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找个好男人嫁了
    第一百九十一章找个好男人嫁了

    他的每个字都像机关枪里射出的子弹,击打在她的疼痛神经上,击碎了她弱小的自尊。

    那嫌弃的目光把她从头扫到尾,就像在批判一件充满了瑕疵的残次品。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转回了身体,背对着他,不想再被他的眼光刺伤。

    她是不配当他的新娘,也不配穿上洁白的婚纱。

    她不会妄想的。

    她有自知之明。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这里是禁闭室,被长辈们看到你过来,不太好。”

    他把手中的画纸扔到了桌上,“一个连婚礼都不憧憬的设计师,肯定设计不出好的婚戒来。”

    这简直是五连击,让她吐血三升,内伤深重,“我要憧憬婚礼,岂不是要跟你离婚,寻找不嫌弃我,愿意带我进教堂举行婚礼的男人?”她有点怒,有点恼,语气也变得尖锐了。

    他两道漂亮的浓眉皱了起来,猛然抓住她的肩,扳过了她的身体,逼她面对自己,“一个没有心、没有灵魂的新娘,好意思进教堂吗?”

    把心和灵魂都给了别的男人,徒留一副肮脏的空壳给自己的丈夫,这样的女人,简直是玷污了婚礼!

    她的心狠狠地扯动了下,“你还不是一样,你给我的也是一副驱壳呀。”

    他嗤笑一声,极具讽刺和轻蔑的意味,“我的身体属于你吗?”

    她垂下了眼帘,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一道凄凉的阴影,“不属于,所以我连一具空壳都没有。”

    真的是好凄凉,好悲催!

    他扣起了她的下巴尖,把她所有微妙的表情变化都收进了眼底,“小刺猬,你是在伤心吗?”

    她秀美的面庞逐渐浮现出了一道凄迷之色,“我是替自己感到悲哀,如果没有嫁给你,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还能遇到一个愿意真心爱我的男人,不必如此悲催的生活。”

    他猛地把她一推,壁咚在墙角,“你会把心交给他,忘了那个死掉的男人?”

    她咬了下唇。

    答案是否定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时聪,除了时聪,她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

    可是她会努力做好一个妻子,除了心,她什么都可以给他。

    她会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和时聪的记忆封存起来,不再对外开放,不会让它影响到他们的关系。

    “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已经嫁给你了,哪里会有如果呢。”

    这话像是一种回避,一种敷衍,他嘴角溢出了幽深而讥诮的冷笑,“没有心的女人,不配被爱,只能当傀儡。”

    “我本来就是傀儡,就算有心,有灵魂,也还是傀儡,改变不了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她耸了耸肩,语气里全都是自嘲的意味。

    她已经习惯当一个傀儡了,不想去做无谓的幻想,更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去争取力所不及的情感,那些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命中注定不会是她的。

    他冰冷的眸子里冒起了火,批判的目光如利箭一般从烈火中射出来,狠狠地扎在她的死穴上,“像你这样的女人,地狱是最好的归宿。”

    一股热气冲进了她的眼睛里,化成一层水雾,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慌忙闭上了眼睛,想要把它们关住,不让它们涌出来,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

    “其实你不必为了一点点的面子,就委屈自己。虽然你的前辈们没人离过婚,但你就算破例离婚也没有什么的。你应该去找一个纯洁的、高贵的、优雅的女人做妻子,找一个你爱的女人,好好去疼她,爱她,一起幸福的活到老。”她的声音低若蚊吟,仿佛被痛苦碾碎了。

    他咬紧了牙关,恶狠狠的瞪着她,胸腔在剧烈的起伏,以至于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粗重,哼哧哼哧的,像只被激怒的野兽在喘息。

    他用力的抿着唇,没有说话,像是极力在压制即将失控的情绪,许久许久之后,这股怒气就转变成了一道古怪的冷笑,“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跟你离婚,和花梦黎结婚?”

    她剧烈的震动了下,几乎是下意识的把眸子扬了起来,里面汹涌泛滥的泪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倾泻而出,浸湿了她的面庞。

    她怎么都无法把纯洁、高贵、优雅和花梦黎联系起来。

    “我说得人不是花梦黎!”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半带惊愕半含幽怨的眸子在他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似乎把他所有的视线范围都填满了。

    他抬起手来,抚上了她潮湿的眼角,“提到花梦黎,你就这么激动,泪流满面?”

    “不是,她……她不善良,你要跟她结婚,我是绝对不会祝福你的。”她拿起了一张纸巾,把所有的泪迹都擦掉了。

    她才不是因为这个才哭的。

    他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的摩挲,俊美的脸孔凑得很近,呼吸不断扑散在她的面庞,带着滚烫的热量,几乎要把她灼伤了。

    “我怎么觉得,花梦黎哪里都比你好,温柔、可爱、会撒娇、会邀宠,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她都会做,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你跟她比差得远了。”

    他缓慢而清晰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狠狠地戳在她的身上,戳的她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你……你不是火眼金睛吗?为什么看不清她的伪装?她温柔善良都是装出来的。”

    她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甚至要杀了她的孩子,根本就不顾一点手足之情。

    他冷笑了声,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她只要会讨我欢心,让我看的顺眼,就够了,其他的都是浮云。”

    她的拳头攥紧了,指甲嵌进了肉里。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不断的维护她,纵容她,原来是非对错对他来说,都比不上花梦黎的乖巧可人。

    “你的口味可真重,我现在发现你不喜欢我,对我来说是种幸运,否则我就是和花梦黎一样的女人了。”她赌气似得说。

    “怎么,你就这么见不得花梦黎好?”他目光一凛,变得极为凌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