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保孩子
    第一百八十六章不保孩子

    医院里,医生走了出来,“孩子还有救,要保吗?”

    “不保,保什么呀,赶紧弄掉。”大伯妈摆摆手。

    这个孩子要是陆谨言的该有多好啊,可惜是个孽种。

    医生进去了,半个小时后,手术完成了。

    “胚胎一定要处理的干干净净。”大伯妈交代道,女儿千叮嘱万嘱咐,一定不能留下胚胎,否则会被拿去做亲子鉴定。

    医院和医生都是他们事先联系好的,收了钱,自然会替他们处理好。

    把一切都解决好之后,她才给陆谨言打电话。

    当陆谨言和花晓芃赶过来的时候,她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外孙子啊,就这么没了。花晓芃,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连自己的亲侄子都下得了手,心比乌鸦还黑,被魔鬼还狠毒啊……”

    花晓芃的脑袋里嗡嗡作响,“她都没有出血,怎么就流产了呢?”她的声音很低,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陆谨言就在旁边,隐隐的听到了。

    大伯妈也听到了,唯恐陆谨言怀疑,赶紧道:“她摔下去的时候没出血,在路上就出血了,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滚下去,还能不流产吗?”

    说完,她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发疯般的朝花晓芃扑去,想要劈头盖脸的把她狠狠的打一顿。

    她心里憋足了气,恨花晓芃很的要死,直想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喝了她的血。

    明明应该成为陆家少奶奶的是她的女儿,这个贱蹄子只是代嫁,竟然一屁.股坐着就不起来了。

    她这辈子还从来没吃过亏,什么事都要争个赢,小贱蹄子想要拗过她,做梦!

    她拼死也要把她拽起来,让女儿坐上去。

    陆家所有的恩惠都只有他家能享受,老二家全都去死!

    陆谨言眼疾手快,闪电般的拽住了她,轻轻一甩,她就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事情还没弄清楚,你最好老实一点。”

    花父花母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他大致了解了一些,孰是孰非,还需要调查。

    大伯妈听到他这么说,气急败坏,她必须要把事情闹起来,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才能逼陆家执行家法,打死花晓芃。

    她爬起来,冲着花晓芃吼道:“还有什么可弄清楚的,我亲眼看见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把梦黎推下去的,看得一清二楚,我就是人证。”

    花晓芃的心里很难受,她没有想过要让花梦黎流产,无论怎样,孩子都是无辜的。

    但她没有推花梦黎,她不会背这口黑锅的。

    “我没有推她,她不停的拽着我,我快要被她拽的摔下去了,我只是想把她甩开而已。”她把胳膊伸了出来,“我实在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拼命的拉我、扯我,我的袖子都被她扯破了。”

    “你不要在这里狡辩,你从小就谎话连篇,狡猾的要命。你就是恨梦黎,恨她的孩子,想让她流产。我看你早就蓄谋已久了,这次总算给你逮到了机会,你还不趁机下狠手?”大伯妈凶神恶煞的瞪着她,满眼的愤怒和仇恨,一边哭一边吼。

    这话惹火了花晓芃,熊熊的怒火在她的脑子里燃烧起来,烧得她头昏昏目涔涔,“大伯妈,你没有资格来指责我。我有人性,我就算不喜欢花梦黎,我也绝对不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而你呢,你做过些什么?你的蓝莓酱薄饼,我会永远记住,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这话没有经过大脑,几乎是脱口而出。

    每个字都像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大伯妈的天灵盖上,让她浑身辗过剧烈的痉挛,一时之间,连要怎么闹下去都忘了。

    不远处,finn走了过来,“boss,医生说家属没让留着死胎,已经处理掉了。”

    一道冷冽的寒光从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掠过,他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大伯妈的衣领,“为什么私自处理死胎?”

    “流产的孩子不都是交给医院处理的吗?难道你要把他带回去埋起来?”大伯妈故意装出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唯恐陆谨言怀疑。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走廊昏暗的光线里闪着锐利的寒光,“为什么来医院之前不给我打电话,现在才打?”

    “我整个脑袋都是懵的,梦黎出了好多血,在车上晕了过去,我吓得魂都没了,哪里能想到给你打电话呀。而且我也没有你的号码呀,这会,手术动完了,医生把梦黎身上的东西交给我,我看到了她的手机,才想起给你打电话的。”

    大伯妈竭力保持着镇定,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她知道陆谨言会这么问,早就想好了措辞。

    陆谨言的脸色阴沉而凛冽,带着一股阴鸷的戾气,他正要继续审问,一个声音从病房里传来了出来:“妈,妈——”

    是花梦黎的叫声。

    大伯妈趁机道:“梦黎醒了,我要去照顾梦黎了。”

    陆谨言放开了她,她迅速的跑了进去,心里对陆谨言充满了恐惧。

    他的眼神太犀利了,仿佛稍不留神,说错一个字,就会被他察觉到端倪。

    花梦黎刚做完流产手术,脸色十分的苍白,她抬起手,颤颤抖抖的覆上了平坦的小腹,“妈,我的孩子还在吗?”

    大伯妈在旁边捂着嘴,失声痛哭。

    两个人很卖力的配合演戏。

    花梦黎挣扎的抬起头,似乎想要坐起来,结果又虚弱的躺了回去,“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了?”

    “梦黎,孩子……没了。”大伯妈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花梦黎像是受惊一般,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然后,她从喉咙里爆发出了惨烈的、凄厉的叫喊声:“不——我的孩子——不——”

    她几乎用尽了全力,整张脸都狰狞的扭曲成了一团,然后她就哭了起来,撕心裂肺的痛哭,惊天动地。

    她是演给陆谨言看得,陆谨言就站在门口,深深的看着她。

    花晓芃站在他的身后。

    她不可能知道花梦黎和大伯妈是在演戏,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被花梦黎母女设计了。

    在她看来,这个孩子是花梦黎的护身符。

    没有了他,花梦黎伤心欲绝,是很正常的反应。

    如果当时,她能反应迅速一点,把花梦黎拉住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