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最美的瞬间
    第一百九十三章最美的瞬间

    “我本来就是白的,不需要洗白。”她义正言辞。

    “你是白是黑,由我来判断。”他的语气独裁而霸道,端出了魔君的架子。

    她扬起了眸子,深深的看着他,“你相信花梦黎,不相信我,对吗?”

    “你希望我相信你吗?”他反问一句。

    “希望!”她毫不犹豫的、直截了当的说,“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相信我,但你不相信我,我再怎么辩驳,也是枉然。如果你相信我,即便全世界的人都怀疑我,我也赢了。”

    她说得凝肃、郑重而坦然,他深黑的眸子在暗夜里闪动起来,薄唇不自觉的划开了一道迷人的弧线。

    那像是一抹微笑!

    罕见的、少有的、真正的微笑!

    世界上最难得一见的并不是昙花一现。

    而是卡达普尔花绽放的一瞬间。

    它是世界上最稀有、最神秘的花。

    每年只绽放一次,在黑暗的夜晚悄然绽放,在黎明前悄然消失,花期只有一个小时,没有规律,毫无预兆。

    这是一种稍纵即逝的美,没有人能捕捉得到。

    它是无价的,即便是富可敌国的人,也买不到它。

    在花晓芃的眼里,陆谨言对她的微笑,就是卡达普尔开花的一刻。

    它是那样的短暂,她想要去捕捉,想要去记忆,却发现,那似乎只是一场幻觉,从未发生过。

    她静静的看着,默默不语,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出声,他就会敛起嘴角。

    但他还是察觉到了,脸色一瞬间冰凝。

    “花痴,为什么盯着我看?”

    “你刚才笑了。”她眨了下眼,眼睛有点疼。刚才一直把眼皮子强撑着,不敢眨,唯恐一眨,他的微笑就消失了。

    他轻轻的敲了下她的头,“不可能,你眼睛花了。”

    她就知道他会矢口否认,“我就当你笑了,你笑得时候,特别好看。”

    “所以你犯花痴,盯着我看?”他狂傲的挑眉。

    “我是设计师,需要捕捉美的瞬间,转化为灵感。”她浓密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带着一丝狡狯之色。

    “现在有灵感了吗?”

    她点点头,“婚戒的主题,万宗不离其变,就是永恒。套住彼此的人,也套住彼此的心。我这一期设计的主题就是蜜恋花语系列,让瞬间的美好变为永恒。”说完,她莞尔一笑。

    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邪戾而嘲弄的微弧,“一个婚姻失败者设计的婚戒,我肯定不买。”

    “我失败,你也一样失败,婚姻的经营是相互的,我们是两败俱伤。”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作为一个老板,对员工说这种打击的话,合适吗?

    陆谨言的眸色加深了,桃花眼微微一眯,绽出一点怒色来,“爷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失败这个词。”

    除了这个女人,总是在给他挫败感。

    “失败是成功之母呀,你从来都不失败,那成功怎么被他妈妈生出来的?”她扮了个鬼脸,露出几分顽皮之色。

    “爷天生自带成功体质。”他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

    这叫诡辩!

    她叹了口气,“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宠儿和弃儿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像你这种自暴自弃的类型,全身都是负能量,最讨厌。”他倚上床栏,双手交错托住了后脑勺,“明天要是洗不白,你就别指望能从这里走出去了。”

    她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什么意思,我要一直被关禁闭?”

    “如果你被认定故意,至少要关两个月。”他慢慢悠悠的伸出两个手指头来,威胁力十足。

    “我不是故意的。”她抓住了他的胳膊,“陆谨言,你相信我一次,行吗?”

    “明天对峙,我自然能判断。”他耸了耸肩,眼里的研判之色如利刃一般划过了她的面庞。

    她知道,他不相信她,在他的心里,花梦黎比她更诚实,更值得信任。

    “你觉得是我把花梦黎推下去的,是吗?”

    他沉默未语,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凄楚的笑意,“你要不相信我,我再努力为自己争辩又有什么用呢?”

    他墨黑的冰眸深沉而阴暗,仿佛古老的深潭,望不到底,教人难以琢磨,“一个谎话连篇的心机女,值得我信任吗?”

    她藏在背后的手指不自禁的攥紧了,心里哇凉哇凉的,一股幽怨从胸口蔓延出来,“花梦黎呢,她就那么值得你信任?”

    “我也不相信她!”他的语气平淡如风,没有一丝感**彩,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她震动了下,有点惊讶,“你也不相信花梦黎?”

    “明天你得努力了。”他躺了下来,似乎准备睡觉了,看样子今晚还要留在这里骚扰她。

    她也躺了下来,靠在他的身旁,颓废的心房忽然间就有了战斗的勇气和信念,“我相信邪不胜正。”

    荣谨晔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他倒要看看这副伶牙俐齿,怎么为自己“洗白”。

    第二天,是花梦黎出院的日子。

    她眼巴巴的在医院里等着,希望陆谨言能来接她。

    但陆谨言没有过来,只有陆锦珊来了。

    “谨言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梦黎出院,这么重要的日子,他都不过来。”大伯妈撇撇嘴,十分的不满。

    陆锦珊摊了摊手,“你们太疏忽了,要是做了亲子鉴定,花晓芃早就被开堂问审了,抽的皮开肉绽,哪里还用这么麻烦。”

    花梦黎和大伯妈对视了一眼,刻意露出几分苦楚之色,“我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晕过去了,我妈又不懂这些,要是因此让她侥幸逃脱罪责,只能说老天无眼,我的孩子就算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陆锦珊拍了拍她的肩,“我妈妈说,今天有神秘人物过来,花晓芃再怎么狡辩也没用的,她死定了。”

    “谁呀?”花梦黎微微一怔。

    “我妈没说,反正今天就是花晓芃的死期,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把她从陆家赶出去,让你重新夺回该有的位置。”陆锦珊阴鸷的、恶毒的说。

    花梦黎握住了她的手,“锦珊,谢谢你一直在帮我。”

    “我不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陆家,绝对不能让祸害留在陆家。”陆锦珊咬牙切齿。

    陆宅里。

    走出禁闭室,花晓芃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

    下楼,来到大厅,她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陌生女子,她是刚刚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