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被关了起来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关了起来

    陆谨言没有再说话,脸色始终阴沉而冰冷。

    她慢慢的、慢慢的滑到了车窗旁,蜷缩了起来,就像一只蜗牛,那么的卑微、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只想躲进自己的保护壳里,躲避身旁充满了危险的男人。

    一回到陆家,陆锦珊就火冒万丈的冲了过来,挡在他们面前。

    她双手叉腰,杀气腾腾,一副要把花晓芃生吞活剥的神态。

    “管家,上家法,我要抽死这个谋害陆家子嗣的女人!”

    “滚一边去,你还没有资格上家法。”陆谨言大手一伸,就把她掀到了一旁。

    陆宇晗和陆夫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司马钰儿跟在后面。

    花晓芃看这场面,就知道是要对自己开堂问审了。

    花梦黎在微信上对陆锦珊一顿哭诉,陆锦珊自然要替她讨回公道,这是除掉小贱人的好机会,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她立刻把这个消息转发到了整个家族圈,这样有人想包庇花晓芃都不行了。

    “晓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钰儿问道。

    花晓芃把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跟他们说了一遍,“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推她。”

    陆锦珊哼哧一声:“你这是在狡辩,为自己开脱罪行。爸、妈、谨言,你们千万不要相信她的鬼话,她一直都对梦黎的孩子恨之入骨,老早就想除掉他了,只是找不到机会。现在终于让她逮到机会了,她怎么可能放过?”

    “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给我乖乖坐到旁边,再胡乱插嘴,就给我出去。”陆宇晗瞪她一眼,她那点小心思,他一眼就看穿了。

    陆锦珊撇撇嘴,“难道你们还想把这种祸害留在家里吗?”

    “你这种祸害不也留着吗?”陆谨言讥诮一笑。

    陆锦珊狂晕,“陆谨言,我是在帮你,难道你想看着杀害自己孩子的凶手逍遥法外?”

    陆宇晗的神色严厉而凝重,“亲子鉴定做了吗?”

    “没有,死胎被医院处理掉了,做不了了。”陆谨言沉声道。

    陆宇晗的眸子晃动了下,一点难以言喻的犀利之色从眼底悄然划过,“如果能证明孩子是陆家的,就按内务处理,如果不能证明孩子是陆家的,就按外事处理。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不能让小人兴风作浪。”

    “我明白了。”陆夫人点点头,“先让晓芃去静心阁吧,等花梦黎出院,让她们当场对峙,这样才能把事情弄清楚。”

    陆宇晗微微颔首,同意了她的决定。

    陆锦珊十分的不满,“这样也太便宜她了吧,害死陆家的子嗣难道不该按照家法处理吗?”

    司马钰儿幽幽的瞅了她一眼,“锦珊,你既然跟花梦黎这么要好,就该事先提醒她,孩子流产了也不能随便处理的,要做亲子鉴定。”

    “不管做不做亲子鉴定,孩子肯定是谨言的,不可能是别人的。梦黎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哪里像花晓芃,水性杨花,人尽可夫。”陆锦珊低哼一声,无时无刻不想着给花晓芃泼脏水。

    花晓芃深吸了口气,拳头暗自攥紧了,“大姐,谨言都不能确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你怎么就这么的确定呢?”

    陆锦珊凶恶的瞪了她一眼,把眼睛望向陆谨言,“谨言,这个女人想侮辱梦黎的清白,你赶紧告诉大家,梦黎的孩子是你的。”

    陆谨言的脸上犹如冰封一般,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从来都没有确定过花梦黎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他甚至都不确定那天晚上的女人就一定是花梦黎。

    他就是在等着亲子鉴定,有了它,一切才能真相大白。

    可是现在……

    他薄唇微抿,一个字一个字极为低沉的吐了出来,“我只相信亲子鉴定。”

    这话等于变相的扇了陆锦珊一个无形的耳光,把她的嘴都扇歪了。

    “谨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梦黎听到该有多伤心呀。”

    “陆锦珊,你分分钟都想公报私仇吧,不过你越想惩罚花晓芃,我就越要放过她,就是不让你如愿。”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极为讥讽的冷弧。

    陆锦珊浑身的神经都在恼怒的抽动,但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唯恐自己一说,花晓芃连静心阁都不用去了。

    花晓芃没有再为自己申辩什么,既然婆婆说等花梦黎出院再说,她争辩得再多,也没有用处。

    静心阁是顶楼的一座阁楼,犯了小错的家庭成员,就会被关在里面,面壁思过,或者抄家书。

    里面的墙上挂着陆家的家训,还有弟子规。

    阁楼里有一张床、一张书桌,还有一张书柜,娱乐设施是统统不会有的。

    除了面壁思过,就只能看书,书柜里全是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的书。

    这里非常的安静,几乎都听不到外面的喧闹声,静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花晓芃一个人了。

    她随便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打发时间。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到了晚餐时间,阿钧过来送饭了。

    “少奶奶,这个小兔子是小小姐让我带给你的,她说有它陪着你,你就不会觉得害怕了。”

    花晓芃抱起了兔子,这个家里就只有小萝莉对她最好,最贴心了。

    “替我谢谢小小姐,等我出去,再陪她玩。”

    吃完饭,天就黑了下来,她百无聊赖,只有躺在床上看书。

    看着看着,她就睡着了。

    午夜的风从湖边吹来,带着一阵阵沁凉的水气。

    阁楼四周安静极了,没有一点声响。

    忽然,一个影子从黑暗中闪了出来,黑色的衣服与夜色几乎融为了一体,无声又无息。

    其慢慢的走到了铁门前,轻而易举就打开了门锁。

    当铁门被推开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咯吱的响动。

    花晓芃一下子就惊醒了。

    因为过于安静,她睡得反倒不安稳,总是处于浅睡的状态。

    看到地上横亘的一抹黑影,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是谁?

    难道是来杀她的吗?

    这里没有一个人,想要杀了她轻而易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