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暗中勾搭在一起
    第二百一十二章暗中勾搭在一起

    “嗯,是我的妈咪。”小奶包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魔王叔叔,你以前也认识我妈咪吗?”

    陆谨言的心里掀涌着惊涛骇浪,大有排山倒海、毁天灭地之势。

    难怪捂得那么严实,原来是做贼心虚!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怒,该忧,还是该恼,一时之间,千般滋味、万般情感犹如大洪水一般齐齐涌入他的心头。

    “小钧,这不是你的妈咪,是我的妻子,她只是跟你的妈咪长得有点像而已。这张照片的事,不要告诉你妈咪,当作是我们的秘密,好吗?”

    “好吧。”小奶包乖巧的点头,“如果妈咪知道有人跟她长得很像,一定会很惊讶的。”

    陆谨言抚了抚他的头,“过两天,叔叔就去岩城看你。”他的眼里闪着一抹诡谲的寒光,无声又无息。

    小孩的心思是最纯洁的。

    小奶包不会知道大人们背后的故事,裂开小嘴笑得很开心。

    他喜欢魔王叔叔,很想他到岩城来。

    吃完饭之后,他就开车把小奶包和保姆们送回了许若宸的别墅。

    花晓芃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今天晚上他们就回岩城去,离陆谨言远远的。

    她一直躲在楼上的窗户前,偷瞄着下面,唯恐陆谨言会进来。

    但陆谨言只是在院子外面跟小奶包说了几句话,就上了车。

    她松了口气,走下楼来,“宝贝,玩得开心吗?”

    “开心,特别开心”小奶包一个劲的点头,精致的小脸儿笑开了花。

    许若宸俯首,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是不是开心的把爸比都忘了?”

    “没有呀,爸比,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小奶包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熊,“这是小姨教我在夹娃娃机上夹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我们家小钧都会夹娃娃了,真棒。”许若宸把他抱了起来,满眼的溺爱。

    花晓芃看着父子俩,心中的忐忑淡化了许多。

    她要守住自己的家,不能让修罗魔王来破坏自己的幸福,一定不能!

    之后,他们就坐上了回岩城的飞机。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忙着floweer分公司的组建。

    floweer本身的潜力,加上花晓芃背后有许氏集团这个雄厚的背景,吸引了很多的投资商。

    下午的时候,助理过来了,“伊总,金福集团的刘总想约您晚上谈一下投资的事。”

    “几点?”

    “七点。”

    “好。”她微微颔首,晚饭之后,就去到了威尼斯商务酒店。

    豪华会议室里,只有一个人,显得空荡荡的,给人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

    那人背对她坐着,看不清面孔。

    她沉声问了句,“是刘总吗?”

    大班椅慢慢的转了过来,当那张熟悉而俊美的面孔映入眼帘时,她惊悸万分,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陆谨言?

    难道她走错地方了?

    陆谨言的脸上像被冰封一般,没有丝毫的表情,唯有一双眼睛阴沉的可怕,凛冽的目光犹如闪电一般,穿透空气,直射向她。

    是她!

    果然是她!

    这张脸,在他的记忆里轮回了千百遍,每一道轮廓都被深深的印刻下来。

    他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胆大包天,敢假死逃走,丢下他独自一个人,悲痛欲绝!

    “许太太,你不戴口罩和墨镜的样子,顺眼多了。”

    他的声音维持着刻意的平静,像海啸来临前的伏流,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暗藏杀机。

    他的胸膛沉重的起伏着,里面正在翻涌着滚滚的熔岩,随时要裂腔而出,疯狂的喷发出来。

    花晓芃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蓦然发觉自己走进了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里。

    而陆谨言就是猎人。

    她想要逃走,转身就跑,跑得无影无踪,但脚底像被钉住一般,怎么都抬不起来。

    她也不能逃,一逃就完全的暴露了。

    陆谨言一直死死地盯着她,她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是不是已经在不经意的反应中泄露了秘密。

    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必须要想办法应付这一关。

    她深吸了几口气,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才让痉挛的喉头发出声音来,“陆先生,怎么是你?”

    陆谨言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忽而就像一阵龙卷风,狂冲到了她的面前,强大的冲击力,让她几乎站不稳脚跟,膝盖一阵发软,跌坐在了椅子上。

    “上一次,没能见到许太太的真容,我特别的遗憾,所以这次专程过来,看个清楚明白!”

    她的心跳得狂乱不已,就像得了心脏病,随时都会病发身亡。但她不能慌,不能乱,必须要镇定。

    她是伊然,不是花晓芃,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陆先生真会说笑话。”

    陆谨言微微倾身,双手撑在座椅的扶手上,对她形成了一个禁锢的姿势,“许太太,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这张脸,跟我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

    他的目光里带着灼烧的热力,落到她的脸上,几乎要烫出一个大洞来。

    那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袭向她,把她周围的气压都逼到了负值,让她快要窒息,喘不过气来了。

    “我……我没有见过你的妻子,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她话音未落,耳边就轰然一声巨响,陆谨言狂暴的一拳重击在桌子上,把整块桌板都砸的裂开了。

    “花晓芃,你还跟我装!”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心口,仿佛刚才的一拳砸在了这上面,把她的心都砸出一个洞了。

    “陆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花晓芃是谁?”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了下,大手一伸,把从椅子上提起来,甩到了桌子上,欺身而上,“许若宸就是你的下家,是吧?你们早就背着我搅和在一起了!”

    他现在才明白,许若宸所谓的出柜,就是一个幌子,来蒙蔽他的。

    强烈的恐惧把花晓芃一重一重的包围了。

    她拼命的挣扎,推着他,打着他,想要摆脱她的禁锢,但无济于事。

    “陆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我根本就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和阿宸已经认识八年了。如果我真的和你的妻子很像的话,那只能说是个巧合,世界上撞脸的人很多,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