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做我的新娘
    第二百一十一章做我的新娘

    “我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花晓芃已经死了,你是伊然,是我的妻子。”许若宸斩钉截铁的说。

    “我问过妈,他把我的户口转到了他的名下,一直都没有注销。”她叹了口气,忧心忡忡。

    只要他注销户口,他们的婚姻关系就彻底的结束了,否则,她还是他法律上的妻子。

    许若宸捧起了她的脸,凝肃而郑重的看着她:“伊然,只要你不承认,陆谨言就拿你没办法。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认定自己是伊然,明白吗?”

    “嗯。”她一个劲的点头。

    花晓芃已经死了,泰国警方出示了死亡证明。

    她不是花晓芃,而是伊然。

    看到她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就放开了她,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鲜橙汁递给她。

    “儿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还想玩,我就让保姆带着他。”她轻描淡写的说。

    许若宸茶褐色的眸子闪动了下,“陆谨言是不是也在旁边?”

    “他带着陆初瑕一起来的,小钧想和陆初瑕玩,我不好拒绝,只能同意了。”她无奈的说着,打开果汁,咕噜噜的灌了一大口,维持冷静。

    许若宸端起茶几上的杯子,轻轻的晃动了下,“你就这么放心儿子和陆谨言在一起?”

    “他虽然暴虐,但还不至于伤害小孩子。而且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只是有一点点怀疑而已。所以暂时不用担心。”

    她幽幽的说着,耳朵里不知觉的又想起了陆谨言的话,“如果她乖乖回来自首,无论她在外面做过些什么,即便有了别的男人,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如果她毫无悔改之心,被我逮到,我一定把她放逐荒岛……”

    她笃定,如果陆谨言知道她嫁给了许若宸,还生了孩子,绝对不可能既往不咎,即便她自首,也会被放逐荒岛,终身监禁在尼姑庵里。

    许若宸放下杯子,握住了她瘦削的肩头,“阿然,你能告诉我一句实话吗?这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陆谨言?”

    他敛起嘴角,神情变得异常严肃。

    她微微的震动了下,要说一点都没有想过,那是撒谎。

    偶尔,她还是会想到他,不过,这份念想最后都会化成梦魇。

    “我会梦到他,梦到被他抓回去,关进黑屋子里拿鞭子抽,然后就吓醒了。”

    听到这话,许若宸就笑了起来,心里一点阴霾悄然散去,“既然是噩梦,为什么还要画他?如果小钧没有看到你的画,也不会好奇的跑去找陆谨言搭讪。”

    “我以前是会偷偷的画,但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画过了。小钧看到得那张是我不小心夹在设计稿里的,要不是他拿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呢。”她嗫嚅的解释道。

    许若宸宠溺的吻了下她的额头,把她拥进怀里,“阿然,你是我的,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不能有其他人,知道吗?”

    她张开手臂,回抱住了他,“阿宸,现在你和小钧就是我的全部。”

    他是她的丈夫,是小钧的爸爸,是她此生要托付的男人。

    无论是时聪,还是陆谨言都已经成为过去了。

    即便有些记忆还存放在心底,永远都无法磨灭,但她不会把它们放出来,影响她的婚姻。

    许若宸的眼里溢满了柔情,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回岩城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准备我们的婚礼。母亲找人算好了日子,定在下个月初八。”

    “嗯,都听你的。”她莞尔一笑,两个小酒窝儿在脸颊轻轻跳跃着,盛满了幸福。

    她还没有做过新娘,陆谨言从来都没打算过给她一场婚礼,连结婚戒指都没有给过她。

    在他的心里,她只是个傀儡,是个摆设。

    她没有资格和他走进教堂,也没有资格佩戴他的婚戒。

    她唯一能“享有”的是他的折磨和暴虐。

    现在,她终于可以做一次新娘了。

    只有面前的男人才能把她当成真正的妻子看待,牵起她的手,一同走进教堂。

    许若宸把脸埋进了她的秀发里,吮吸着她迷人芬芳,“阿然,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他曾经错过了一次,现在绝对不会再错过第二次了。

    海洋世界里。

    小奶包和魔王叔叔玩得开心极了。

    除了爸比,他最喜欢的人,就是魔王叔叔了。

    从海洋世界出来,陆谨言带着他和陆初瑕到意大利餐厅吃披萨。

    陆初瑕喝了一口果汁,问道“小钧,你还会回洛杉矶去吗?”

    小奶包浓密的长睫毛眨了眨,萌萌一笑,“妈咪说不回了,以后就在岩城生活。”

    “要是你能来龙城住就好了,以前你爸比一直住在龙城的,好像自从我嫂子去世之后,他就出国了,再也没来过龙城了。”陆初瑕的语气里带了几分遗憾之色。

    陆谨言关注的是她后面半句话,还真是个巧合,花晓芃不再了,他也消失了。

    之前,不是还出柜了吗?怎么现在会找了个女人结婚生子?

    那个伊然总不至于是个同妻吧?

    “小钧,你有没有见过你的外公外婆?”他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小奶包摇摇头,“没有,我妈咪从来没有提过外公外婆。”

    “我听说你妈咪是文莱人?”陆初瑕微微挑眉。

    “是呀,不过她是华裔,所以中文说得特别好。”小奶包抿着漂亮的小嘴儿笑道。

    吃到一半的时候,陆初瑕去了洗手间,小奶包想看看今天拍的照片,陆谨言就把手机给了他。

    他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最后面,那是一张结婚照。

    他明亮的大眼睛忽然就睁得大大的,还使劲的眨了眨,“魔王叔叔,你怎么有我妈咪的照片呀?”

    陆谨言狠狠的震动了下,脸上碾过了剧烈的痉挛,“小钧,你说的是这个女人吗?”

    “对啊,她是我的妈咪。”小钧一本正经的说,“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拍照片?”

    陆谨言浑身的细胞都像是经过了十二级的地震,被翻动了一遍,“你确定,她是你的妈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