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遇见小奶包
    第二百零五章遇见小奶包

    “姐夫,你来看姐了。”花小锋拍了拍他的肩,低低的说。

    这四年来,陆谨言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的照顾,花小锋也把他当亲哥一样的看待,两人的关系很好。

    花父叹了口气,“谨言,晓芃已经不再了,你守了她四年,足够了,把她的户口撤销吧,再去找个妻子。”

    一道毅然决然的神色从陆谨言悲伤的眼底闪过,“晓芃是我唯一的妻子,不会再有别人了。”他说得斩钉截铁而毫不犹豫。

    在希尔顿酒店的那晚,是他的第一次,除了那个女人之外,花晓芃就是他唯一的女人了,他从来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包括安安。

    以后也不会了。

    他想要的只有花晓芃。

    他注定是要孤独一生了。

    她活着的时候,心不是他的,死了之后,魂也不是他的,但他就想这样的守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

    花母的眼眶湿润了。

    她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知情者,如果他知道晓芃还活着,嫁给了别人,一定会承受不了吧?

    “孩子,晓芃在天有灵,一定希望你能幸福,不想看到你为了她孤苦一生。而且你是陆家的继承人,终究是要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呀。”

    陆谨言耸了耸肩,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陆家有那么多的孙子,就算我没有孩子,又有什么关系。”

    花母摇头叹息,她希望时间能磨灭一切,只有他重新结婚,有了新的家庭,以后面对晓芃假死的谎言,才能释然。

    晚上,当一切都恢复平静时,有一个人悄然来到了这里。

    自从她离开之后,他就去了法国疗伤,但每到这一天,他都会回来看她。

    白天一整天,陆谨言都会在,所以他选择晚上来,可以安安静静的和她说话。

    “晓芃,这束白玫瑰是我从法国带回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你喜欢白玫瑰,或许是时聪留下的记忆吧?我总是会梦到很多支离破碎的片断,都是和你在一起的,这或许是我仅有的回忆了。”

    他的心里充满了悲伤,如果当时他没有去国外出差,而是陪她一起去泰国,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晓芃,我决定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找回我的记忆,因为我觉得,那里面一定有你。也许我们曾经见过,只是你把我当成了时聪,就没有在意过。虽然你走了,可是我要把所有属于你的记忆都找回来,牢牢的锁住,永远都不让它消失。”

    ……

    周四,jvlear总裁办公室,设计总监cheryl拿了一份请柬过来。

    “boss,这一届的国际珠宝展,你要不要去看看?”

    “你去就行了。”陆谨言耸了耸肩。

    cheryl抿了抿唇,“这一次参展的有在北美市场兴起的珠宝品牌floweer,听说他们要进军亚洲市场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陆谨言淡淡的丢了一句,丝毫没放在心上。

    “他们的设计确实很独特,很有创意,尤其是主打的蜜恋花语系列,在北美市场极受欢迎。”cheryl说道,“被称为花魁的戒指名为kadupul,据说是一种极为神秘的花,一年只开一次,花期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它的花语是让瞬间的美好变为永恒。当初这款戒指还没上市,很多人就争相预订。”

    “蜜恋花语?kadupul!”陆谨言微微一怔,思绪飘向了遥远的天际……

    “婚戒的主题,万变不离其宗,就是永恒。套住彼此的人,也套住彼此的心。我这一期设计的主题就是蜜恋花语系列,让瞬间的美好变为永恒。”

    “陆谨言,你知道kadupul花吗?它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最稀有的花,就像你的笑容,特别的罕见,眼睛一眨就消失了。”

    ……

    “boss,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cheryl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过神来,幽幽的瞅了她一眼,“蜜恋花语的设计师是谁?”

    “她叫elaine,是个新秀设计师。”cheryl回道。

    陆谨言沉吟了片许,“我需要她和floweer的所有详细资料。”

    “好的。”cheryl点点头,走了出去。

    陆谨言靠到了椅子上,用手撑住了额头。

    一想到花晓芃他全身的疼痛神经就会拧绞起来,仿佛在经历着凌迟处死一般。

    四年了,这份伤就像新鲜的一样,一直会流血,从来没有愈合过。

    他不能接受,她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毫无预兆。

    他不准她死,她怎么可以死?

    ……

    次日,阳城世纪中心。

    今天来参展的有很多国际著名的珠宝品牌。

    陆谨言一进来,就直奔floweer的展区,这里马上就要举行一场珠宝秀,也是今日展会的主打秀。

    来宾们纷纷入座了。

    作为vip贵宾,陆谨言自然是坐到最前排的贵宾区。

    这时,一个小奶包跑了过来,张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看。

    站在后面的,是他的两个保姆。

    “少爷,我们要不要找地方坐下来?”一名保姆问道。

    “我就坐在这里吧。”小奶包毫不客气的坐到了陆谨言的身旁,一双明亮的黑眸子还一直盯着他。

    陆谨言并没有理会,只当是某个来宾的熊孩子在胡闹。

    小奶包眨了眨眼,“叔叔,你和我妈咪画里的修罗魔王真像。”

    陆谨言转过头,瞅了他一眼,这个小家伙是在骂他吗?

    “我长得很吓人吗?”

    “不吓人,你长得很好看,特别好看,跟我一样。”小奶包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陆谨言看着他,那精致的、可爱的小脸蛋,还有纯净的眼神,让他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有一双柔软的小手在抚摸着他伤痕累累的心扉,让他感觉不那么的痛了。

    “你妈咪画的修罗魔王不恐怖吗?”

    “不恐怖呀,很好看,我还以为她在画明星,可她说那是修罗魔王。”小奶包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说。

    “那为什么像我?”陆谨言抚了抚他的头。

    他从小书包里掏出了自己的ipad。

    里面有他偷拍的妈咪的画。

    “我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真的很像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