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第二百零四章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小姑!”小奶包亲热的唤了她一声,她笑着把他抱了起来,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小钧又长高了。”

    “小姑,上次,你打电话说要到洛杉矶来,为什么没有来呀?”小钧歪着小脑袋看着她,大眼睛里带着几分失望。

    他还想看她表演催眠二哈的游戏呢。

    “太奶奶身体不好,要动手术,所以我走不开了,要在她的身旁照顾她。”许若芳抚了抚他的头。

    “我要去看太奶奶,太奶奶看到我,一定会很开心,病就好了。”小钧歪着脑袋说道。

    许若芳抚了抚他的小脸蛋,“太奶奶现在还在icu,我们见不到,等她动完手术,才能见到她。”

    许宅里,许父许母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花晓芃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当初第一次进陆家的时候,感觉并不好。

    陆夫人讥诮而嫌弃的眼神,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在她的眼里,她并不是新过门的儿媳妇,而是一个来乞求施舍的乞丐。

    此刻,许父许母是笑意盈盈的,脸上充满了慈爱。

    或许因为他们跟陆夫人不一样。

    或许因为她的身份不同了,不再是一穷二白的草芥,而是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floweer品牌的创始人。

    或许因为她和许若宸已经有了孩子,看在小钧的份上,他们就接纳了她这个儿媳妇。

    许母把孙子抱在了腿上,越看越喜欢,“阿然,你和小钧以后就留在岩城,不要回美国了,我们年纪大了,希望能经常看到小钧。”

    “我和阿宸商量过了,把国内建立floweer的分公司,这样我可以长期留在这里。”花晓芃微微一笑。

    “这样就好,以后我们家小钧,就可以天天和爷爷奶奶在一起了。”许母笑得合不拢嘴。

    ……

    这个时候,江城正飘着细雨。

    陆谨言记得四年前,他在机场等着花晓芃回来的时候,也下着雨。

    雨点是别离的眼泪,穷尽一生,似乎都流不尽。

    陆谨言站在墓碑前,把一束黑色的玫瑰放在了上面。

    “小刺猬,我来看你了。”

    他有千言万语,可是都哽咽在喉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真的有天堂,真的有灵魂的话,她现在是不是和时聪在一起了?

    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他的存在,只有时聪。

    他的眼眶逐渐的红润了。

    一道尖锐的痛楚从他心底掠了过去。

    四年来,这份痛楚每天都陪伴着他,就像闪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每天都要发作七八十次,就像在被凌迟一般,痛不欲生。

    他咬紧了牙关,额头上冒出了大滴的冷汗,当这份痛苦艰难的度过之后,他才虚弱的发出声音来,“小刺猬,我听小锋说,你喜欢白色的玫瑰,可是你在那边,时聪肯定会经常送给你。所以我带来了黑色的玫瑰,我不想跟那个家伙一样。不管你在那边是不是嫁给了他,但是在这边,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花父要把她的户口注销,被他阻止了,他把她的户口迁到了龙城,自己的户头下面。

    就算她不在了,他们的结婚证也不会失效,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

    一个身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手上捧着一束百合花。

    是花梦黎。

    四年来,她从来都没有死心过。

    花晓芃死了,她就是他妻子的唯一候选人,她相信自己迟早都能上位的。

    今天是花晓芃的忌日,她知道陆谨言一定会来,所以她一整天都在墓地等着。

    “谨言,真巧,你也是来看妹妹的?”

    陆谨言没有回答,目光一直凝视在墓碑上,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

    她也不管,自顾自的说道:“一想到之前,我跟妹妹发生了那么多的矛盾,我就觉得自己好傻,好可笑。人生不过短短的几十载,一眨眼就过去了。我能和她成为姐妹,是一种缘分。如果早知道,她会那么年轻就离开,我应该对她好一点,什么都让给她的。”

    陆谨言伸出手来,抚上了墓碑上的名字。

    当失去她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她早就走进了他的心里,在里面生了根,发了芽。

    他的计较,他的厌恶,他的不满,都是因为太在乎了。

    花梦黎在旁边哭了起来,哭得梨花带雨,然后就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抱住了他,“谨言,让我代替妹妹,好好的陪着你,好不好?妹妹在天有灵,一定希望我能代替她,陪在你的身边。就算我们有过很多的矛盾,但毕竟是亲姐妹,血浓于水。能代替她的人,也只有我。”

    陆谨言掰开了她的手,厌恶的一甩,她就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但她不甘心,花晓芃死了,花家就只有她一个女儿了,他只能娶她,必须娶她!

    “谨言,难道你不准备再结婚,不准备再娶妻生子了吗?我是你唯一可选择的人了。”

    陆谨言眼底闪过了极为阴鸷的寒光,“我的妻子只有花晓芃,给你三秒钟,马上在我面前消失,不要打扰我。”

    今天,他只想和花晓芃待在一起,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

    花梦黎的嘴角歪到了耳朵根子,“花晓芃死了,她不再是你的妻子了。”

    她指了指前面的一座墓碑,“你看到那块碑了吗?那是时聪的,她去找时聪了,她爱的人是时聪,不是你。”

    “滚!”陆谨言低吼一声,站在不远处的finn听到,立刻走了过来,拉起花梦黎,直接往外拖。

    花梦黎失声痛哭,“我爱你,谨言,我们毕竟有过夫妻之实,你不能这样对我……”

    finn走得很快,她的声音也慢慢的消失了。

    陆谨言的手指拂过了墓碑,他知道花晓芃不会想要见到花梦黎。

    “小刺猬,时聪在那边对你好不好,他要是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他说完,忽而就自嘲一笑,对她而言,他怕是最喜欢欺负她的人了吧。

    今天来看花晓芃的,不只有他,还有花家的人。

    花母远远的就看到了他的身影,一丝不忍从心里涌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