诡谲而阴鸷的冷弧,薄唇附到她的耳边,滚烫的呼吸扑打在她的脸上,让她隐隐作痛,“给你算个最低标准,一周一次,一年五十次,四年两百次,做完,我们就两清了。”

    他的声音慢慢悠悠的,像一阵微风,却在她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的脸颊涨得通红,又羞又恼又愤怒,“陆谨言,你无耻!”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背叛自己的丈夫,和野男人厮混四年,原本要浸猪笼,这样算是便宜你了,你应该磕头谢恩。”

    说着,他微微一用力,疼得她闷哼了一声,娥眉紧紧的锁了起来。

    “我只是你的傀儡,我们的婚姻就是一场悲剧,早就该结束了。”

    “想结束,就乖乖地伺候我,两百次!”

    一道阴狞的寒光从他眼底闪过,他大手一伸,毫不客气的探进了她的裙子里。

    “你别想再碰我。”她猛地甩开他的手,就往外跑。

    他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轻轻一甩,把她摔到了地毯上。

    她挣扎的想要爬起来,被他死死的按住,他抓起茶几上的手铐,把她的手拧到背后,拷了起来。

    然后他提起了她,走进浴室,按在了洗手台上。

    “陆谨言,你放开我!”她愤怒的嘶吼。

    他捏住了她的后脑勺,逼她直视镜子,“花晓芃,今天我让你好好看着,看着我做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