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打得皮开肉绽
    第一百七十九章打得皮开肉绽

    花梦黎在心里暗笑,陆谨言的愤怒非比寻常,今天晚上肯定会把花晓芃生吞活剥。

    “谨言,你消消气,我们先吃饭吧。”

    她话还没说完,陆谨言就跳了起来,二话未说,转身像暴风一般的席卷了出去。

    花梦黎虽然有些失望,但一想到他要去教训花晓芃,心里就舒坦了。

    陆谨言回到办公室,甩掉了脖子上的领带,那东西勒得他有点透不过气来。

    他满脑子都是花晓芃爬在地上,满地捡钱的画面,还有那个把她埋起来的钞票冢。

    “钱比我的命重要,比什么都重要,我就是爱钱。”

    “求求你,把钱还给我,不要冻结我的收入,求求你!”

    “我不要多的,只要两千万!”

    “两千万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但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我一辈子都赚不到!”

    ……

    她是那么的爱钱。

    嗜钱如命,又吝啬的舍不得花一分钱。

    她是真的爱钱吗?

    他靠在大班椅上,目光透过窗户望向了远处朦胧的天际。

    或许,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花晓芃,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她!

    那个肮脏的女人!

    那个心计深重的女人!

    那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那个野性难驯的女人!

    她卑微的像一株草芥,又倔强的像一只刺猬。

    狡猾的像一只狐狸,又单纯的像一只兔子。

    表面上低声下气,唯唯诺诺,骨子里却充满了叛逆和挑衅。

    她是一个矛盾的组合,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充满了矛盾。

    他闭上了眼睛,思想像脱缰的野马,在脑海里奔驰,让他感到了头疼。

    花晓芃!

    花晓芃

    花晓芃!

    他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听着耳朵里不断回响的名字。

    它们交织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阵狂晕的雷鸣之声,震动了他的心肺,还有每根神经!

    楼下的办公室里。

    花晓芃疲于应付着一轮又一轮的轰炸。

    大清早的,总裁叫你去办公室干什么?

    你跟总裁到底什么关系啊?

    你是不是总裁的关系户啊?

    ……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发个帖子,写一篇短文:我和总裁的二三事。

    这些人,太八卦了。

    难道被总裁叫去就不能谈工作,非得是私事?

    她决定了,关闭微信,塞住耳朵,埋头工作,心无二用!

    傍晚,下班之后,她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家。

    还没走到车前,就听到一阵轰鸣的引擎传来。

    车速似乎很快,以至于刹车的时候发出了“嘎吱”一声刺耳的声响。

    花晓芃回过头来,还没看清后面的人影,就被掳进了车里。

    她惊恐万分,拼命的尖叫。

    后视镜里,映入了一张阴郁无比的脸。

    她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被吓得噎住了。

    竟然是陆谨言!

    天啊,不是不生气了吗?怎么又变脸了?

    这个魔君一天要变几次脸啊!

    她的小心脏受不了刺激,没准哪天就被吓出心脏病了。

    “陆总、陆少爷、魔君大人,我还以为被绑架了呢,你能不能不要再吓我了,我胆子小,会被吓死的。”

    “我看你胆大包天。”陆谨言低哼一声,脸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花晓芃发现了,这次的台风比早上升级了,红色,红色风球!

    “我又做错什么了?我今天一天都没跟男同事说话!”她抱住胳膊蜷缩成了一团。

    陆谨言未置一词,沉默而阴郁的色调逐渐覆盖了车内的每个空间。

    花晓芃望着窗外,发现这不是回陆宅的路。

    “我们……我们要去哪里?”

    陆谨言毫不理会,不停的踩着油门,车像风驰电掣一般,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郊外的一栋别墅,上次她来过,被关在了可怕的密室里。

    陆谨言把她从车里拽了出来,就像老鹰拧着一只小鸡,一直上了三楼。

    进到密室里,当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她全身的神经都绷到了极致,几乎要断裂了。

    “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

    他哼哧一声,用墙壁上的手铐把她拷了起来,“这里是我专门为你修建的小黑屋,以后只要不听话,就待在这里面壁思过。”

    “我没有不听话,我什么都没做。”她瑟瑟发抖,像被寒风刮落的枯叶,抖得墙壁上的锁链都跟着颤动,不停发出尖利的、刺耳的声响。

    他深黑的冰眸在昏暗的光线里,散发着阴鸷的冷光,叫人不寒而栗,“早上,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说实话,你没有珍惜。”

    她的心脏猛然一阵剧烈的跳动,几乎要裂腔而出,“我没有说谎,我就是回去帮弟弟办理出国手续。”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尖,凛冽的目光如利刃一般,从她的脸上剐过,“你那里来的钱?”

    她的五脏六腑在惊恐中抽搐,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了,惨白的没有一点颜色,连嘴唇都是黯淡的。

    “是……是聘礼的钱?”

    “两百万够吗?你不是想要两千万吗?”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嗜血的戾气,手指微微收紧,疼痛从她的下巴传来,让她蹙紧了眉毛。

    但现在,她已经顾不上痛了,恐惧沿着她的背脊朝四肢百骸蔓延,让控制不住的战栗。

    原来,他问的是钱的事。

    她和许若宸已经因为孩子的事卷入了未知的泥坑中,如果再告诉他,是许若宸的帮忙,他肯定要怀疑许若宸出柜是假的了。

    到时候,她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同许若宸的关系。

    “还有我平时存的钱,我……我把能换钱的东西都卖了。”她支支吾吾的解释。

    陆谨言咬紧了牙关,果然是个谎话连篇的女人,嘴里没有一句真话。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说实话的。”他从旁边的刑具架上,抽出了皮鞭。

    这条鞭子比陆家的家法粗多了,抽在身上肯定皮开肉绽,哪怕只有一鞭。

    她瞪大眼睛,牙齿上下大战,把嘴唇都咬破了,一滴鲜血滑落下来,划过下颌,落在衣襟上,“我没有说谎。”

    他薄唇划开了阴鸷的、嘲弄的冷弧,看着她的眼神像看着一只肮脏而可悲的蟑螂。

    “你突然要净身出户,是找到了新的金主吧?他给了你两千万?你拿什么换的?”他咬牙切齿的质问,就像一个法官在审判无耻的罪犯。

    而最后那句话明显把她当成了水性杨花的档妇!

    “我没有找金主,我什么都没做。”她想要解释,但语气是那样的孱弱无力,没有一点令他信服的可能。

    在她话音落地的一瞬间,他暴怒的扬起鞭子,狠狠的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