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把抓进电梯
    第一百七十七章一把抓进电梯

    人只要做了贼,就肯定会心虚的。

    抬头看到陆谨言俊美的面庞,她脸上的血色立刻就褪去了,唯恐他看到手机,发现了自己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可惜,她终究还是慢了一拍,手机被陆谨言捡了起来。

    “笨,拿个手机都会掉。”

    他嘲弄的把手机扔到了床边,一眼都没看,他不会去偷窥别人的**。

    她暗自松了口气,有种从死亡线上跨回来的感觉,连忙关上了屏幕,等他走了,就把微信删掉。

    “我没吃早餐,有点低血糖,手抖。”她讪讪一笑。

    “还赖在床上干什么,滚下去吃早餐。”他没好气的甩了句,这就是只草履虫,笨到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她赶紧爬了起来,收拾好自己,还有凌乱的心情,跟着他下了楼。

    花梦黎就坐在大厅里,看到陆谨言微微一怔,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谨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就回来了。”花晓芃微微一笑,替陆谨言回道。

    花梦黎的眼睛里,一道寒光悄无声息的闪过。

    插嘴的贱人真讨厌,她在跟谨言说话,又没跟她说话。

    她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的,“谨言,你两天都没回来,肚子里的宝宝特别想你。”

    她走到陆谨言前面,握住他的手,搁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你摸摸。”

    陆谨言的手只停留了一秒钟,就收了回来,“去吃早餐。”他的神情淡淡的,语气也是淡淡。

    花梦黎失落的要命,难道她也从新人变成了旧人吗?

    花晓芃把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进了餐厅。

    看到她只盛了半碗燕窝粥,陆谨言皱起了眉头,抢过她手里的碗,狂加了好几勺,把整个碗都装满,几乎要渗出来。

    “给我多吃一点,不要成天一副营养不良的鬼样子。”拿个手机都会手抖。

    她抹汗,“我是怕吃不完浪费。”

    “爷盛的,必须吃完。”他像个独裁的暴君,霸道的发布命令。

    她哪里敢违抗圣旨,吐吐舌头,“是,陆爷。”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然后坐在旁边慢慢悠悠的吃,顺便监督她,必须达到自己满意的食量才行。

    看着她红润的小嘴一动一动的,他就忍不住的想到了昨天晚上。

    这张小嘴伺候的他很舒服。

    无论她愿不愿意,她都是他的女奴,除了屈服,只有屈服!

    “今天晚上,要比昨晚更努力。”他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她的唇,脸上带着一丝邪戾的冷笑。

    她狠狠的呛了下,刚吃下去的一口粥差点就喷了出来。

    吃早餐的时候,想到那种事,真的好吗?

    最近看到棒形物体,她都不想吃了,有恐惧症,唯恐戳到喉咙。

    花梦黎就站在门口,偷窥着他们。

    虽然陆谨言说得很隐晦,但她还是听出来了。

    他说的是那种事。

    她很困惑,花晓芃到底有什么闺房秘籍,让他流连忘返?

    难道自己那么厉害,那么有技巧,还比不上她吗?

    她的指甲不自觉的攥紧了,心里纠结成了一团,仿佛万蚁噬心。

    不过这样的情绪没有维持太久。

    她很快就想到了答案,不是花晓芃的技巧好,而是她怀孕了,陆谨言有顾忌,所以才不去她那里。

    孩子让她成功的留在了他的身边,同时也成为了她的阻碍。

    这就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陆谨言吃完,就离开了,他还要去公司。

    花晓芃也准备去上班了。

    她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花梦黎叫住了,“妹妹,我听说,你们要送小锋去美国动手术,那得需要不少的钱吧,是谨言给的吗?”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轻描淡写的说:“就是聘礼的钱。”

    花梦黎的眼珠子转动了下,露出一点阴鸷之色。

    她一听就知道花晓芃在撒谎。

    聘礼只有五百万,还完债再加上花小锋的医疗费杂七杂八的,最后怕是只剩下两百多万了,哪里够去美国动手术的费用。

    小表砸怕是瞒着陆谨言在外面寻到了野路子。

    “去美国得花不少钱呢,聘礼够用吗?”她故意问道。

    “放心,不会跟你家借钱的。”花晓芃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看着她消失在视野中,花梦黎掏出手机来,给母亲打了电话,“妈,你赶紧去查一下,二叔家送花小锋去美国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花晓芃去到公司,刚一进大厦,就遇上了陆谨言,finn跟在他身后。

    今天周五,陆谨言会来这里开周会。

    “早上好,陆总。”她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假装跟他一点都不熟。

    陆谨言点了下头,直接走向自己的专用电梯。

    而她自然要去排成龙,等候电梯。

    站在她后面的是市场部的男同事小王,“晓芃,你每天都来的挺早的。”他笑着说。

    “电梯人太多了,不早一点,肯定要迟到。”她微微一笑。

    “你住的远吗?”

    “有点远。”

    ……

    陆谨言就在不远处看着,眼睛里不停的冒火,电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但他站着就是没进去。

    他很讨厌看到花晓芃对着别的男人笑,只能对着他笑!

    “boss,你不进去吗?”

    陆谨言咬了咬牙,“把那个女人给我叫过来。”

    finn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花晓芃,就走了过去。

    花晓芃正随着人流往前面缓慢的移动。

    看到finn过来,就调侃一笑:“你不会也来挤电梯了吧?”

    finn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不是,是陆总请你过去。”

    “啊?”她微微一怔,目光透过他的肩膀望向了不远处的陆谨言。

    艾玛,魔君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不是又有祸事当头吧?

    暗吸一口气,她低着头,默默的跟在了finn后面。

    “陆总,有什么事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话音未落,就被陆谨言一把拧进了电梯。

    大堂里,有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这一幕,眼神里全都是困惑。

    finn很自觉的站在外面,没有进去,等待下一部电梯。

    花晓芃在里面,心情紧张,她似乎又做错了什么事,惹魔君大人不高兴了。

    “总裁,我坐你的电梯,好像不太合适。”

    陆谨言沉默不语,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花梦黎打过来的,“谨言,中午我能来找你一起吃饭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是关于我妹妹的。你肯定想知道这两天,她在江城都做了些什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