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跳进长江
    第二百一十四章跳进长江

    “我已经不是花晓芃了,我是伊然,我在美国结婚了,我有丈夫,有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为什么要回到地狱中,继续被你折磨,被你奴役。我是不会回去的,死都不会。”

    她说得那样的直接、那样的坚决、那样的残忍,又那样的不顾一切。

    她不会再回到杜家,不要再去忍受陆夫人的冷眼,不要再去面对陆锦珊无休无止的迫害和凌.辱,更不想被他当成肮脏的臭虫一样嫌弃。

    她每天都提心吊胆,连呼吸都难以顺畅,就算她是个傀儡,也是人,不要自己的尊严被随意践踏,碎成一片片。

    他俊美的脸上,有根疼痛神经抽搐了下,闪电般的、尖锐的痛楚迅速的蔓延到了他的五脏六腑,“好,那就把这四年欠下的债还清!”

    他的攻城之将杀气腾腾的抵达了城门口,带着毁天灭地的侵略攻势。

    她瘦弱的身体在极度的恐慌中颤抖起来,抖得连牙齿都在上下打架。

    她拼命的扭动身体,拼命的用脚去踢他,想要阻止他进入,可是根本就推不开他。

    “放过我吧,陆谨言,求求你了,我是许若宸的妻子,你不能碰我……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她哭喊,哀求,呼救,把嗓子都叫哑了。

    陆谨言的脸上布满了嗜血的戾气,眼睛里燃烧着疯狂的火焰,他已经没有了理智,只有愤怒、**和痛楚。

    而她的反抗和叫喊,更加刺激了他,让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入,把她狠狠的占有!

    撕裂的疼痛席卷了她的每个细胞,“啊——”她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泪水从她的眼角不断的滑落下来。

    他的每一次动作都是在撕裂她,把她撕成了一片片,再也合不拢了。

    她的眼前一团漆黑,只有冰冷、黑暗和绝望。

    她的耳边仿佛传来了魍魉凄厉的声音,他是从地狱钻出来的鬼魅,是来招魂的,要把她再次拉进地狱里。

    “四年了,你竟然还像条死鱼。”陆谨言嘲弄的声音伴着粗重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

    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了发泄的快感。

    虽然已经生了孩子,她的身体依然像从前的一样的紧致、美好。

    他已经隐忍了四年,身体里的荷尔蒙一朝苏醒,就如同埋在黄石火山下的熔岩,要狂猛的、无休无止的喷发,欲罢不能。

    她始终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因为这样就不用看到自己的狼狈和屈辱。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但他的侵略没有停止,她就像一只玩偶,被他翻来覆去,摆弄出各种羞耻的姿势。

    她的手指攥得紧紧的,指甲嵌进了掌心里,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不在他的掠夺中晕过去。

    她还要回家,她的丈夫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她。

    许若宸!

    她该如何去面对他,她还有什么面目来面对他?

    她对不起他!

    她是一个肮脏的罪人了!

    一连释放了六次,陆谨言终于餍足了。

    她只剩下一分的意识,只剩下半条命了。

    他咬上了她的耳垂,声音冷冷的、幽幽传来:“花晓芃已经死了,但她欠下的债要还,这只是刚刚开始。”

    说完,他抽身而出,整理好衣服,几秒钟就恢复了他衣冠楚楚的、俊美无敌的模样。

    她蜷缩了起来,寒意蔓延了每个毛孔,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她欠你什么债?”

    他五指一伸,捏住了她的下巴,一个字一个字狰狞的吐出来,“欺骗了我四年,罪无可赦!”

    “你想让她怎么还?”她有气无力的说。

    一道硬冷而诡谲的寒光从他眼底一闪而过,“我会让你知道的。”

    他走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丢给她,“穿好衣服,该谈正事了。”

    她真想跳起来,咬他一口。

    他竟然连备用的衣服都替她准备好了,今天的会面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你还想谈什么?”

    “jvlear要成为floweer的大股东。”他拿出一叠投资协议书丢给她。

    她剧烈的震动了下,“你想干什么?floweer是我的。”

    “我给你投资,你应该感到荣幸。”他耸了耸肩,慢条斯理的说。

    “不需要,我不缺投资。”她低哼一声,甩开了文件。

    他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副独裁者的模样,“你可以拒绝,不过floweer就别指望能打开中国市场了。即便是许若宸也帮不了你。”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威胁。

    她的额头上的青筋拧绞了起来。

    她很清楚,陆谨言有这个能力。

    许家并不涉足珠宝行业,但jvlea却是珠宝市场的龙头企业,在它背后,还有陆氏旗下的矿业集团,其是全球最大的原石供应商之一。

    陆谨言要捏死floweer,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她咬了咬唇,深吸了口气,“我可以接受jvlear的投资,但你不准打它的主意,也不准左右我的决策。”

    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讥诮的冷弧,“我对一只小蚂蚁没兴趣。”

    从会议室出来,她的腿还在发软,扶着墙壁,蹒跚的走了很久,才到达电梯前。

    她和许若宸住在自己的别墅里,没有住在许宅。

    回到家里,许若宸还没有回来,他今晚有应酬。

    小奶包已经睡了。

    她奔进了浴室,急于洗掉一身的狼狈,洗去陆谨言残留下来的耻辱。

    一想到在会议室里的一切,她就全身发抖,怕得要命。

    她该怎么办呢?

    要怎么样,才能摆脱陆谨言这个魔君呢?

    回到房间,睡下不久,许若宸就回来了。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她慌忙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办法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她说不出口。

    她给他蒙羞了,她应该去死的。

    如果不是为了小钧,她真想直接跳进长江,死了算了。

    许若宸打开了墙壁上的小夜灯,走到床前,俯首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下。

    忽而,他的目光一凝,落在了她手腕的淤青上。

    这是被陆谨言钳制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