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血淋淋的胎儿
    第一百九十五章血淋淋的胎儿

    “妈,我对不起那个孩子,我不但保护不了他,还连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都给不了他。我不想活了,就跟着他去了算了?”花梦黎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流。

    “我的傻孩子,人家就巴不得你死呢,你死了只能让杀千刀的凶手称心如意。”大伯妈抹着眼角说道。

    花晓芃默默的站着,看着她们,什么都没有说。

    她不知道那两母女的诡计,只以为她们是真的在伤心,毕竟这个孩子是花梦黎的护身符,是助她成功上位的砝码,失去了他,就等于要了她半条命。

    陆锦珊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她,“下等的贱胚,龌龊的蟑螂,都是你干的好事,像你这种阴险恶毒的女人,就该家法处置,给我的亲侄子偿命。”

    花母惊呆了,她没有想到陆锦珊会这样的辱骂女儿,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陆家的人是不是都这样对待女儿的?

    陆宇晗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连忙叫来佣人:“把大小姐带下去,这里的事,不需要她来瞎搀和。”

    “爸!”陆锦珊跺跺脚,想留下来帮衬花梦黎,但看到陆宇晗凛冽的眼神,就吓得不敢再说话,跟着佣人走了。

    陆宇晗把目光转向了花母,“亲家母,小女口无遮拦,请您见谅。”

    “算了。”花母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终究是被戳伤了。

    陆姑姑一直沉默未语,她在观察着每一个人,看了下表之后,她低沉的说道:“时间不早了,进会议室吧。”

    陆夫人点点头,招呼众人,都进会议室。

    她把中间的位置让给了陆姑姑。

    “小姑子,你是法官,今天就让你来主持这个会,你比我更知道该问些什么。”

    陆姑姑也没有推辞,来得时候,她已经看过监控录像了,大致有了些了解。

    “好了,从现在开始,谁都不准哭哭啼啼的,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这话自然是对花梦黎母女说的。

    花梦黎和母亲对视了一眼,知道她就是陆锦珊口中的神秘人物。

    一看就是个厉害的人物,她们得小心应对才行。

    她们俩先进来,刻意坐到了陆谨言的身旁,就仿佛她们是正妻和岳母,而花晓芃是小三。

    花晓芃也懒得争,坐到了对面。

    花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她看来,他能和花梦黎搅和上,说明根本就不在乎女儿,生性也很风流。

    这样的男人,怎么能托付终身呢?

    何况家里还有个凶恶的大姑子,把女儿当仇人一样的看待,根本就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相对来说,许若宸就好得多,热情、温和,一点大少爷的架子都没有,女儿要是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幸福很多。

    陆姑姑的目光淡淡的在桌面上扫了一眼,把液晶屏打开了,里面是从酒店录下来的监控。

    “楼道里发生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现在你们两人各自说说,你们为什么在里面拉拉扯扯的?”

    花梦黎搓了搓手,“让妹妹先说吧?”这样她才好阐述“真相”。

    花晓芃也没推辞,缓缓的、清晰的说:“那天,我准备带爸爸妈妈去吃饭,花梦黎和大伯妈突然就来了,硬要拉我到楼道里去说事。我不知道她们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到楼道去说。进去之后,花梦黎就问我,是不是在陆谨言背后说她的坏话。我告诉她,我没有这种闲工夫。她不相信,情绪突然就变得很激动,说我就是嫉妒陆谨言喜欢她,想要赶她走,想要害她的孩子。”

    她顿了顿,咽了下口水:“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拼命的拽我,两只手都用上了。我担心被她拽下去,就死死的抓着护栏。我让她放开,可她不放,就像发了疯一样,把我的袖子也拉坏了。我不清楚她是怎么摔下去的,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造成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人正常的反应,我只是想保护自己,不想被她拽下去……”

    她用着陈述的语气,没有添加太多个人的感情。

    陆姑姑点点头,等她说完之后,就让花梦黎说。

    花梦黎装出一副极为惊愕的表情,“晓芃,我专门跑到酒店,难道就是为了问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这种小事情吗?”

    “我也觉得奇怪啊,这样的事,你为什么非要到楼道里说?不找个咖啡厅或者茶厅,好好的说呢?”花晓芃耸了耸肩。

    花梦黎抽噎了起来,“晓芃,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呢?为什么不告诉大家,我叫你去楼道单独谈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花晓芃柳眉微蹙,不知道她又在耍什么花招。

    陆谨言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的眯了起来,一点犀利而深沉的寒光悄然闪过,“说,你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花梦黎把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我本来想要顾念姐妹之情,单独和你说这件事,却没想到你会狠心到害死我的孩子。”

    “花梦黎,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姐妹之情了。”花晓芃毫不犹豫的说,明明杀害亲侄子的人是她,现在却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别说姐妹之情了,就念人性都泯灭了。

    要不是不能把怀孕的事情公开,她一定要把她们的恶行全都揭发出来,让她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花梦黎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好,既然是你要说,那我就不用再为你隐瞒了。”

    她打开了会议桌上的幻灯片,把手机里的图片传了上去。

    里面是一堆恐怖而血腥的图片。

    被剥了皮的胎儿、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胎儿、被砍了头的胎儿……

    血淋淋的,恐怖的冲击的着人的眼球。

    大伯妈掩嘴惊叫,“天啊,这是什么呀?”

    “是晓芃从她的qq上发给我的,她每天都用这些图片来恐吓我。”花梦黎抱住了胳膊,瑟瑟发抖,“我每天一打开qq,就能看到这些恐怖的图片,好可怕、好可怕呀,全都是没有出生的胎儿。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都快要崩溃了!”

    说完,她嚎啕大哭。

    花晓芃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