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杀人灭口
    第一百八十三章杀人灭口

    “当然是你的了。”花梦黎张开手来,搂住了他的脖子,“永轮,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未来。我怀着你的孩子,不可能一直跟陆谨言在一起的。”

    纪永轮抬起手,抚上了她的小腹,“你还挺能耐的,我每次都有设防,你是怎么怀上的?”

    “套破了,你没发现。”花梦黎诡谲一笑,女人要盗种并不是难事,在套上扎几个洞就行了。

    她这么做是为了把纪永辉牢牢的抓住,逼他结婚,没想到机关算尽,会把自己套住。

    “你真是个坏东西。”纪永辉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迫不及待要大战一场。

    一道诡谲之色从她脸上划了过去。

    “阿轮,我又发明了一套特别刺激的玩法,我们到那边的石头上去玩,好不好?”

    “好。”纪永轮点点头,邪魅一笑,和她一起跳上了悬崖边的大石头。

    “你先转过去,闭上眼睛,等着我给你惊喜。”她的手指在他身上慢慢的游走,挑逗着他的敏感处。

    他丝毫没有怀疑,闭上眼睛,转了过来,面朝着悬崖。

    花梦黎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着阴冷的寒光,悄悄的抬起手,她用尽全力,猛然一推,纪永轮踉跄的朝前扑去,跌落进万丈深渊。

    “啊——”他凄厉而绝望的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山顶,很快就被黑暗吞没。

    花梦黎望着漆黑而阴森的谷底,嘴角勾起了阴鸷的笑意。

    纪永轮,你别怪我,是你挡了我的路。

    如果这个秘密被泄露出去,我就死定了,所以你必须死,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密。

    ……

    花梦黎回去的时候,非常的淡定。她事先安排好了的,先让母亲过来,住在一间民宿里,再跟陆家的人说晚上要去陪母亲,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没有人会发觉到她的秘密。

    但花晓芃还是引起了警觉。

    因为每次大伯母过来,肯定没好事。

    不知道这次又要捣出什么幺蛾子来。

    花梦黎是第二天中午回来的,她相信自己做得干净利落,没有人会发现她的罪行。

    “谨言,明天是周六,我们出去度假好不好,我们还从来没有一起过过二人世界。”

    这话明显把花晓芃排除在外了。

    他和花晓芃一起出去过了二人世界,也应该跟她一起出去才对。

    陆谨言表情淡淡的,“下周,你就可以去做亲子鉴定,不要想着到处乱跑了。”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比路过的夜风还轻飘飘的,却在花梦黎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医生说三个月去做会准确很多,我想等三个月的时候再去做。”

    “不用等了,先做了再说。”陆谨言换上了命令的语气,他的决定是无人可以改变的。

    花梦黎的背脊冒出了冷汗,但脸上还是平静的,她不敢露出丝毫的端倪。

    陆谨言的目光敏锐如鹰,她的一点点微妙的表情,都可能被他捕捉到,引起他的疑心。

    “好,都听你的。”她点点头,露出温顺的笑意。

    花晓芃坐在旁边幽幽的瞅了她一眼,她无心去猜测花梦黎的鉴定结果,心里想的是自己能不能度过这一关。

    在一切都已成定局的时候,除了祈祷奇迹,她什么都做不了。

    陆谨言把目光转向了她,“明天,你爸妈就到龙城了,周一,tommy会安排他们去大使馆办签证,其他的事,你自己安排。”

    “好。”她点点头,“谢谢你。”

    花梦黎的心纠结了起来,她听出来了,陆谨言接管了花小锋的事,穷鬼二叔家似乎要翻身了。

    以后陆家的恩惠很可能只会给二叔家,不会再给他们了。

    除非她能赶走花晓芃上位,或者真的能给陆谨言生个儿子。

    “谨言,我爸妈说想搬到龙城来住,这样可以方便照顾我。”她故意说道,不是方便照顾她,而是方便得到陆家的照顾。

    大伯妈现在每天心里都不平衡,从来都是她把好处占尽,现在被老二家抢走了,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陆谨言面无表情,淡漠的回了句,“你家的事,不需要告诉我。”

    花梦黎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

    父母过来住,吃穿住行都是问题,她哪有这个能力,当然得由他来解决了。

    “他们要过来,就得买房,买车……”她的声音轻轻的、低低的,但是很清晰,足以让陆谨言听见。

    陆谨言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的冷笑,抓起旁边女人的手站了起来,直接朝外走,仿佛根本就没听到她的话。

    “去哪呀?”花晓芃微微一怔。

    “出去度周末。”他耸了耸肩。

    花梦黎犹如五雷轰顶,他不带她出去,却带着花晓芃出去!

    是她刚才说错了什么,惹火了他吗?

    不不不,她很快就否定了。

    她好歹也跟着他了。

    她的父母就是他的岳父母。

    他们过来住,他安排房和车是应该的。

    凭什么只管花晓芃家,不管他们家!

    肯定是花晓芃这个贱人,又在他面前嚼舌根子,说她的坏话了。

    所以他今天的脸色特别阴暗,还逼她去做亲子鉴定。

    她不会放过这个心机婊的。

    她已经想出对付她的办法了。

    ……

    车上。

    花晓芃有些忐忑,上一次度假的阴影还残留在脑海里。

    “你不会又把我丢在别墅里,自己走掉吧?”

    陆谨言有些哭笑不得,“除非你犯了错。”

    “上次我也没犯错,是你听错了。”她极为小声的嘟哝了一句,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早就应该把花小锋的事告诉我。”他低哼一声。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他们眼里,她就是过来寻求施舍的乞丐。

    她要是说了,岂不是更像乞丐了?

    不仅要施舍,还要救助!

    而且她也不知道修罗魔王会有乐于助人的一面呀。

    不过,她不想再多说什么,只要能把小锋治好,她愿意低声下气,主动承认错误,只要魔王大人开心就行。

    “好吧,这件事是我的错。”

    “知道就好。”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微弧。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沉默片许之后,他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弟弟怎么会昏迷不醒?”

    “是车祸,三年前的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