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有点女人味
    第一百八十章有点女人味

    “啪”的一声脆响惊天动地,震得她头昏昏目涔涔,把她的耳朵都快要震聋,耳膜都快要震痛了。

    她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一尸两命。

    可是身上并没有疼痛传来。

    怯怯的睁开眼,她看到旁边的墙壁上有了一道狰狞的裂缝,那是鞭子抽的!

    这一鞭子没有落到她的身上,而是落到了墙壁上。

    “下一鞭子,就不会抽偏了!”他微眯的桃花眼里,带着嗜血的杀意。

    她知道,他是故意打偏的,下一次,就会正中目标了。他强悍无比,随时都可以将她碎尸万段。

    她该怎么办呢?

    她要怎么做呢?

    她拼命的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不能慌,一慌就死定了。

    他一向不过问外人的闲事,即便是她家里的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他不可能去调查她。

    一定是有人在他面前嚼了舌根子。

    她的脑海上空划过了一道电光。

    早上在电梯里,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花梦黎打过来的,她瞟到了来电显示。

    她一定跟陆谨言说了些什么,所以进到办公室里,陆谨言就让她坦白从宽。

    花梦黎!

    为什么就不消停一下,一定要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在她思忖间,陆谨言一声低吼传来:“说!”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滋润干燥的喉咙,“是基金会捐助的。”

    许若宸之所以选择让基金会来帮助她,也是不想惹上闲言碎语吧?

    “基金会?”陆谨言浓眉微挑。

    “你们富人不是都会成立基金会,用于慈善事业吗,我就是需要捐助的人。那些去我家的,全是基金会的,他们不可能随随便便把钱拿出来,当然要先去我家考察了。我没有说过我跟你的关系,我爸妈也没有了。要是说了,他们肯定会觉得我疯了。”

    她露出了一点自嘲之色,说完,又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过些什么,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个人要存心泼脏水,什么话都编的出来。”

    陆谨言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的锋芒,“既然是基金会,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和陆家都有基金会,我没去找他们,却找了别家,是在给陆家丢脸,让陆家颜面无光,要是你知道了,会不生气吗?可是我要是去找陆家的基金会,那就更丢脸了,连基金会的人都要大跌眼镜吧。像我这样的身份,应该是来捐款了,却要求捐助,岂不是笑破大牙?”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有了一点古怪之色,像是被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到内伤,无处发泄。

    “知道丢脸,你还敢做?”

    “小锋是我唯一的弟弟,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愿意做。”她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的说。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你嫁过来,就是为了换钱救他?”

    她垂下了眸子,一丝悲哀之色从眼底浮现出来,“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人,没什么钱。弟弟出事后,他们把积蓄全都花光了,但那些钱远远不够,在医院里,一天都是好几千快。后来我们把房子卖了,想搬回祖宅住,但大伯妈不肯,说祖宅已经归他们了,我们只能租了一间地下室。”

    她顿了下,抿了抿唇,“三年来,为了维持小锋的医疗费,我们到处借债。世态炎凉,人都是很现实的,觉得我们家是个无底洞,借了第一次,就不可能再借第二次了。而像大伯家这种不顾及一丝手足之情的,连一分钱都不肯借给我们。”

    “我本来不想上大学了,想辍学去打工,可我爸爸说,就算再苦再难,也要让我把大学念完。可是我很没用,毕业了,也没能赚到什么钱。替花梦黎代嫁算是我和我们家最好的出路了,从你们家得到的零用钱,比我打工要多得多。”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自嘲,还有无法形容过的卑微。

    她想要抬头挺胸的做人,可是残酷的现实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陆谨言把手铐解开了,“既然这么需要钱,为什么不求我?”

    他才应该是她的金主,唯一的金主,不是乱七八糟的基金会。

    她凄迷一笑,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

    “你不是最讨厌我贪钱了吗?你说过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不会让我如愿。”

    陆谨言的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蓦然间,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朝他席卷过来,“蠢女人,蠢得无可救。”他带了一点恼怒的说,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她的气。

    她瘪瘪嘴,“我是很蠢,我本来就不是个聪明人,不然怎么总是被人陷害呢。”

    “这就是谎话连篇的下场。”陆谨言用力的弹了下她的额头,不说实话,活该倒霉。

    虽然她嗜钱如命的坏毛病被洗白了,但其他的毒点还是一样的毒,一样让他讨厌。

    花晓芃叹了口气,他对她有偏见,很深的偏见,所以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

    “我饿了,能吃饭吗?”她摸了摸肚子,里面正在咕咕叫,估计宝宝也饿了。

    陆谨言的轮廓不再像之前那般冷冽,神情也和缓了许多,看上去,台风已经过境了。

    “想吃什么?”

    她在心里暗暗嘘了口气,魔君翻脸比翻书还快,她早就习惯了,见好就赶紧收。

    “涮涮锅,可不可以呀?”

    “可以,你来涮。”他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

    “是,主人。”她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陆谨言打了个电话,就立刻有人为他们安排好了上门服务。

    花晓芃要得是海鲜汤,陆谨言要的是野生菌汤。

    “好饿哦,先烫几片肥牛。”

    她咂咂嘴,拿起勺子,先给陆谨言烫一份,再给自己烫一份。

    她和陆谨言还是第一次肩并肩的坐着吃涮涮锅,感觉竟然像是第一次约会。

    不过,她知道,陆谨言要找女人约会,对象肯定不会是她。

    “主人,肥牛烫好了,请慢慢的享受。”她把烫好的牛肉放进了他的盘子里。

    陆谨言很满意她乖顺的态度,就像一只野豹子被自己驯服了,变成一只小猫儿。

    “还是有点女人味的。”

    “我本来就是女人啊。”她吐吐舌头。

    就在这时,陆谨言的电话响了,是陆锦珊打过来的。

    在电话接通的刹那间,花晓芃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