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揭穿真相
    第一百九十六章揭穿真相

    “花梦黎,你根本就没有拿什么图片出来,这些图片也不是我发的。”

    “妹妹,全都是从你的qq发出来的,而且在楼道里,你亲口跟我承认了,就是你发的。”

    花梦黎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每个字都像是有力的证据,要把她死死的钉在罪恶的十字架上,让她无处翻身。

    大伯妈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花晓芃,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是想把梦黎吓到流产吗?”

    “花太太,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太激动了。”陆姑姑的声音低沉的传来。

    “这难道还不清楚吗?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弄出来,她发恐怖图片吓梦黎,又把梦黎推下楼去,害她流产。你们应该赶紧把她休了,否则会天天在家里兴风作浪,不让任何人安宁。”大伯妈暴跳如雷的说。

    “如果只听信一面之词的话,那满世界都是冤案了。”陆姑姑慢条斯理的说,“如果你再这么激动的话,只能请你出去喝茶冷静了。”

    大伯妈瘪起嘴,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

    陆姑姑把目光转向花梦黎,“现在由你说一下楼道里的情况。”

    花梦黎点点头,“我之所以去找妹妹,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要被她这些血腥的图片逼疯了。看在姐妹亲情的份上,我想单独和她解决这件事,所以我把她叫到了楼道里。刚开始她不肯承认是她做的,在我的一再逼问下,她终于承认了。她说我抢了谨言,她恨我,如果我不滚蛋的话,她就弄死我的孩子。”

    她啜泣了一下,抹了抹眼角的泪,“我苦苦的哀求她,我说我不要名分,不要地位,只要能留在谨言身边就行。她说我的孩子生出来,就会威胁她的地位,她绝对不能让我的孩子生出来。当时我整个人都处于失控的状态了,脑子都快炸掉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保护我的孩子,不让他被妹妹伤害到。妹妹在上面不停的甩我,推我,想要把我推下去,我就死命的拉着她,生怕自己摔下去了。可是我是孕妇,力气没有她大,我记得她最后把手狠狠的一甩,我就站不住脚滚下去了。”

    花晓芃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直直的瞪着她。

    她竟然可以张口胡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把所有的事实都扭曲了。

    她忍不住的瞅了陆谨言一眼,他面无表情,但眼神十分的阴郁,像是相信了花梦黎的话。

    这一次,花梦黎确实狠狠的捅了她一刀。

    她声泪俱下的谎言似乎比她陈述的事实更具有说服力。

    两个人在楼道里激烈的争执,怎么可能是为了背后说了几句坏话,这点小事情呢?

    陆姑姑喝了口茶,声音缓缓的传来:“花梦黎,你收到图片有多久了?”

    “有一个星期了,qq上有记录的。”花梦黎细细软软的说。

    陆姑姑点点头,眼睛转向了花晓芃,“晓芃,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花晓芃搁在桌子底下的手指攥紧了,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她必须要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花梦黎早就在设计她了吗?

    为什么要煞费苦心,搞这么一场戏出来,栽赃陷害她?

    她是孕妇,难道不该以自己的安全为主吗?

    在楼道上拉扯,是随时可能发生意外的!

    当时她之所以拼命抓着栏杆,就是为了护住肚子里的孩子,如果被她拉下去摔倒,孩子就可能会流产。

    她怎么会考虑不到呢?

    想到这里,一道猛烈的电光从脑海上空闪现出来。

    难道……

    在她思忖间,大伯妈恶毒的声音传来,“她无话可说了,梦黎已经把她所有的谎言都拆穿了,赶紧让她认罪吧,不要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了。”

    “谨言,我们的孩子死得好冤啊!”花梦黎趴到陆谨言的肩头,失声痛哭起来。

    陆谨言未动声色,只是用着一种冷冽的、阴沉的眼神注视着对面的女子。

    花晓芃站了起来,“为什么要认罪,我没有任何罪!之前我一直都在担心,是不是真的是我失手让花梦黎摔下去的。但现在看到花梦黎编造出来的所谓恐吓图片事件,我才真正的明白过来。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有预谋的。花梦黎,你想要流产,对不对?你处心积虑的设计这一幕,就是想让自己流产,再陷害到我身上。”

    花梦黎额头上一根神经猛烈的抽动了下,花晓芃的反应比她想象中要快,竟然看穿了她的计谋。

    但是她没有证据,她的话是没有人会信的,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扳倒她。

    “妹妹,这个孩子是我和谨言的骨肉,是我的命根子,我保护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伤害他?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恨不得跟他一起去死。你怎么可以这样诬陷我呢?”她说完,就靠在陆谨言的肩头哭了起来。

    花晓芃冷冷的笑了声:“我记得有一次,你发毒誓,如果孩子不是陆谨言的,就让他生出来是个死胎。当时我很震动,一个母亲如果真的爱孩子,怎么会舍得去诅咒他,怎么会拿他来发毒誓呢?除非她根本就不想把他生下来。”

    “妹妹,这是我和谨言的孩子,你说我不想把他生下来,是不是太可笑了?”花梦黎低哼一声。

    “你不想生下来,当然只有一个原因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陆谨言的孩子。”

    花梦黎脸上碾过了剧烈的痉挛,她慌忙坐直了身体,唯恐自己无意识的小动作被陆谨言察觉。

    “晓芃,你怎么可以这么诬陷我?你已经害死了我的孩子,难道还要诬陷我的清白吗?”

    大伯妈唯恐女儿被拆穿,一拍桌子吼道:“花晓芃,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自己不干净,就想给梦黎泼脏水吗?”

    “花夫人,这是她们两人之间的对峙,你如果再插嘴的话,我就只能请你出去了。”陆姑姑皱起了眉头。

    大伯妈没好气的撇撇嘴,“难道我要忍气吞声,看着她侮辱梦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