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禁闭室里的缠绵
    第一百八十九章禁闭室里的缠绵

    她抓起了枕边的书,这是她唯一能找到的武器了。

    黑暗里,影子慢慢朝她靠近了。

    当他走到床前时,她跳了起来,举起手中的书,狠狠的朝他砸去。

    他眼疾手快,大手一挥,书被打落在了地上。

    “花晓芃,你想谋杀亲夫吗?”

    熟悉而暴躁的声音像电锯一般划破了房间里的沉寂,她剧烈的震动了下,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在黑暗里使劲的瞅着面前的影子,“陆谨言,你来干什么?”

    陆谨言没有回答,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习惯了旁边有一张地铺,也习惯了每天都要尽情的释放。

    这个女人卑微的像草芥,渺小的像虫子,讨厌的像蟑螂,在他眼里,完全没有存在感,却仿佛成为了这个房间不可缺少的摆件。

    没有了她,就没有了一种可以称之为生气的东西。

    他打开床头柜上的小夜灯,然后把门关上了。

    “笨女人,反省的怎么样了?”听语气像是来视察的。

    “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推花梦黎,为什么要反省?”她撇撇嘴。

    “希望你跟花梦黎对峙的时候,嘴巴也能这么硬。”他低哼一声,听语气明显就是不信任的。

    一抹受伤之色钻进了她的眼睛里,“既然你觉得我是有意的,为什么不用家法抽死我,再把我赶出去?”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弯阴戾的冷弧,“如果有亲子鉴定,你还能如此安然的躺在这里吗?”

    她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垂下眸子不说话了。

    虽然她没有想要推花梦黎,但花梦黎是不是她失手甩下去的,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到了最后,她终究还是百口莫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多就是变成现实版的窦娥呗。”

    陆谨言扣起了她的下巴尖,“你的生或死,是由我来决定的,你要想好好的活着,就得讨好我,明白吗?”

    “明白。”她耸了耸肩,把语气一转,“不过,没有亲子鉴定,就是外事,不是内务,不需要动用家法,所以我还是能好好的活着,不用讨好你。”

    有点绯色钻进了他的眉间,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猛然一跃,跳上了床,欺身而上,把她压在了身下。

    “你真的不用讨好我吗?”他咬着牙,语气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如果她敢摇一下头,或者说一个不字,就会立马被“生吞活剥”。

    她的脸颊微微泛了白。

    两副身体紧紧的贴着,她已经感觉到了他的生理变化。

    此时的他,就像一匹饥饿的野狼,随时准备开餐,吃掉她这只鲜嫩的小羊羔。

    她怀孕的身体,不可能承受得了他的掠夺。

    除了主动灭火,没有第二种办法。

    “我……我当然要讨好你了,这是我的义务嘛。”

    他冷峻的轮廓,微微的和缓了一些,“知道就好。”

    她伸出小爪子,搭在了他的肩头,“你躺着,我来伺候你。”

    他优美的嘴角勾起了一道邪魅的弧线,笨女人还算识相。

    一个翻身,他放开了她,倚靠到床栏上,那庞然大物立刻就显现出来,呼之欲出。

    “脱!”他命令一声。

    她乖乖的褪去了身上所有遮蔽物,把娇美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周身的肌肤,薄唇覆上了她的心口,挑逗般的吮吸、啃咬着。

    一股股酥麻的感觉犹如电流一般流窜在她的周身,让她忍不住的轻轻颤栗。

    这个反应给了他极大的满足感。

    他抓起她的小手,放到了身下,那火热几乎烫伤了她的手指。

    “掏出来,好好的伺候。”他附在她耳边,沙哑的命令。

    “知道了,主人。”她顺从的点点头,换了个姿势,跪坐到了他的身旁,抬手解开了他的睡衣……

    尽情的、愉悦的释放了三次之后,他满意的把她拉进怀里入睡了。

    她有点晕,他竟然要睡在这里?

    要是让长辈们知道,他大半夜跑来如此严肃的地方跟她厮混,还不知道要惊吓成什么样?

    但她不敢多说什么,魔君一向我行我素,哪里轮到她来废话!

    不知不觉,她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身旁空空如也,陆谨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

    被关了两天,她实在太无聊了,也不能去上班。

    原来不受皮肉之苦的惩罚也是很难受的。

    医院里,花梦黎望穿秋水,等着陆谨言来看她。

    可是迟迟不见他的身影,她只能让母亲给他打电话。

    大伯妈在电话里装出一副哭腔,“谨言,你快来劝劝梦黎,她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一直在哭,说孩子没了,她也不想活了。这可怎么办呀,她刚刚小产,身体虚的要命,不吃东西,身体会垮掉的……”

    她还想说什么,被陆谨言打断了,“下午我会抽空过来。”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之后,花梦黎就一直让老妈在门口守着,瞅见陆谨言的身影,她就赶紧挤眼泪,装出极度忧郁,极度虚弱的模样。

    陆谨言一进门,她的眼泪就滑落下来。

    “谨言,是你吗?我一定又是在做梦吧?每次睁开眼睛,我都看见你在旁边,可是我一伸手,你就不见了。”

    “待会,佣人会送燕窝粥过来。”陆谨言低沉的说。

    她摇摇头,声音很低,断断续续的,像是没有力气说话了,“我不想吃,一想到我们可伶的孩子,我就活不下去了。他还没有成形呢,就被杀死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她,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活着,我也应该去死。”

    大伯妈在旁边嚎啕大哭,“梦黎啊,你不要想不开啊,你和谨言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花晓芃巴不得你死呢,你要死了,她指不定有多开心。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从小就嫉妒你,对你各种眼红,见不得你有一点好。她早就有了杀心,想杀死你的孩子了。是你太善良了,从来都不知道防备恶人。”

    “妈,我怎么会想到她连自己的侄子都能下手呢,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堂姐妹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花梦黎哭得是梨花带雨,凄凄惨惨戚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