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不想活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我不想活了

    当时的场面很乱,她唯一想得就是不被花梦黎拽下去。

    她一只手死命的抓着护栏,一只手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把花梦黎甩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用力过大,而把花梦黎甩了下去。

    “我真的没有推她。”她低低的、怯怯的、小心翼翼的说,声音比蚊吟还轻。

    陆谨言现在一定很生气吧,是不是想一手掐死她,或者把她关进小黑屋,活活的饿死,变成干尸?

    前面的男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又或许听到了,但不想理会。

    她深深的感觉,他正在酝酿愤怒,酝酿着要如何惩罚她,让她给他和花梦黎的孩子陪葬。

    房间里,哭声震天。

    花梦黎和大伯妈的哭嚎声此起彼伏。

    “谨言,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怎么办呀,我不想活了,我要去找孩子。”花梦黎看到陆谨言半天都不动,也不来安慰自己,心里失落的要命,只能主动的朝他伸出手去,寻求慰藉。

    大伯妈也哭着道:“谨言呐,你一定要给梦黎做主,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做主啊。”

    陆谨言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没有亲子鉴定,我怎么做主?”

    花梦黎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哭喊道:“妈,你赶紧去找医生,把我可怜的孩子要过来,去做亲子鉴定,快点去呀。”

    大伯妈露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医院好像已经处理掉了,死了的孩子也能做亲子鉴定的吗?”

    花梦黎啜泣着,听到孩子被处理干净了,心里很高兴,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但她脸上却是焦急不已的表情,扶着额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然能做了,天啊,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大伯妈哭丧着脸,“我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一个,哪里知道那么多呀。而且也没人跟我说要留着做亲子鉴定呀?你不知道,那孩子都被搅成碎片了吸出来的,就像血水一样了,我看着心都碎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

    花梦黎一听,又嚎啕大哭,“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呜……”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们一眼,目光极为深沉,仿佛两口黑井,望不到底。

    “别哭了,我会把这件事弄清楚的。”

    他说完,转身拽住花晓芃的胳膊,连拖带拉的朝外面走去。

    大伯妈偷偷趴在门框前,望着他们走远,转头朝花梦黎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关上门之后,她极为小声的说:“你要好好休养身体,等恢复了,就赶紧给谨言生个孩子,这样他就跑不掉了。”

    “我知道了。”花梦黎点点头。

    这个孩子没了,她和陆谨言之间就没有那方面的阻碍了。

    回去的路上,finn开着车,陆谨言坐在车窗边,表情阴黯而冷凝。

    花晓芃忐忑不安、紧张害怕,唯恐自己变成了窦娥,要含冤而死。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没有推花梦黎。她使劲的拉着我,我就想把她甩开,我不是故意的。”她嘟哝的解释道。

    “boss,tommy刚才打来电话,酒店的监控调出来了。”finn说道。

    陆谨言微微颔首,“去酒店。”

    finn在路口拐了弯,一路开往酒店。

    花父花母正在家里焦急的等着他们。

    一看见他们走进来,就赶紧迎了过去,“晓芃,梦黎怎么样了?”

    “她流产了。”花晓芃低低的说。

    “怎么还是流产了呢?”花母拍着腿,叹了口气。

    她并不是可怜花梦黎,这个孩子没了,对大家都好,省得乱七八糟的关系,理都理不清。

    她担心的是,女婿怪罪女儿,误会是她想害花梦黎。

    花父担忧的是嫂子又要大吵大闹了,到时候肯定弄得他们不得安宁。

    “大嫂这个脾气,指不定又要闹成什么样?”

    花母撇撇嘴,“她们俩无缘无故的跑过来,把晓芃强行拉进楼道说要谈事情,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我就觉得有问题。我看是花梦黎想把晓芃拉下楼,结果自己反而摔下去了,现在就来诬陷晓芃。”

    陆谨言站在旁边没有作声,等finn过来,就跟他一起去了监控室。

    五星级酒店,消防楼道也是有监控的。

    陆谨言先看了走廊的监控,再看了楼道里的。

    监控画面里,两人拉扯的很厉害。

    花晓芃一甩手,花梦黎就摔了下去。

    看起来确实是花晓芃的问题。

    但是意外,还是故意,就不得而知了。

    陆谨言回来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声:“我和晓芃先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谨言,你不会怪晓芃吧?”花母担忧的问道。

    “我看过监控了,只是个意外。”陆谨言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看他表情平静,花母也没再多问,叮嘱了女儿几句,就让他们离开了。

    花晓芃知道,陆谨言的平静只是表面的,他是个受到过良好教养的人,不会当着父母的面来教训她。

    进到车里,她就嗅到了暴风雨的气息,下意识的靠到了窗边。

    陆谨言大手一伸,就把她拧了过来,不让她逃避,“你和花梦黎在楼道里谈了些什么?”

    他的声音像惊涛骇浪来临之前海底潜藏的伏流,暗潮汹涌,杀机四伏。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缓解紧张的心绪,“她问我,是不是背着她,在你面前说她的坏话,我说没有。她不相信,情绪变得很激动,不停的拉我、拽我,就像发了疯一样。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陆谨言浓眉微蹙,一点犀利之色悄然闪过,“她兴师动众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对呀,我也觉得很奇怪。”她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小心翼翼的说。

    他伸出手来,捏住了她的下巴,“花晓芃,如果让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就死定了。”

    他质疑的、审判的、憎恶的语气像利箭一般穿透了她的心。

    她就知道他是不会相信她的,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个心机深重,又谎话连篇的女人。

    就算她把口水说干,他也不会相信。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要害她的孩子,随便你信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