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流如注
    第一百九十八章血流如注

    大伯妈早就控制不住了,她擅长的是撒泼,谁会耍赖谁就有理。

    她一拍桌子,又跳了起来,“花晓芃,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我们家梦黎是受害人,你是嫌疑犯,杀人凶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把梦黎问来问去的。你但凡还有一丝惭悔之心,就该自觉离婚,把梦黎的位置还给她。”

    她耍泼耍惯了,在花父花母那样的老实人那里百试不爽,让她更加的肆无忌惮,哪里还会分场合。

    陆姑姑立刻把管家唤了进来,“请花太太出去。”

    大伯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花梦黎赶紧解围,“姑姑,对不起,我妈只是一时心急,她是个急性子,又太爱我了,见不得我受委屈,才会情绪激动,我会让她控制的。”

    “我们家梦黎被这个女人害的流了产,还遭到诬陷,我哪里忍得住这口气啊。”大伯妈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你家女儿可一点都不委屈。”

    陆姑姑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花梦黎和大伯妈同时剧烈的痉挛了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大伯妈皱起了眉头。

    陆姑姑把目光转向了监控,“其实这个监控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花梦黎的动作具有很大的挑衅意味,在这场争执中,她一直处于攻击的状态,而花晓芃始终保持着防御的状态。花梦黎的过激行为随时可能造成花晓芃摔下楼梯。花晓芃的动作都是属于正当防卫的范围。”

    花梦黎藏在桌子下面的手不停的拧绞着,她蓦然发现自己弄巧成拙了。

    陆家的人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化解危机,先保住自己再说。

    “这几天,我都被恐怖图片弄得浑浑噩噩的,每天都神经紧张,睡觉就做噩梦,已经有忧郁症了。每次病一发作,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今天坐在这里,我突然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图片很可能真的不是妹妹发给我的,是有人盗取了妹妹的qq号,假冒她,想要挑拨离间,破坏我和妹妹的关系。”

    她站了起来,走到花晓芃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晓芃,我现在清醒过来了,我们是姐妹不该自相残杀的。楼道里的事,很可能真的是意外,当时我脑子一团糟,整个人都失去了控制,才会导致悲剧发生,不是你的错。我们和好吧,我们的身上毕竟都流着花家的血脉,是手足姐妹,不应该闹成这样的。”

    她要以退为进,这次暂且放过花晓芃,免得再争执下去,就把自己坑进去了。

    花晓芃甩开了她的手,“从你跟我的丈夫发生关系开始,我们就不再是姐妹了。”

    她不会原谅一个想要害死她孩子的女人。

    花梦黎的嘴角抽动了下,“你可以不当我是姐姐,但我还是会当你是妹妹,因为我想通了,是有人想要破坏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不想让那个人得逞。”

    大伯妈拍了下大腿,态度转变的跟女儿一样快,“我知道了,一定是当初给梦黎发资料的那个人,如果不是那份资料把我吓住了,我也不会拼死阻止梦黎嫁过来的,后面这些事都不会发生了。”

    “我想这个人并没有死心,一直都在从中搞破坏,上次的照片也一定是他发的。”花梦黎接过她的话来,两人成功的转移了视线。

    陆姑姑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犀利之色,“你们是要和解吗?”

    “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天我实在太激动,摔倒之后,其实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摔下去的。刚才经过姑姑的提点,我仔细看了下监控,才发现可能就是我不小心摔下去的,不是妹妹推的。”花梦黎低低的说。

    花晓芃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她笃定花梦黎是心虚了,怕孩子的秘密被揭穿,所以想假意和解。

    “姐姐,其实我最希望的是弄清楚孩子的事。”

    花梦黎竭力保持着冷静,这是决定生死的时刻,她绝对不能慌,一慌就会露馅。

    “妹妹,我之前有没有交过男朋友,你是最清楚的,我从小到大跟男孩子连手都没有碰过。”

    “之前是这样,但你失踪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花晓芃低沉的说。

    花梦黎扶住了额头,“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躲在酒店里,只有晚上才会出门,唯恐遇上熟人。从小,妈妈就不让我跟男孩子接触,所以我特别的保守,看到陌生男人,会下意识的躲开。我怎么可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找到别的男人,还把自己出卖了呢?”

    花晓芃沉默了。

    她让肖亦敏去调查花梦黎的“绯闻”,但过去好几天了,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陆谨言睡她的时候,她估计是落了红的,虽然不知道是真膜,还是假膜,但没有任何的证据,她把嘴巴说干,陆谨言也不会相信吧?

    “算了,说太多,只会让人觉得我太计较了,让谨言自己去判断吧。”

    她偷偷的瞅了陆谨言一眼,他面无表情,就像一件雕塑品,冷冰冰的,唯有一双眼睛黑黝黝的,像两口古井,深不见底。

    花梦黎也在看着他,他的冷漠让她心头一凉,她很清楚,花晓芃的指证在他的心里是起了反应的,她必须要采用最后一招了。

    “我知道,没有了孩子,做不了亲子鉴定,我就算再怎么说也没用,我只有一死来证明我和孩子的清白。”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小刀,在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朝自己的脉搏割去。

    鲜血立刻如泉涌,大伯妈吓得惊声尖叫。

    她流了产,身体本来就虚弱,还没有完全恢复,血一流,就真的晕了过去。

    家庭会议就这样被打断了。

    花梦黎被紧急送往医院。

    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到了脉搏,割得很狠,好在没有割断,被抢救回来。

    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花晓芃在心里很佩服她,她没有这样的勇气,不可能为一个男人而轻生。

    这一仗,在最后的时刻,花梦黎力挽狂澜,又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