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身体检查
    第二百一十三章身体检查

    一道暴怒的火焰从陆谨言眼底闪过,她根本就不是长得像那么简单,她心虚的反应已经把她完全的暴露了。

    他抓起她的衣领,猛力的一扯,扣子啪嗒啪嗒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里面美好的春光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她羞愤交加,面红耳赤,“陆谨言,“你要干什么?你不准碰我!”

    “体检!我要好好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也一模一样。”他咬着牙关,强忍着把她捏死的冲动。

    他不会让她继续装下去的。

    四年来,她折磨的他生不如死,欠下的债,要十倍偿还。

    他五指一用力,把她的内衣也扯了下来。

    她惊恐的尖叫,感到了无比的羞辱,“你……你这是姓侵,我可以告你的。”

    “我是我的老婆,我就算在这里干了你,也是天经地义。”他低哼一声,脸上充满了阴戾的煞气,还有狂暴的怒火。

    “我不是,我是许若宸的妻子,我叫伊然,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几乎是在咆哮。

    她不会承认自己是花晓芃的,死都不会。

    “需要我带你去做dna鉴定吗?”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威胁,大手毫不客气的罩在了她的胸口,灼烧的热量把她的皮肤烫得通红,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让她像只煮熟的虾子。

    她好害怕,怕得全身的神经都开始战栗起来。

    她怕他会兽性大发,在这里强迫她,把她撕成碎片。

    她怕自己要再次跌入地狱,万劫不复。

    “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花晓芃已经死了,我是伊然,我不是花晓芃。”

    他俊美的五官拧绞成了狰狞的一团,胸腔里的火焰在疯狂的燃烧,焚噬了他所有的理智,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意识。

    他咬紧了牙关,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等我检查完就清楚了。”

    他抓起她的裙子,“哗”的撕裂成了两半,将她里面单薄的、仅有的遮蔽撕成了碎片。

    “不——”她惊恐的,凄厉的尖叫,整个人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终究还是不肯放过她。

    他是野兽,是魔王,控制不了兽性,一旦爆发,就必须要嗜血。

    她不能让他得逞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他别想再毁掉她!

    她趁着一点空挡,抬起脚就朝他的要害踢去,他迅速的一闪,避开了,她趁机跳了起来,抓起衣服,就朝门口跑。

    她想要逃出去,可是门锁了,打不开。

    她拼命的拍,焦急的拍,“阿琪,阿琪,把门打开,救我,救命啊!”

    她的助理就在外面。

    她让她在外面等着的。

    她并不知道,门外早就没有人了,整层楼都没有人。

    这一层都被陆谨言包下了。

    她一进去,finn就把她的助理带到楼下咖啡厅喝咖啡去了。

    花晓芃的手拍疼了,嗓子也叫疼了,绝望犹如滚滚浊流一重一重将她包围。

    陆谨言慢慢的走过来,就像一头狮子王在走向无路可逃的驯鹿,准备张开血盆大口,美餐一顿。

    她惊恐的朝里面跑,一直跑到了离他最远的角落里。

    她好希望墙壁能裂开,地板能裂开,好让她躲进去,逃脱大魔王的魔掌,但没有,它们连一道缝隙都没有。

    她抱住了身体,恐惧的望着不远处的男人,她狼狈不堪,身上仅能遮体的只有一件被扯坏了扣子的衬衣,遮住了上面,就遮不住下面。

    陆谨言直直的盯着她,眸子里,欲火和怒火交织在一起,放肆的、狂野的摇曳着。

    “花晓芃,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回来,我就既往不咎。”

    “花晓芃死了,被你逼死的,你杀了她的孩子,不给她活路,她只能死。”她阴鸷的、悲愤的呐喊,深浓的怨恨从她眼里浮现出来。

    他的嘴角抽动了下。他并不后悔,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她的身体只能孕育他的孩子,他不可能允许一个人渣的野种占用她的身体。

    “你要把人渣的野种生出来,当纪念品吗?”

    她哽咽了下。

    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一个不可一世的魔王,他的做法无可厚非。

    但孩子长在她的身上,她割舍不了,他的做法跟杀了她没有两样。

    离开的时候,她的心里只有绝望和解脱,这是她唯一可以活下去的出路。

    “无论如何,花晓芃都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花晓芃了。你们之间的婚姻也结束了。”

    “结不结束,只能由我说了算。”他的声调里没有一丝温度,犹如寒冰与寒冰的撞击,说完,就像飓风一般直冲向她。

    她像针刺一般,想要躲开,脚下有东西绊了她一下,她站立不稳,踉跄的朝前栽去。

    他迅猛的一伸手,拉住了她,轻轻一甩,就让她重新跌回到了会议桌上。

    “放开我,陆谨言,你要敢碰我,我就一头撞死在墙上。”她疯狂的、使劲的踢打,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是无论她如何的挣扎,对他而言都是隔靴搔痒,都不可能挣脱出他的桎梏。

    他按住了她的手腕,强行举过头顶,他微眯的桃花眼一片赤红,已经被怒火和欲火烧灼了。

    “对我而言,你本来就已经死了。”

    他膝盖粗暴的一顶,分开了她的腿。

    “不——”她凄厉的惨叫震荡了整个会议室,充满了绝望,充满了恐惧。

    “这是惩罚!”他的呼吸夹杂着怒浪,扑打在她的脸上,让她隐隐作痛,他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的怜惜,只有愤怒。

    她哭了起来,嚎啕大哭,泪水像绝了提的洪水,在她的脸上奔流四溢,“陆谨言,你放过我吧?是不是我真的死了,你才会安心?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

    当一滴泪水滑落在他的手背时,他轻轻的颤抖了下,仿佛被烫伤了,“只要你回来,我就原谅你。”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像是被某种突如其来的情感熏伤了。

    她狠狠的震动了下,愣愣的、困惑的、惊愕的看着他。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回来?

    回到他亲手打造的地狱中吗?

    他还嫌折磨的她不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