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新的开始
    第二百零三章新的开始

    午夜的风从微敞的窗户吹了进来。

    陆谨言睁开眼,迷迷糊糊的转过头,朝旁边的地上望去。

    那一团小身影似乎就睡在那里,蜷缩成一团,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安静,安静的几乎都快让他忘了她的存在。

    “晓芃,花晓芃!”

    他滚了下去,爬向那团小身影,想要抱住她,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漆黑的夜色和冰冷的地板。

    “花晓芃——花晓芃——”他疯狂的、绝望的嘶吼,声音震动了整个房间。

    finn从外面冲了进来,“boss,你醒了?”

    “花晓芃呢?”他爬起来,冲上前抓住了他肩,“花晓芃呢?”

    “花伯父明天会将夫人安葬。”finn极为小声的说。

    “她真的死了吗?你告诉我她真的死了吗?”陆谨言全身都在颤抖,他的眼眶被痛楚烧红了,仿佛要滴出血来,声音也被痛苦烧伤了,变得沙哑无比。

    “我派人去泰国调查过了,监控里开车的人确实是夫人。”finn叹了口气。

    他捧住了头,感到头疼欲裂,“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finn走后,他掏出手机,蓦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连一张花晓芃的照片都没有,他们也从来没有合过影。

    她就这么离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就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他们唯一有的仅仅是一张结婚证,而上面的照片是ps的。

    花晓芃!

    他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底的深渊。

    四年之后……

    美国,洛杉矶。

    比弗利山庄,豪华别墅里。

    一名美丽的少妇在厨房里做晚餐,不断有香味从窗户飘散出来,溢满了整个院子。

    “哇,妈咪在做香酥鸭,好香啊。”在练习打棒球的小奶包闻到香味,就觉得饿了。

    “今天就练到这里,先去冲凉,然后吃饭。”许若宸走过来,极为疼爱的抚了抚他的头。

    “嗯。”他裂开小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他是个极漂亮的小男孩,五官精致无暇,皮肤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一双乌黑的桃花眼,明亮而纯净,就像天空最明亮的星辰。

    走到房子里,父子俩一起进了浴室,等到他们出来时,美少妇已经把丰盛的晚餐准备好了。

    “吃饭啦。”她莞尔一笑。

    “我最喜欢吃妈咪做的香酥鸭了。”小奶包砸砸小嘴。

    “这只鸭腿给小钧。”美少妇夹了一只鸭腿给他,满眼的溺爱。

    许若宸则夹了一只鸭腿给她,“这只给辛苦做饭的妈咪。”

    “那这块大鸭肉给爸比吃。”小奶包拿起筷子,夹了最大的一块鸭肉给他。

    一家三口吃着饭,温馨又甜蜜。

    刚一吃完饭,电话就响了,是从岩城打来的长途。

    许若宸接完之后,面色有些凝重。

    “奶奶心脏出了一点问题,需要动手术,想让我们带着小钧一起回去。”

    美少妇剧烈的颤动了下,手中的筷子落在了地上。

    许若宸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等小钧回房间之后,他搂住了她的肩,“别怕,阿然,你现在是伊然,不是花晓芃了,花晓芃已经死了。”

    花晓芃的内心翻滚着汹涌的巨浪。

    是的,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花晓芃了,她是伊然,是许若宸的妻子,可是……

    “真的可以瞒得过吗?”

    她不是花梦黎,没有那么强大的定力和精湛的演技。

    许若宸抚了抚她的头,“陆谨言的身边已经有别的女人了,应该不会在乎了吧?”

    她垂下了头,陆谨言肯定早就把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雁过无痕。

    对他而言,她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或许他巴不得她死了,这样就省去了离婚的麻烦,可以名正言顺的续弦了。

    想到这里,她就平静了许多。

    第二天,他们坐上了回国的私人飞机。

    小钧第一次回中国,有些兴奋。

    “爸比,我很快就能见到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和太奶奶了,对吗?”

    “对,太奶奶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许若宸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

    花晓芃望着窗外淡薄的云层,心里颤颤袅袅的,难以平静,不过转头看到父子俩的时候,就像吃来一颗安慰剂,内心立刻安宁了许多。

    她知道许若宸会帮她解决好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她信任的人,是她可以依靠的大树。

    小钧在性格上很像他,和他一样爱笑。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回去看看爸爸妈妈和小锋。”她极为小声的说。

    动完手术之后,小锋终于苏醒了,经过了一年的恢复,他重新考了大学,再过两年就从龙城医科大学毕业了。

    一年前,她偷偷给母亲打了电话,知道她还活着,母亲激动的哭了起来。

    她让母亲保密,不告诉任何人,包括父亲和小锋。

    所以对于他们而言,她已经不存在了。

    “别担心,让我来安排。”许若宸拍了怕她的肩。

    沉默了一会,他转移了话题,“过两天,国际珠宝展会在阳城举行,刚好趁这个机会把floweer品牌打入东方市场。”

    她点点头,她也有这个打算。

    floweer是她在美国创建的珠宝品牌,凭借新奇而时尚的设计,在珠宝界异军突起,颇受新生代的喜爱。

    她知道,许若宸不可能总是在洛杉矶和岩城之间两边跑,等他接管家业之后,就不能时常有时间去美国了,所以她和小钧终究还是要回到国内来生活。

    所以开拓亚洲市场对于floweer而言,是必然的战略决策。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航程,他们平安抵达了岩城机场。

    许家的车早就在机场门口等候多时了。

    四年前花晓芃只做了三个月陆家的儿媳妇,除了龙城名流圈的少数人之外,其他人并不认识她,包括许家的人。

    知道她身份的只有许若芳。

    伊然并不是中国人,她的国籍是文莱。

    她不清楚许若宸是怎么替她弄到这个身份的,不过许家在东南亚的势力十分的庞大,加之东南亚的一些国家环境复杂,只要花点钱,弄个身份并不是难事。

    许若芳是第一个出来迎接他们的。

    她拥抱了一下花晓芃,“欢迎你到岩城来,伊然。”

    叫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里有几分感慨。

    因为只有她知道哥哥的秘密,知道伊然的秘密。

    哥哥终究是忘不了伊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