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伤口上撒盐
    第二百一十五章伤口上撒盐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把手缩了回来,心里慌乱的要命,唯恐他已经察觉到了端倪。

    “我以为你睡了。”他未动声色,低沉的说。

    “快……快睡着了。”她心虚般的拉了下被子,把自己齐脖子裹住了。

    但他不打算无视,用着一种刻意的、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和小钧玩的时候,勒了一下。”她竭力保持着平静,靠着昏暗的灯光把所有的异常都掩饰了起来。

    他似乎没有怀疑,怜爱的抚了抚她的头,“以后要小心一点。”

    “嗯,很晚了,早点睡吧。”她的心砰砰直跳,她并不是一个擅长掩饰“罪行”的女人。

    好在,他并不打算多待,吻了下她的脸颊,就走了出去。

    他们有各自的房间,她也很喜欢这样的方式,可以保留彼此的**。

    许若宸去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酒,然后走到了窗前。

    他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目光极为深沉,仿佛被夜色晕染了一般。

    四年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顺利的进行着。

    唯一失去控制的,是他的心。

    花晓芃是与众不同的,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他就看出了她的特别。

    她的纯真、她的明媚、她的聪慧、她的美好,让他越来越刹不住车了。

    他也不想刹车。

    这盘棋,他要下完。

    这颗棋子,他也要了。

    陆谨言别指望还能取回去!

    这个晚上,花晓芃一直在做噩梦。

    她梦见自己被陆谨言关了起来,用铁链锁着。

    他的手里握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她,打得她皮开肉绽。

    她尖叫的坐了起来,背心被冷汗浸湿了。

    她抱住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好害怕,怕被陆谨言抓回去。

    天底下那么多的女人,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呢?

    之后,她一直都睡得迷迷糊糊的,直到天亮。

    每天早上,小奶包都会和许若宸在院子里打棒球。

    父子俩明朗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分外的耀眼。

    人家都说儿子一般长得会比较像母亲,但性格会像父亲。

    小奶包就是这样,相貌比较像她,但性格遗传了许若宸,和他一样爱笑,就像是带着阳光出生的。

    为了他,她必须要维护住这个家。

    陆谨言不可能容得下她和别人的孩子,而许若宸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跟陆谨言在一起。

    她一旦被陆谨言抓走,就意味着要和他分开,意味着他要失去幸福的家庭,失去母亲。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该吃早餐了。”她站在院子前微微一笑。

    小奶包转过头,朝她跑了过来,满脸兴奋的神情,“妈咪,我今天打了一个全垒哦。”

    “太棒了,妈咪奖励一下。”她疼爱无比的亲了下他的小脸蛋。

    许若宸走过来,搂住了她的肩,“待会,设计师会把婚纱的图样带过来,我们一起挑。”

    “嗯。”她莞尔一笑,美目弯弯似新月。

    他的目光凝滞了一瞬,俯首,吻上了她的额头。

    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她的心里涌上了深浓的愧疚。

    她对不起他,她反抗不了陆谨言,被他强占,给他蒙羞。

    她不是一个好妻子。

    ……

    这个时候,陆谨言已经回到了龙城。

    陆初瑕拿了一叠照片过来,“老大,上次我们在海洋世界拍得照片,我都打印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陆谨言拿起几张,漫不经心的瞅了瞅。

    孩子聪明可爱,让他喜欢,可是也像一根刺扎进了他的心头。

    因为他是花晓芃和许若宸的孩子。

    “他长得真像花……”他猛然打住了,把舌尖一转,“他长得像母亲。”

    陆初瑕嘻嘻一笑:“他笑得时候,还挺像许哥哥的,不过我发现他跟你一样,都有一双桃花眼。”

    他未置一词,耸了耸肩,靠到了沙发上。

    他跟许若宸的帐,会慢慢的清算。

    假死的计划,肯定是他安排的,花晓芃没有这个本事。

    敢跟他作对的,他是第一个!

    他一定会后悔的。

    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有qq信息发过来。

    打开来,竟然是小奶包的。

    “魔王叔叔,我今天打了一个全垒哦。”

    “真棒。”陆谨言发了个称赞的表情过去。

    对于小奶包,他的心情是复杂而矛盾的。

    但他唯一清楚的是,孩子是无辜的,他同花晓芃和许若宸之间的纠葛,不该牵扯到他。

    “你妈咪在做什么?”

    “和爸比一起挑婚纱,下个月,他们要举行婚礼,我要当小花童哦。”小奶包发来一个兴奋大笑的表情。

    陆谨言的心脏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婚礼!

    他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她不配和他走进教堂,不配做他的新娘。

    所以,她就去找了一个愿意跟他举行婚礼,愿意带他进教堂的男人吧?

    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很想当新娘!

    他得准备一份大礼,送给他们才行。

    “替我恭喜你爸比和妈咪。”

    “爸比说,明年就和妈咪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我比较喜欢小弟弟,等他长大了,我们就能一起打棒球了。”

    这无心的话语,就是在陆谨言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撒上了一把盐。

    如果他和小刺猬能有一个孩子,该有多好,像小钧一样聪明、可爱。

    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就放下了手机。

    岩城这边,小奶包也把ipad放了起来,因为妈咪和爸比已经挑选好了婚纱。

    “今天晚上有个派对,你和小钧跟我一起去。”许若宸搂住了她的肩。

    “嗯。”她点点头。

    小奶包爬到父亲腿上坐了下来,“爸比,派对好玩吗?”

    “你会认识很多爸比的朋友,小姑也会去。”许若宸微笑的抚着他的头。

    “太好了,我一直想跟小姑学催眠术,可是小姑说我要长大了才能学。”他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

    “确实要长大了才能学,不然把爸比妈咪催眠了怎么办?”许若宸笑了笑。

    晚饭之后,花晓芃就开始准备了。

    她穿上了一袭淡紫色的繁花晚礼服,保持着自己独有的明媚和清纯。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派对上会遇上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