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野种是谁的
    第一百八十二章你的野种是谁的

    花梦黎的脸色惨白一片,明明是温柔的、**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却仿佛地底的鬼魅在招魂。

    纪永轮?!

    他怎么突然回国了?

    在国外待得好好的,回来干什么?

    想破坏她的好事吗?

    “你……你不是在上学吗?怎么有时间回来?”

    “放暑假了,当然要回来了。宝贝,你在龙城吧,我在家里等你,我买了礼物给你。”纪永轮一副迫不及待的语气。虽然在国外他还有别的女人,但他还是最喜欢花梦黎,乃大水多技巧高。

    “我……我在外地出差,过几天才会回来?”她竭力保持平静,不能让他察觉到端倪。

    “你什么时候回来?”纪永轮的声音里有了明显的失望之色。

    “过两天应该就回来了,等回来我就去找你,好吗?”她用着哄孩子的语气,稳住他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回来就给我电话。”纪永轮并没有怀疑,挂了电话。

    花梦黎拍了拍胸脯,吁了口气。

    纪永轮是个富二代,父亲开公司,家里有几十套房产。

    当时在她看来,条件是很不错的,所以她鼓足了马力,在一群女人堆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凭借自己过人的闺房技巧,终于让他拜倒在石榴裙下。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同陆谨言这尊九天玄神相比,他只是一粒尘埃,还有绊脚石。

    绝对不能让他影响到自己。

    从洗手间出来,她的大脑开始飞快的转动了,她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摆脱这个困境。

    傍晚。

    花晓芃回来了。

    没有一瘸一拐,没有坐轮椅,没有被人抬,生龙活虎,完整无缺。

    花梦黎和陆锦珊就像看到了外星人突降地球,眼睛瞪得老大,惊愕、失望、难以置信。

    陆锦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到她的面前,“你不是背地里出轨,被谨言教训了吗?”

    花晓芃冷笑一声:“大姐,你这是什么话,就算你出了轨,我也不会出轨的。”

    “切。”陆锦珊恶狠狠的瞪她一眼,“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吗?”

    花晓芃满眼讥诮之色,“证据?随便哪个人嚼几句舌根子就叫证据吗?那我雇一百个人说你是龙城最丑的女人,你是不是就真变成龙城最丑的了?”

    陆锦珊差点没晕死过去,她对自己的容貌是最在乎,容不得任何人说一个丑字,更不允许有谁抢走她的风头,“花晓芃,你要敢诬陷我,损毁我的名义,我就杀了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双倍奉还。”花晓芃说着,眼睛朝花梦黎瞟了一眼,目光冷冽如风。

    花梦黎嘴角抽动了下,小贱人一定耍了什么阴谋诡计,在陆谨言那里蒙混过关了。

    “妹妹,你昨天一晚上没回来,在干什么呢?”

    花晓芃没有回答,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罐果汁来,打开喝了一口,才漫不经心的说;“谨言说家里人多,太吵闹了,带我出去过了一天二人世界,我们在一起吃涮涮锅,可开心了。”

    花梦黎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一道妒火从眼底悄然闪过。

    明明应该打得皮开肉绽,没想到竟然还成全了她,让她和陆谨言有机会过二人世界,实在是太可恶了!

    “妹妹,恭喜你,成功弄到钱送你弟弟去美国,还成功的骗过了谨言。”

    “身正不怕影子斜。”花晓芃耸了耸肩,淡淡的丢了几个字,朝楼上走去。

    花梦黎的嘴巴像被马蜂刺了一下,歪到了耳朵根子。

    陆锦珊撇撇嘴,“不用理会她,她这是回光返照,现在越得意,以后就越倒霉。”

    花晓芃回到房间,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晓芃,今天来了一个人,叫tommy,说是陆谨言派过来的,让我们不要再找基金会了,以后小锋的事全都由他来负责。”

    “什么?”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陆谨言手下是有一个叫tommy的,但他没说过要管小锋的事呀!

    “妈,我先去问问陆谨言,回头给你电话。”

    挂上电话,她的心里颤颤袅袅的,仿佛有一双大手在用力的拨动心弦,让她许久都平静不下来。

    听到门响的声音,她一跃而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回来了。”

    陆谨言面无表情,“嗯”了一声,走到吧台前,倒杯水,慢慢的喝着。

    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搓了搓手,“陆谨言,你……是不是派人去我家了?”

    她话音未落,就被弹了下额头,“还想继续给我丢脸吗?”

    他漂亮的浓眉微微皱了起来,神色凝肃而严厉,很显然,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自己和陆家的面子。

    堂堂陆家的儿媳妇,怎么能求助别人呢?

    她垂下了眸子,一丝明了让她的心悄然沉入了谷底。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不需要,我不是为了你。”他冷冷的、淡淡的回了句,转身朝外面走去。

    ……

    几天后。

    凤凰山顶。

    漆黑的夜色一向可以遮掩所有的秘密。

    纪永轮一上来,就把花梦黎搂进怀里,一顿狂吻。

    “别这样。”花梦黎赶紧把他推开了,唯恐身上留下痕迹,被陆谨言看到。

    纪永轮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别装了,我知道你在龙城都干了些什么,竟然爬上了陆谨言的床,你挺本事的呀,水性杨花的表子!”

    花梦黎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想到他已经知道了,“你……你在胡说什么呀?”

    她不会承认的,要先稳住纪永轮,不能把他惹火了。

    纪永轮的五官狰狞扭曲了,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你那点破事,整个龙城名流圈都传开了,能瞒得住我吗?听说你怀孕了,真是快呀,你肚子里的种到底是我的,还是陆谨言的?”

    花梦黎痛得嗷嗷大叫,“永轮,你冷静一点,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纪永轮低哼一声,“你是想攀上更高的枝头吧?”

    “不是的,你之前不是说你爸爸的公司出现了融资的问题吗?我接近陆谨言,就是为了解决你爸爸的融资问题。只要他给银行打个电话,银行一定能拨一大笔款项给你爸爸的。”

    花梦黎连忙解释,这是她早就想好的幌子。

    纪永轮放开了她,“那你老实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