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我是被强迫的
    第二百章我是被强迫的

    去到医院抽血的时候,她的手都在抖动,紧张的要命。

    是生是死,就全靠这张纸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开始等待消息,很快许若宸就发来了一张鉴定书,基因配对率为65%,检验结果:不能确定是否为亲子关系。

    “啪”的一声,她的手机落到了地上,人也瘫软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能确定?”许久之后,她才捡起手机,给许若宸发了消息。

    “晓芃,我问过医生,孩子有很大可能性不是陆谨言的,但也不排除有基因变异的可能性。静脉血的准确率偏低,他的建议是等到6个月的时候,做羊水穿刺取绒毛组织再做一次,这样才能完全确定是否为亲子关系。”许若宸回道。

    “所以孩子还是有可能是陆谨言的。”她的心拧绞了起来,虚弱的回了一条信息,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在等着律师去申诉,乞求一线生机。

    她还没有完全绝望,还有一点希望,不是吗?

    “晓芃,先不要慌,想个办法把亲子鉴定拖到六个月去。”许若宸安慰的说。

    她没有再回答,心乱如麻。

    这半个月来,日子平平淡淡的,没有了争吵,也没有了勾心斗角。

    陆谨言隔三差五的回来几次,在她身上发泄完之后,就离开了。

    花梦黎还在龙城,并没有离开。

    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去她那里过夜,就算去了,她也没有资格过问。

    她的心里逐渐有了一份明了,无论有没有第三者存在,陆谨言都不可能投入一分感情在她的身上。

    她到死,都只会是一个傀儡。

    如果陆谨言知道她怀孕了,会是什么反应,他会同意等到六个月再做亲子鉴定吗?

    她忐忑不安,完全不知道,龙城另一端的花梦黎也收到了这张鉴定书。

    她呆滞了许久,才发现了一个事实,花晓芃并没有流产!

    她觉得滑稽而可笑。

    她处心积虑的想要弄死这个孩子,没想到他竟然也是个野种。

    陆谨言看到这份鉴定书,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

    晚上,花晓芃很早就睡了。

    陆谨言踢开门,一把就将她从被子里提了起来,不管她是醒着,还是睡着。

    “干什么?”她迷迷糊糊的,惊恐万分的看着他。

    他的脸色阴沉无比,大有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兆。

    “给你一分钟,穿上衣服跟我走。”

    “去哪里?”她困惑而慌乱。

    “再废话一个字就割掉你的舌头。”他暴躁的甩出一句,吓得她连嘴舌头都不敢动了。

    一路上,他把车开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湖滨的别墅。

    花晓芃害怕这里,里面有他专门为她建造的小黑屋。

    “为什么来这里?我做错了什么?”

    陆谨言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瓶冰水,猛灌了一大口,剩下的直接往头上淋去,竭力控制着某种即将失控的狂怒情绪,以免失手把面前的女人捏死。

    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只验孕棒,“马上去测!”

    她浑身碾过了剧烈的痉挛,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盛满了恐惧。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抬手护住了小腹,“陆谨言……”

    他知道了吗?

    他怎么会知道的?

    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不该被他发现的呀。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她的动作和表情已经出卖了她,他猛地一甩手,验孕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断裂成了两半。

    “花晓芃,你是不是怀孕了?”

    花晓芃的心卡到了嗓子眼,砰砰砰的狂跳,几乎要把她的胸腔都撞开了。

    她的脑袋里嗡嗡作响,强烈的惊恐让她的脑细胞都转动不起来了,思想一片空白。

    她微微张开了嘴,半晌都吐不出一个字来,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如果坦白,能有宽大处理的机会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会杀了她,还有肚子里的“野种”。

    房间里有了死一般的沉寂。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陆谨言的情绪明显是前一种,他处在了火山喷发的边缘。

    “花晓芃,你聋了吗?”

    她瑟瑟的看着他,眼底深处,恐惧的、慌乱的、不知所措的……无数复杂的表情堆积了起来,最后化作一道泪水从眼底滑落下来。

    “是……我……”她吐了两个字,舌头就打了结,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了。

    他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抵触在墙壁上,“孩子是谁的?是谁的?”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宛如石头一般的僵硬,仿佛紧张到了极致。

    她说不出话来了,有一瞬间,她恨不得自己直接死掉,或者墙壁裂开一个口子,让她可以钻进去躲起来。

    但这个世界没有奇迹,只有残酷的现实,她必须要面对陆谨言的质问和审判。

    陆谨言的情绪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胸腔里的怒火狂野的、毫无遏制的燃烧起来,烧得他头脑发胀,烧得他意识模糊,烧得他无法再去做任何的判断。

    “花晓芃,你竟然敢背叛我!”

    他用力地捏紧了她,捏得她的肩膀骨头都要碎掉了。

    她痛得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身体,整个心都被绝望的黑色浊流吞噬了。

    “我没有背叛你,是在结婚之前发生的事,我也不知道会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

    陆谨言胸膛沉重而急促的鼓动着,他从牙齿缝里吸着气,又哼哧哼哧的喘息着,就像一只受了伤,濒临死亡的野兽。

    时聪已经死了三年了,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时聪的,她竟然还有第三个男人!

    “你是不是为了给花小锋筹钱,把自己卖了?”

    她摇着头,一滴泪水从眼角飞出去,落在了他的面庞,他抽搐了下,仿佛被烫伤了。

    “我……我……我是被……强迫的。”

    陆谨言狠狠的震动了下,微眯的眼睛一下子就张开了,“你说什么?”

    她啜泣了起来,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我跟你说过的,我就只有过一次,就是那一次,在来龙城的几天前,我……我被强迫了。”

    他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肩膀剧烈的抖动了下,松开手,他转身一拳狂怒的砸在了墙壁上,瓷砖碎裂了,哐当掉在地上。

    “是哪个王八蛋。”他要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再去喂狗!

    “我……我不知道,我晕过去了,醒来就……”她不能说出是在希尔顿酒店,否则就算她不说出许若宸来,他也能查得到。

    陆谨言又是一拳砸在了墙上,他的脑袋都快要气炸了,只想要杀人。

    “花晓芃,你要是敢骗我,你以后就别想再做女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