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王八看绿豆
    第一百九十二章王八看绿豆

    她气坏了,满腔的愤怒就像熔岩一般疯狂的涌动,几乎要裂腔而出,她的大脑失去了控制,舌头也失去了控制,冲着他吼道:“我看你们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陆谨言的眉头拧绞成了一道横线,“你说什么?”

    他身体里的怒火和寒意交织的在房间里蔓延、扩散,让她感觉自己被夹在了冰火两重天里。

    但她太生气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叠连声的喊道:“你们是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就是王八看绿豆!”

    他额头上的青筋爆裂的抽动了下,一把将她扛起,扔到了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她拼命的挣扎,对着他拳打脚踢,像发了疯一般。此刻的她没有思想、没有理智,只有愤怒。

    “放开我,你这么喜欢花梦黎,去找她好了。我不是她的替代品,我就算做傀儡,也不做她的替代品。”

    “小刺猬,你果然是野性十足。”他冷哼一声,抓起她的衣领,“哗”的撕裂成了两半。

    这只是开始,这样的惩罚还不足以发泄他的怒火。

    他又抓起了她的裤脚,把整条裤子粗暴的撕成了一条一条。

    布料清脆的声响在房间里此起彼伏。

    很快,她的身上就再无一丝遮蔽之物。

    她绝望的放弃了挣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像开了闸的水坝,一涌而不可止,疯狂的倾泻出来,而积压在她心里的委屈、悲伤、倔强、痛楚……也一股脑儿的从灵魂深处蔓延出来。

    他粗重的喘着气,停止了动作,直直的、死死的、阴阴的瞪着她,胸腔里所有的怒火都变成了烦躁,像是五脏六腑都被她的泪水烫到了,“不要哭了,不准哭了。”

    她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哭,哭声不断传进他的耳朵里,把他的耳膜都震动了。

    他心烦意乱,狂躁的一拳砸在了床上,“你要敢再哭一声,我就让你一个星期下不了床。”

    他抓起她的腿,强行的、粗暴的掰开了。

    这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捂住了嘴。

    但这样并没有控制住她的情绪,她太激动了,没有办法一下子就刹住车。

    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再哭出声,忍声的啜泣让她全身都在颤抖。

    他的胸腔里,像是有几千匹马奔驰而过,掀起了剧烈的地震。

    他讨厌她这个样子,非常的讨厌,讨厌的连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倔强的女人!”他猝不及防的掰开了她的手,狠狠地吻了上去。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全身都在一瞬间僵硬住了,一动不能动,只有泪水还在哗哗的向外流。

    他的唇舌带着惯有的侵略性,还有几分粗暴,像是一种威慑。

    但很快,他的力道慢慢的变轻了,仿佛开始蛊惑她,让她缴械投降。

    她的眼帘缓缓的耷拉下来。

    头变得晕晕乎乎的,一点情绪都发泄不出来了。

    他的进攻,无论是暴虐的,还是怀柔的,都让她无力去还击,只能默默的承受。

    感觉到她紧绷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软下来,他才放开了她。

    她还沉浸在一片混沌中,没有清醒过来。那微微眯起的,迷离的眼神,被他尽收眼底,一道半带嘲弄、半含戏谑的冷笑从他脸上浮现出来。

    “小刺猬,你一脸享受的表情,喜欢我吻你吧?”

    她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一下子就惊醒了,又羞赧又恼怒。

    “我才不享受呢,你又不是在吻我,只是在惩罚我而已。”

    一道阴沉的冷光从他眼底一闪而过,“你很有自知之明。”

    “这是我唯一的优点。”她自嘲一笑。

    “但很讨厌。”他弹了下她的额头,毫不客气的说。

    她咽下了一抹苦水,她的优点在他眼里是缺点,缺点在他眼里是毒点,总之没有一个地方能入他的法眼,不像花梦黎上上下下都能让他顺眼。

    “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这个萝卜就不该栽在你这个坑里。”

    他讥诮一笑,“你不是萝卜,是仙人掌,只能长在沙地里。”

    “对,你是肥沃的黑土地,营养过剩,我种在里面会烂根死掉,我就适合贫瘠的沙土,门当户对。”她撇撇嘴。

    他敛起嘴角,目光一凛,“植物有能力挪窝吗?”

    她明白他的意思,植物没有脚,生根在哪里,一辈子到死都只能在那里了,除非有人替它移植。

    不适应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我要开始进化了?”

    “适者生存。”他慢慢悠悠的吐出四个字来,大手一伸,罩住了她的胸口。

    今晚,他并没有想要发泄,只是像玩弄着芭比娃娃一样抚玩着她的身体,感受她在自己指间下欲求迸发的战栗。

    “小刺猬,我不进去也一样能让你欲仙欲死。”

    她夹住了腿,想夹住他的手,不让他再“骚扰”自己,但没用,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袭来,就让她缴械投降了。

    他邪肆的冷笑,“矫情!”

    “陆谨言,你真是……禽兽!”

    羞恼的热浪从她的脖子冲到了头皮,让她像只煮熟的龙虾。

    “只有禽兽,才能制服你。”他加快了手指的运动,她一时之间没有控制住,差点叫出声来。

    看到她把嘴唇抿的紧紧的,他眼底一道绯色闪过,手指在她腿间微微用力的一拧,她“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原来还是会叫的。”他讥笑。

    她羞愤的一拳朝他的肩头砸去,“魔鬼!”

    他俊美的面庞覆盖上来,薄唇轻轻划过她的唇间,如同羽毛拂过一般,“我就是魔鬼,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的语气并不冷冽,神色也不严厉,而是低低沉沉的,像是在跟她**。

    她咬了咬唇,“那就一起在地狱沉沦好了?”

    “你只能认命。”他嘴角勾起了一道微弧,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当午夜的风从微敞的玻璃窗吹拂进来时,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他坚实的铁臂把她强行圈禁在怀里。

    “明天,花梦黎出院,下午就会过来。你想给自己洗白,就机灵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