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你不配当我的新娘
    第一百九十章你不配当我的新娘

    “我看过监控,只是一个意外而已。”陆谨言轻描淡写的说。

    大伯妈和花梦黎对视了一眼,一拍桌子,跳了起来,“意外?明明是她把梦黎推下去的,怎么会是意外呢?她这相当于故意杀人,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早就报警了。”

    “从监控上看就是这样,即便报警,警方也会如此认定。”陆谨言不偏不倚的说。

    大伯妈拍着大腿就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外孙子,你死的好冤呐!杀害你的凶手要逍遥法外了,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你要死不瞑目了!”

    花梦黎也跟着哭,哭得撕心裂肺,“我的孩子,你死的好惨啊,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没用,不能给你讨回公道,我活不下去了,跟着你去了算了。”

    陆谨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等你出院之后,陆家会安排三方会面,你有一次和花晓芃对峙的机会,能不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

    花梦黎的嘴角勾起了一道无法察觉的诡谲笑意,她还准备了后招,一定会让花晓芃百口莫辩,死翘翘。

    大伯妈撇了撇嘴,“谨言,你还不跟花晓芃离婚吗,那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留在身边,迟早要祸害你们全家的。我跟你讲,我找算命先生算过,她败家克夫,不离婚,一定会把你克死,把陆家克败的。我们家梦黎就不一样了,她是旺夫益子的命,你跟她结了婚,以后一定家旺业旺,天天旺。”

    一道阴鸷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当伯妈当成你这样,就该去死。”说完,他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谨言,你去哪呀,我说错什么了?我说得全是实话。”大伯妈在后面大叫,但陆谨言早已走远了。

    花梦黎气得牙关咬得咯咯响,“妈,那个小贱蹄子,经常在谨言面前说我们的坏话。花小锋的事上,我栽了跟头,让花晓芃占了上风,陆谨言肯定觉得我们家不近人情,所以对二叔二婶格外的照顾。”

    “我呸!”大伯妈朝地上啐了一口,“老二的儿子出了事,那是他倒霉,活该,凭啥我要借钱给他?还有祖宅,我抢到了就是我的了。我租出去是可以拿租金的,给他们住,他们会给租金吗?”

    “我们做得本来就无可厚非,但花晓芃不会这么想啊,还不得逮着这件事在陆谨言面前添油加醋的数落我们。”

    花梦黎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滚动着,“谨言以前对我特别好的,自从知道了花小锋的事之后,就对我冷淡了很多。早知道,我就不把这事捅出来了,没扳倒小贱人,反而让她占了便宜,真是得不偿失。”

    “行了,过去的事,再多想也没用,这一次,你不是准备的很充分吗?必须一击毙命,逼得陆家把花晓芃休了。”大伯妈气鼓鼓的说。

    静心阁里。

    花晓芃给母亲打了电话,询问签证的事。

    在静心阁关禁闭不准带手机,但有电话可以用,所以她是用电话打得。

    “鉴证当场就办好了,我让你爸先回去照顾小锋,我留在这里等你和花梦黎的事处理好了再走,否则回去也安不下心来。”花母说道。

    “我没事的,妈,你别担心。我没推花梦黎,身正不怕影子斜。”花晓芃安慰的说。

    “你是没错,但你大伯妈是个无赖,到时候她一定会耍泼的,我必须在旁边帮你应付着。”花母叹了口气。

    一个母亲为了保护孩子,再柔弱也会拿出勇气来。之前,她一直在退让,但这次为了女儿的幸福,她是一定不会软弱的。

    花晓芃抹掉了眼角的泪,“妈,这两天我工作比较忙,不能去看你,你一个在酒店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好着呢,有什么事tommy都会帮我解决的。”花母说道。

    挂上电话,花晓芃拿出了设计稿,这是她托阿钧悄悄拿过来的。

    她很希望下一季新推出的婚戒系列,能加入她的设计。

    她的手指上没有婚戒,她和陆谨言的婚姻,除了一张纸,似乎不可能再有什么了。

    爱情,那是幻想。

    他永远都不可能爱她,连喜欢都是不可能的。

    至于什么相敬如宾,相濡以沫,也是不可能的。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她是卑微低劣的草根。

    他们之间,只有顺从,不容拒绝;

    只有屈服,不容反抗。

    只有欺压,没有平等。

    只有独裁,没有自由。

    他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听话的傀儡。

    她沉重的叹了口气,拿起了笔。

    她唯一可想的人只有时聪。

    那青春的懵懂,爱情的悸动,青梅竹马的依恋,逝去的哀伤,是她灵感的源泉。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她到死都只会爱阿聪一个人,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她很专注的画着,完全不知道有人进来了,悄悄站在了身后。

    她画完一对戒指,又在旁边画上了一对新人,新娘穿着美丽的婚纱,新郎轻轻的拥着她,深情的一吻。

    “画的是谁?”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了她一大跳,慌忙转过了身。

    “陆谨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静心阁的大门用铁锁锁着,除了送饭的佣人,一般人是不准进来的,里面的人更不会准出去。

    这家伙竟然来去自如,肯定是从阿钧那里拿来的钥匙。

    陆谨言懒得废话,一把拿起了桌子上的画纸,“回答我的问题。”

    她抿了下唇,她画的是她和阿聪,是她梦中的婚礼,但这话是不可能如实说出来的。

    “我随便画的,就是寻找灵感而已。”

    他薄唇划开了一道讥诮的冷弧,“你不会是在幻想我们的婚礼吧?”

    她呛了下,她才不会做无谓的幻想呢。

    “我就是个傀儡,哪敢幻想什么婚礼呀。”

    他微微倾身,深黑的眸子闪过一道极为幽讽的冷光,“知道就好,你这样的女人,不配跟我进教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