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垂死挣扎
    第一百九十七章垂死挣扎

    “她有质疑的权利,你们可以拿出证据来证明孩子的身份,推翻她的质疑。”陆姑姑不偏不倚的说。

    这话就是一个塞子,塞得大伯妈哑口无言了。

    花梦黎的手抖了下,这下子她有点紧张了。

    虽然销毁了“证物”,没让自己露馅,但如果花晓芃一直要在上面做文章的话,她也没有办法给自己洗白。

    “我可以以死来验证自己的清白。”

    “这种事跟你发毒誓一样,没有任何意义,我要的是医学鉴定,这是唯一有效的证据。”陆姑姑说道。

    花梦黎的嘴角抽动了下,“没有留下dna,是我妈妈的疏忽,但这也不能证明孩子就不是谨言的。”

    “这就是你想达到的目的呀,来个死无对证。”

    花晓芃嗤笑一声,“你摔倒之后,我要打电话叫120,你们不让打,然后你的舅舅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迅速的赶来了,就像被事先安排好一样。我们要跟着你们一起去医院,你们也不准我们跟去。”

    “那是我妈妈担心你在路上第二次加害我。”

    花梦黎竭力保持着平静。

    “我们不坐一辆车,我怎么害你?”花晓芃冷冷的看着她,“最重要的,离酒店最近的医院是龙城第二人民医院,可你们没有去,却选择了较远的一家私立医院。按照大伯妈的说法,你在车上大出血,已经晕了过去。如此危险的情况,你们还有心思跑那么远,是不是太不和常理了?何况龙城第二人民医院是三甲,而那家私立医院规模小,医疗条件也不好,在就医上,正常人都不会舍好取差吧?”

    “那是因为我弟弟认识医院的妇科主任,我指望找熟人能尽力保住孩子,没想到还是没保住。”大伯妈恼怒的说。

    “找熟人也更容易毁尸灭迹。”花晓芃清晰而有力的说。

    花梦黎在心里抓狂,她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由主动变成了被动。

    “妹妹,你是抓住了我没法做亲子鉴定这一点,想要转移视线,混淆是非黑白,替自己开脱罪行,对吗?”

    花晓芃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的冷笑,“堂姐,这要感谢你让我认清了真相。如果不是你弄出一堆滑稽的图片出来,我只会以为这是一场意外,怎么都不会想到从头到尾是你策划的阴谋?就像当初你策划逃婚一样。”

    花梦黎一吸鼻子,眼泪就滑落下来,“晓芃,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变得我一点都不认识了?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还血口喷人,反而来诬陷我,你的良心在哪里?你说图片是我弄出来的,那些图片可都是从你的qq上发出去的,你要怎么解释?”

    “我的电脑又不是第一次被黑了,上一次某人纵容了罪犯和黑客,才给了他们故技重施的机会吧?”

    花晓芃的目光落到了陆谨言的身上,带着几分讥讽,还有几分悲哀,如果不是他的纵容和维护,花梦黎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

    陆谨言微微眯眼,一点火光从眼底闪过,似乎被她的话惹怒了。

    她懒得理会,他就是一切悲剧的源头,如果还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替花梦黎代嫁。

    花梦黎暗地里吸了口气,脸上依然保持着刻意的镇定,她不能露出一点心虚和慌张,否则就死定了,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花晓芃,你的一切假设都是建立在质疑我孩子身份的假设上,但你的假设是不成立的,我清清白白,我的孩子就是谨言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取他平安出生。”

    花晓芃冷笑了一声,不想在这件事上跟她纠缠,孩子没了,这个问题就等于是无解的,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堂姐,我们再来看看监控吧,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铁证。”

    她把监控重新放了出来。

    “你说你要问我图片的事,那你为什么不拿出手机来给我看图片。我们从进去到你开始发疯,这段时间只有两分钟。你说,我不肯承认图片的事,在你的逼问下,才承认了。两分钟的时间,你能逼问出我来吗?你当我智商为零?”

    花梦黎的背心沁出了冷汗,感觉自己就像一颗洋葱,正一点一点的被剥开。

    “我逼问了几句,你就承认了,你早就对我肆无忌惮了,仗着少奶奶的身份,可以明目张胆的对付我,哪里还需要顾忌?”

    花晓芃耸了耸肩,语气云淡风轻,“我不跟你辩论,看后面的监控部分。你站在我身边斜下方的位置,一个孕妇会时刻想到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危险意识要比其他人更强。而你却偏偏选择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位置,还用两只手使劲的拽我,连栏杆都不扶。你是没有想过自己随时会摔下来,还是想要拉着我一起摔下去?”

    “我当时太激动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愤怒和伤心,根本就没想过这么多。我更不会想到你会把我推下去。”

    花梦黎眼泪汪汪的,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声音和语调。

    当时她想的是先把她拉下去,自己再摔到她的身上,拿她当肉垫。哪里想得到,她脚跟这么稳,怎么都拽不下去。

    花晓芃脸上露出极为幽讽的冷笑,“花梦黎,你这个位置,加上如此猛烈的动作,要不是拽着我,你早就摔下去了,根本就不用我推。”

    花梦黎抱住了头,露出一副极为痛楚的模样,“每天都看到你发过来的恐怖图片,我都快疯了,整个人处于崩溃状态,连qq都不敢打开了。在楼道里,我质问你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还闪现着那些恐怖图片,我的精神恍惚,神经都是高度紧张的,哪里还会考虑到什么那么多?”

    花晓芃呵呵的笑了起来,“姐,你可以选择把骚扰你的号拉黑,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功能。”

    “我要把图片储存下来当证据。”花梦黎立刻道。

    “就算你不打开,qq也一样会保留消息,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

    花晓芃看着她,犀利的、审判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几乎可以把她所有的谎言都戳破。

    她的心里越来越紧张了,这个时候只能向母亲求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