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悄悄去流产
    第一百七十三章悄悄去流产

    他对花梦黎那么好,那么宠,那么纵容,也是因为她有了孩子吧。

    之前,以为自己有不孕症的时候,她对花梦黎其实是羡慕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嫉妒。

    陆谨言偏爱她,老天爷也偏爱她,让她一下子就有了孩子。

    而她却连当妈妈的机会都没有了。

    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每天都是激动的,每天都是兴奋的,即便无时无刻要面对花梦黎和陆锦珊的挑衅,但心情依然很好。

    因为有一个小生命在她的肚子里孕育,是她和陆谨言的孩子!

    此刻,许若宸的话,就像恐怖的一脚把她踢进了万丈深渊,踢进了无边的地狱。

    黑暗重新把她笼罩起来,一重一重的围住,让她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花晓芃,你的子宫,我承包了,只能供我使用。如果敢有背叛,我就连带着野种一起割掉!”

    陆谨言冰冷的、凌冽的声音在她的耳朵边回荡,让她的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里都渗透着恐惧和寒意。

    如果陆谨言知道,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一定会杀了她的!

    许若宸看出了她的恐惧,抬手扶住了她的肩,“晓芃,你别太担心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那天晚上,我没有设防,所以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不过只是一点点……”

    他还没说完,就被花晓芃迅速的打断了,她捂住了耳朵,拼命的摇着头,“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我的孩子是陆谨言的,一定是陆谨言的。”

    她不能接受另一种可能性,也不敢接受,那对她和孩子而言,都是毁灭!

    “好了,我不说了,你先冷静一点。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我会尽我所能来补偿你的。”许若宸沉重的叹了口气,一点无法察觉的深沉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回到家里,花晓芃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一想到那个恐怖的可能性,她就背脊发寒,手脚发麻,浑身发抖。

    她会这么倒霉吗?

    她是不是注定要成为陆谨言最厌恶、最讨厌、最嫌弃的女人?注定一生都要被他唾弃、被他蔑视,被他当成一只肮脏的虫子?

    在陆家,在陆谨言的面前,她就像是一株杂草,在自尊和自卑的夹缝中,挣扎着,也努力着。

    她想要获得一点点的温暖,想要获得一丝丝的认可,可是每当她要抬起头的时候,就会被一脚狠狠的踩下去,踩的支离破碎。

    “晓芃。”许若宸想要去握她的手,可是指间碰触到的刹那间,她就像针刺一般的缩了回去。

    她原本想要忘记酒店的事,可是现在,它却可能留下一个可怕的后遗症给她,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许若宸的眼睛黯淡了,含了一点失落,“陆谨言知道你怀孕了吗?”

    她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就好,过段时间,我带你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到时候,孩子真的是我的,你可以选择偷偷的拿掉,这样就不会影响你和陆谨言的婚姻了。”

    “拿掉?”她的心头一震,肚子也跟着抽动了一下,像是孩子听到了他的话,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她的手颤颤抖抖的抚了上来,五脏六腑都拧绞成了一团,“你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吗?花梦黎和陆锦珊买通了医生,骗我有不孕症,想要趁我不知道的时候,把他杀死。她们给我做各种各样会导致流产的食物,想骗我吃下去,还想打死我,让我一尸两命。连我的大伯妈也参与了,她在薄饼里放了烈性的流产药米司非酮,骗我是妈妈做了拿给我的,结果被我的同事吃了,害得她的孩子没有了。倘若是我吃了,死掉的就是我的孩子了。”

    她哽咽了一下,肩膀因为抽泣而颤动着,“他能长到现在这么大是九死一生,每一天都过得很艰难。但是他很坚强,就像我一样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我不能杀了他,我做不到!”

    她再也忍不住了,捂住脸,失声痛哭。泪水在她的指间迸流,怎么都抑制不住。

    他伸出手来,把她拥进了怀里,“如果你舍不得,就把他生下来。不管是我的,还是陆谨言的,都生下来。”

    “我要怎么做呢?陆谨言不会允许我生下来的,他会杀了孩子,会杀了我!我要怎么做才能保住他呢?”

    她陷入在绝望里,脑子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的办法来。

    他把头埋进了她的秀发里,心头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有点莫名的不舒服。

    “晓芃,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我一定想办法保住他,让你把他生下来。”

    她没有说话,其实她只是想要一个陆谨言的孩子,只想给陆谨言生一个孩子。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的捉弄她?是不是她前世做了坏事,所以今世要来遭受惩罚的?

    “别哭了,晓芃,别哭了……”见她不作声,只是啜泣,许若宸就轻轻抚摸着她背,柔声安慰着。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花母站在了门口,看到这一幕,她剧烈的震动了下。

    花晓芃像被针刺一般,迅速的推开许若宸,站了起来。

    “妈,是不是饭做好了?”

    “对,可以吃饭了。”花母呆滞了一瞬,就笑了起来,“小许,到客厅里吃饭。”

    “好的,阿姨。”许若宸低咳了一声,缓解尴尬。

    出去之后,花晓芃去了一趟洗手间,洗干净脸,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无论如何,先吃完饭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别的事情。

    这个时候,龙城,花梦黎在准备着跟陆谨言度过第一个美好的夜晚。

    自从搬进来,他们还从来没有同床共枕睡过一个晚上。

    “谨言,妹妹不在,今晚,你去我那里吧,或者我到你的房间也可以。”

    “我去你那里。”陆谨言淡淡的说了句。

    “好。”花梦黎像花儿一样,灿烂的笑开了。

    吃完饭,她就回去做准备。

    换上最性.感的睡裙,涂上荷尔蒙香水。

    花晓芃不在,他可以完完全全的属于她,整个晚上都不会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