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主人满意吗
    第一百七十六章主人满意吗

    一道暴怒的火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

    他铁臂一伸,抓起床头柜上的水壶,直接朝她的头上盖了上去。

    沁凉的冷水从她的头顶哗啦啦的淋下来,仿佛倾盆暴雨一般,浇了她一个透心凉。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刹那间,完全的清醒了。

    眼前的男人还在,没有消失。

    她不是在做梦,他是真的回来了!

    他浑身上下都带着暴风雨的气息,脸上乌云滚滚,眼睛里闪烁的寒光犹如闪电一般的凛冽,仿佛随时都能把她碎成齑粉。

    显然,她刚才的行为惹恼了他。

    “对……对不起,我……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以为梦还没醒。”她使劲的甩了甩头,甩走了脸上的水珠。

    他猛然一推,把她壁咚在墙角。

    他修长的手指划过她湿漉漉的面庞,指尖有些尖利,扎得她的肌肤隐隐作痛。

    “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亏心事,所以做噩梦。”

    他的目光锐利如鹰,似乎一眼就能把她看穿、看透,让她的小秘密无所隐藏。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垂下了眼帘,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慌乱的、怯弱的眸子,不让他看到自己的心虚。

    “我是回去看弟弟的,一共才两天,陪爸妈都不够呢,还能做什么呀?”

    陆谨言漂亮的薄唇微微的抿了起来,似乎没有怀疑她的话,但也没有放开她,“你刚才在叫孩子,什么孩子,谁的孩子?”

    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平静的,实际上并不平静,就像海啸来临前的伏流,凝重而阴戾的流动着,杀机四伏。

    她的心咔到了嗓子眼,在那里扑通扑通的狂跳,几乎要冲破嗓子口,跳出来。

    该死,她真是糊涂了,乱叫什么呢?

    她暗暗的吸气,拼命的咽口水,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不能慌,一慌就完了。

    “我……我做了一个梦。”

    她支支吾吾的说,脸上惨淡一片,好在被昏暗灯光遮掩了,没有被他看出来,“梦到了什么?”他用着审问的语气。

    如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心虚,就不会做噩梦!

    她脑袋里的齿轮在飞快的运转,“我……我梦到我生了一个孩子,长得很丑很丑,像个小老头。你……你特别的生气,特别的嫌弃他,要杀了他。我特别的害怕,就拼命的阻止……”

    她抿住了唇,在心里默默祈祷能蒙混过关。

    陆谨言噎了下,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情,像是被弄得哭笑不得。

    “你是梦到自己生了野种吧?”

    这其实只是他随口甩出的一句话,来嘲弄她的,并不是真正在怀疑和质问。

    但在她听来,却像是自己的谎话被拆穿了,背脊都冒出了冷汗。

    “我……我是担心你嫌弃我,也会连带嫌弃我的孩子。我长得普普通通,没有花梦黎漂亮,生的孩子丑,很正常啊。”

    他薄唇划开了一道轻蔑的冷弧,“天天看着我,不要照镜子,就不会影响基因了。”

    “反正看谁也不会看花梦黎。”她撇撇嘴,从他的臂弯里溜了出去,慌忙跑进了衣帽间换衣服。

    她有一种虎口脱险,劫后余生的感觉,好在陆谨言没有怀疑,否则她死定了,一尸两命!

    出来之后,她把打湿的床单和被子搬到了阳台上去晾,又重新铺了一层地铺。

    “陆谨言,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

    “过来。”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勾了勾手指,像在招呼一只宠物。

    她爬到了床边,“干什么?”

    “伺候爷。”他肆无忌惮的拔出了朝气蓬勃的玩意儿。

    花晓芃发现,每次见到它的时候,都是处于“备战”的状态,时刻要进攻,就跟他的主人一样,充满了掠夺的本性。

    她爬了上去,态度出奇的温顺。

    她知道,修罗魔王只要有“火”,就必须要释放出来,绝对不会忍的。

    如果她不配合,他就会霸王硬上弓,她怀孕的身体承受不住。只有主动帮他泄火,才能避免危险。

    她伸出手来,握住了它,把头埋了下去。

    陆谨言很满意她今晚的温顺,双手交错托住了后脑勺,慵懒的享受她的伺候……

    冷月西沉。

    释放了三次之后,他终于有了七分的餍足,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的顺从,他的心情格外的好,恩准她睡在床上。

    他修长的五指覆在她的心口,那里还有几分粘腻,是他尽情释放后残留下来的痕迹。

    “以后都要这么乖,知道吗?”他的声音里带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似乎可以称之为温柔的气息,传入她的耳朵里,让她有点晕晕乎乎的。

    她仿佛长时间在撒哈拉大沙漠里徒步行走了很久,没有喝一滴水,几乎要渴死了的人,突然间沐浴了一场细雨,重新又有了生命的活力。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在乎的,他的态度,他的想法,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

    但此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乎的,从内心最深处,她也渴望能得到他一点点的温存。

    她抬起手,覆在了小腹上,如果孩子是他的,以后她的日子或许就会好过了。

    如果不是……

    她惊慌的打住了,不敢再想下去,实在没有这份勇气。

    老天爷,可怜可怜她吧,不要跟她开玩笑,折磨她了。

    她没有那么大的抗压能力。

    就算是钢铁,在巨大的压力下,也会断,何况她只是血肉之躯。

    用力的咽了下口水,她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只要主人满意就好。”

    “主人”两个字带着讨好的意味。

    陆谨言听着很顺耳,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弧,“以后在这个房间里,都要叫主人。”

    “知道了,主人。”她轻轻的语气,温顺的像只猫儿。

    叫几声,也不会少块肉,而且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是是傀儡和主人。

    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动作很温和,明显是在夸奖听话的宠物。

    她闭上了眼睛,把一丝忧虑带入了梦中。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微信提示音吵醒的。

    是许若宸发过来的:回龙城了?

    “嗯。”她回了一个字。

    “我联系了一家医院,可以秘密做亲子鉴定,到时候带你过去。”

    她的手指狠狠的抖动了下,手机滑落到地上。

    弯下腰,她正要捡,一只大手抢先覆在了手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