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你跟我老婆很像
    第二百零九章你跟我老婆很像

    花晓芃狠狠一颤,意识到露了馅,脸色微微泛白,慌忙解释道:“我……我在商业周刊上见过你,你是jvlear的总裁,我们是同行,当然得有一些了解了。而且昨天,阿宸把在珠宝展上小钧遇到你的事告诉我了。”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闪动了下,沉默未语,似乎没有怀疑她的话。

    陆初瑕扶着他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老大,你又胃疼了,不会昨天又喝酒了吧?”

    “我没事。”陆谨言摆了摆手。

    花晓芃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小瑕,你哥哥怎么了?”

    “他有胃病。”陆初瑕叹了口气,“自从我嫂子去世之后,老大就经常酗酒,喝到胃出血休克进医院。医生说他不能再碰酒了,不然……”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谨言打断了,“陆初瑕,你话太多了。”

    他很讨厌自己的私事被外人知道。

    花晓芃的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犹如排山倒海,犹如万马奔腾。

    他是在难过吗?

    他会为了她的死而难过?

    她有些不敢相信,更不敢去深想。

    对他而言,她就是无足轻重的小虫子,她的死活,他会在乎吗?

    陆初瑕伸出小手来,替陆谨言按摩着胃,“老大,我很担心你,嫂子已经死了,你别再惦记她了。”

    “那种讨厌的蠢女人,死了就死了,我怎么可能惦记她?”陆谨言甩开她的手,起身就走。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了一股无名火。

    刚才他看到的是什么,是她的魂吗?

    为什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她变成了鬼,就跑去找时聪,把他的忘得一干二净了,连回来一趟都不愿和他相见?

    花晓芃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原本激荡的波澜,一瞬间就平复了下来,就像被一个大熨斗烫过去一般。

    这样才是修罗魔王的正确表达方式。

    他怎么会去哀悼一只虫子?

    她的命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分毫。

    他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不能再折磨她,不能让她把地狱的十八层都一一的尝尽了。

    去到白鲸馆,她原本想离陆谨言远远的,没想到小钧坐到了陆谨言的左边,陆初瑕又坐到了小钧的旁边,结果她就只能坐到陆谨言的右边了。

    她的胸腔里升腾起了一股怨气,这股怨气似乎藏匿了很久很久,久得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过。

    “刚才陆先生数落自己去世的妻子,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差吧?”

    陆谨言转过头来,幽幽的瞅了她一眼,“许太太对我的私事也感兴趣吗?”

    她藏在口袋里的手指慢慢的收紧了,“没有,我只是觉得一个女人死了之后,还被丈夫厌恶,一定是件很悲哀的事。”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

    他说过什么,小刺猬会在乎吗?

    不,不会。

    她一定在天堂里改嫁了,嫁给了时聪,很幸福。

    真正悲伤的只有他一个人。

    真正孤独的也只有他一个人。

    “许太太,你戴着口罩不热吗?”他漫不经心的问了句,这话相当于在转移话题。

    花晓芃有点囧,把口罩往上面提了提。

    她不热,真的不热。

    他就是一块冰山,寒气逼人,坐在他身旁,35度的高温也会骤然逼降到冰点以下。

    她哪里会热,只会冷。

    “我有过敏症,尤其对花粉过敏,摘了口罩会更严重的。我不想回家吓着我老公。”

    “那你应该不喜欢花才对。”陆谨言用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

    她噎了下,狠狠的咽了下口水,“虽然对花粉过敏,但不妨碍我喜欢花。”

    陆谨言没有再说话,目光重新落到了她的身上,带着几分探究之色。

    忽然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点极为锐利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

    她的发型,还有衣服,似乎跟适才看到的女人很像。

    刚才他太关注的去看那张脸,忽略了衣服,此刻回想起来,好像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巧合吗?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虽然连长相都没有看到,但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总让他不自觉的联想到小刺猬。

    他是不是被那幅画左右,有些神经质了?

    小刺猬已经死了。

    但四年来,他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心里始终都抱有一丝幻想。

    因为他没有亲眼见到她的尸体,他见到的只有一罐骨灰。

    finn去泰国调查过,据警方的记录,尸体被烧焦了,他们是通过监控录像和死者遗留的物品来判断身份的。

    花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并不会考虑太多,又语言不通,简单的看了一眼,就同意火化了。

    这样的处理方式,是非常草率的。

    所以,他还残留着一丝无法抹去的幻念。

    或许那具尸体不是花晓芃的。

    或许她还活着。

    “许太太,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花晓芃微微一怔,“我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但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古怪的神色,“刚才,我看到了一个女人,跟我老婆长的一模一样,你说我是不是看到鬼了?”

    花晓芃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下,几乎要裂腔而出。

    背心里暗暗的冒出了冷汗。

    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他是看出什么了吗?

    他是在怀疑什么吗?

    “陆先生,你一定是眼花看错了,或者出现了幻觉。”

    陆谨言耸了耸肩,“有时候,我在想,她或许没死,还活着,只是躲起来了。”

    言语时,他一直盯着她,即便隔着墨镜,她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如同利刃一样的凛冽,如同猎鹰一样的敏锐,仿佛可以随时穿透墨镜,穿透她的伪装,把她所有的秘密一览无余。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按住了脸上的口罩,唯恐他一伸手,就给她抓下来。

    “她为什么要躲起来?”她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因为她犯了错,怕我惩罚她。”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微弧,像是一缕苦笑,又像是一丝无声的叹息。

    花晓芃的心仿佛被一根绳索勒住了,它不断的缠绕,越缠越紧,勒的她透不过气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