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回去照顾旧爱了
    第一百七十五章回去照顾旧爱了

    “我们并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在婚前,并不是婚后。”许若宸说得云淡风轻。

    她咽了下口水,“我不会供出你来的,我就说我被强爆了,不知道对方是谁。”

    许若宸呛了下,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

    “下午,我要回龙城了。有什么事,就发微信。”这话像是在转移话题。

    “嗯。”她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之后,她帮着父母买了些必备用品,又去银行兑换了美金。

    原本她还要待一天,后天才回去,没想到陆谨言发来了信息,“明天滚回来。”

    她的背脊顿时冒出了一股寒意,“说好了,三天的,我订的是后天的票,换成明天就只有站票,有十个小时车程呢,我站不了那么久。”

    微信没有回复了。

    过了半晌,来了电话,是tommy打过来的,“夫人,我帮您安排好了飞机,明天上午9点起飞。”

    花晓芃风中凌乱。

    果然是个善变的暴君,随时都会变卦,她想好好清闲几天都不行。

    第二天中午,她到达了陆宅。

    陆谨言并不在。

    一进门就看见了不想见到的人。

    花梦黎咧开嘴,笑得很假很夸张,“妹妹,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待一个星期呢。”

    “你应该不希望我回来吧。”花晓芃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不是我,是谨言,这两天我一直陪着他,他特别开心,笑着说都不希望你回来了。”花梦黎缓慢而清晰的语气就是一种示威。

    花晓芃撇撇嘴,“不是吧,他都不希望我回来了,干嘛还发微信,要我提前回来,我说买不到高铁票,他就给我安排了飞机,非让我回来不可,难道是在耍我吗?”

    她用着困惑的语气,像是十分的不解,但在花梦黎看来,这是猛烈的回击。

    她的嘴角都快气歪到耳朵根子了。

    阿钧给花晓芃倒了杯茶,“少奶奶,你别听花小姐胡说,你不在的这两天,少爷根本就没回家。我听说安安小姐不小心扭了脚,少爷过去照顾她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花晓芃笑了起来,笑声就像无形的巴掌啪啪打在花梦黎的脸上,打得她脸颊生疼。

    看来陆谨言还是个很念旧情的人,有了新欢,也没忘记旧爱。

    花梦黎恶狠狠的瞪了阿钧一眼,“少爷的事,你一个佣人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少爷派去照顾安安小姐的阿美是我表妹,我们在微信上聊天,她告诉我的。”阿钧一本正经的说,“少爷对安安小姐照顾的无微不至,上下楼都是抱着的。我估计今天少爷也不会回来了,因为安安小姐还不能下地走动,还得少爷抱着。”

    花晓芃很淡定,端着杯子,慢慢品着清茶,不动声色。

    她就是个傀儡,陆谨言跟哪个女人欢愉,都跟她没有关系,她也没资格过问。

    花梦黎就冷静不下来了。

    她还没风光几天呢,陆谨言就跑去吃回头草,跟旧爱纠缠不清了。

    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午饭之后,她把花晓芃叫去了花园。

    “你对这个安安了解多少?”

    “不了解,就觉得她很聪明,不哭不闹不纠缠不争宠,很受陆谨言的喜欢。”花晓芃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花梦黎撇撇嘴,“这样的女人才最有心计。不过,她再怎么精明,也上不了位,因为她不姓花。”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一点狡狯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姐姐,有件事,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什么事?”花梦黎挑眉。

    “陆老爷子的遗命只争对原配,也就是头婚。我跟谨言离婚之后,他就是二婚了。二婚他可以自由选择,娶谁都可以。”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悠悠的说。

    每一个字都像一记惊雷狠狠的击中在花梦黎的天灵盖上。

    “这不可能!他的妻子只能姓花,再娶也是一样。”她几乎是在尖叫。

    “陆家的继承人没有谁离婚再娶过,陆老爷子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关于花家的遗命都是针对原配的,没有一个字是关于二婚的。这就相当于给了陆谨言二婚的充分自由。”她凝重的、严肃的说。

    其实这些都是她瞎编的,上次她试探的问老夫人,老夫人没说,所以具体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也不清楚。

    花梦黎的五官都抽搐了起来,震惊的表情显然是相信了。

    难怪安安最近上蹿下跳,肯定也知道这件事,想要跟她争斗呢?

    “好歹我们都是花家的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总不至于看着这个位置被外人夺去吧?”

    “对我来说无所谓,从前你们受到了陆家那么多的恩惠,也没见你们照顾过我们家一分一毫,所以,我懒得管。你就记得别机关算尽,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裳。”她顿了下,又道,“你最近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演着各种苦情戏,估计陆谨言看烦了。所以想起了安安的好,又跑到她那里去了。他本来就是一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人,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专情的。”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花梦黎暗地里咬紧了牙关。

    陆谨言只能是她的,谁都别想跟她抢。

    陆谨言果然像阿钧所说的,没有回来。

    花晓芃有种想撞墙的感觉,兴师动众的把她叫回来,结果自己还不在,这是为了享受控制她的快感吗?

    晚上她睡得很早,大概九点钟就睡了。

    她又做噩梦了,梦到陆谨言将尖利的钢爪伸进了她的肚子里,把孩子活生生的抓了出来。

    “不要——”她尖叫的猛然坐了起来,“砰”的一声,额头撞在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

    这个物体,是陆谨言的额头。

    睁开眼,触到他暴躁的、狂怒的、喷火的眸子,她跳了起来。

    噩梦还没有消失了,他还在这里。

    她抓起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转身要跑,被他一把拽住了。

    “你该死的在发什么疯?”

    她拼命的挣扎,拳打脚踢,想要摆脱他,“别杀我的孩子,求求你,放过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