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从楼梯上滚下去
    第一百八十五章从楼梯上滚下去

    虽然生活优越,穿金戴银,一身的名牌,但大伯妈还没住过总统套房,心里真是羡慕嫉妒恨。

    花晓芃挡在了门口,不打算请她和花梦黎进来。

    “你们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好歹也是你的大伯妈,你是不是该对我礼貌一点?”大伯妈撇撇嘴。

    “我已经决定了,跟你们断绝所有的关系,你不再是我的大伯妈,花梦黎也不再是我的堂姐,我们家跟你们家不再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花晓芃毫不客气的说。

    大伯妈真想狠狠的扇她一个耳光子,但今天和女儿是来办事的,只能先忍着,到时候再来找她算账。

    花梦黎露出一抹假笑,“姐,我能跟你谈谈吗?”

    “谈什么?”花晓芃冷冷的扫她一眼。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去楼道上说。”花梦黎突然走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

    花晓芃想要甩开她,但她紧紧的拽着,不肯放。

    大伯妈也在旁边抓住了她的胳膊,和花梦黎一起把她往楼道上拽,“你们干什么呀?放开我!”

    花父花母听到声音,赶紧跑了出来,“你们两个想做什么?”花母跑上前,一把拉开了大伯妈。

    “能做什么呀,梦黎就是想和晓芃单独谈谈,你们就不要打扰了。”大伯妈顺手把花母拉住了,另一只手又拉住了花父,免得他们去破坏梦黎的计划。

    楼道里,花梦黎沿着楼梯慢慢向下走,花晓芃跟在后面,“你想说什么,就赶快说,别磨磨唧唧的,我待会还有事。”

    花梦黎走到还剩三个台阶的时候,就停住了,转过身来说道:“晓芃,你是不是经常在陆谨言面前说我的坏话?”

    花晓芃嗤笑几声,“你就是想说这个?这种事不是你最擅长的吗?我可没有你这么闲!”

    花梦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花晓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天天都想着把我赶走,你嫉妒谨言爱我,嫉妒他对我比对你要好,你更嫉妒我有了他的孩子。所以你就要在他耳边不停的说我的坏话,挑拨离间,破坏我们的关系。”

    花晓芃狂汗,严重怀疑她跟陆锦珊一样,有被害妄想症了,成天就想着她在背后害她们。

    “花梦黎,随你怎么想,我懒得跟你胡搅蛮缠。”她想要掰开她的手指,离开这里,没想到她抓得特别紧,丝毫不肯放松。

    “花晓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好歹也是你的堂姐,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她一边叫,一边拽她,把两只手都用上了,仿佛发了疯,要拽着她一起滚下楼去。

    “花梦黎,你放开我!”她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栏杆,另一只手拼命的甩她,唯恐被她拽下去。

    花梦黎用尽了全力去拉她,把她的袖子都拉破了,她就是要带着她一起滚下去。

    就在这时,楼道的门被推开了,花父花母听到女儿的叫声,推开大伯妈,跑了进来。

    花梦黎唯恐他们坏了自己的事,趁着花晓芃甩手的一瞬间,她猛的松开了手,身体一斜,跌倒在楼梯上,又滚了下去。

    “梦黎——”大伯妈的尖叫声震荡了整个消防楼道。

    花晓芃整个人都僵住了,脑袋里嗡嗡作响。

    是她把花梦黎甩下去的吗?

    花梦黎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妈,我肚子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

    “别瞎说,你不会死的。”大伯妈赶紧掏出手机,给自己弟弟打电话,他按照花梦黎的安排,就在下面一层等着呢。

    花晓芃也掏出了手机,“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你给我滚开,不用你管,是你把我们家梦黎推下去的,你的心肠真是比蛇蝎还毒。”大伯妈大吼一声,生怕她打电话,把救护车叫来,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这是意外,不是晓芃推的。”花母连忙解释。她也没看清楚,就看到两人在那里拉拉扯扯的,然后花梦黎就摔下去了。

    “是呀,两个人扯在一起,哪有谁推谁的说法。”花父说道。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从门口跑了进来,和大伯妈一起扶起花梦黎,上了楼。

    花晓芃认出来了,这是大伯妈的弟弟,花梦黎的舅舅。

    花父花母也认出来,“沈家舅舅,你怎么在这里?”

    “是他开车送我们过来的。”大伯妈唯恐他们怀疑,赶紧说道。

    “妈,我的孩子会不会没了?”花梦黎故意嚎啕大哭,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孩子要是没了,我就扒了那个小贱人的皮。”大伯妈骂骂咧咧的,扶着她进了电梯。

    花晓芃一家想跟上去,被她大声喝止,“你们都给我滚开,不要你们管,别指望还能再害到我们梦黎。”

    她使劲的按着关门键,生怕他们硬要进来。

    很快门就合上了。

    花晓芃的脑袋还懵懵的,她已经记不起来花梦黎是怎么摔下去的了。

    “妈,花梦黎会不会流产呀?”

    “我看她没出血,应该没事的。”花母搂住了她的肩,“别怕,晓芃,不是你的错,就是个意外。”

    “梦黎跑过来,到底跟你说些什么,你们怎么就在楼道里拉扯起来?”花父问道。

    “她乱七八糟说了一堆,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然后她就拽着我不肯放,我差点被她拉得摔下去了。”花晓芃心里乱乱的,还没有理清个头绪来。

    花梦黎兴师动众的跑过来,就为了跟她说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也太奇怪了。

    “我看她是想把晓芃拉下去,结果自己摔下去了。”花母低哼一声。

    花父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还是给陆谨言打个电话吧,这事他迟早都要知道的。要是真流产了,以嫂子那个性格,还不知道会怎么闹?”

    花晓芃拿起了手机,她的手指还因为过度的惊悸在微微的颤抖着。

    很快电话就通了,陆谨言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什么事?”

    “花梦黎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大伯妈把她送到医院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紧张的背脊都在冒汗。

    电话里沉默了片许,声音才传过来,“哪家医院?”

    “我不知道,大伯妈不让我跟着去,她是和她弟弟把花梦黎送过去的。”她低低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