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孩子不是陆谨言的
    第一百七十二章孩子不是陆谨言的

    陆夫人唯恐花晓芃拿着鸡毛当令箭,来压制宝贝女儿,赶紧道:“都是一家人,拌拌嘴,是很正常的,犯不着小题大做,动用家规。”

    花晓芃没有说话,陆夫人自然会极尽全力的维护陆锦珊,如果不是她的娇宠,陆锦珊也不会如此骄纵任性。

    默默的吃完饭,回到房间,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小锋的检查做完了,医生说情况基本稳定,可以乘飞机出国。

    许若宸的基金会在帮他办理出国手续了。

    她得在小锋出国前,回家一趟,帮父母做一下准备。

    等陆谨言进来之后,她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明天,我想回江城一趟。”

    陆谨言皱了下眉头,“回去干什么?”

    “我弟弟要出国治病,我得帮家里准备一下。我爸妈都是普通的工人,什么都不懂,需要知晓的事在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还是得回去一趟。”她小声而清晰的说。

    “你弟弟病了?”他挑眉。

    “嗯。”她点点头。

    他没有多问,她的事,他不关心,她家里的事,更不会放在心上。

    “去几天?”

    “四天。”她伸出四个手指头,老实说,她很想一直待到小锋出国,但陆谨言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只敢说四天。

    但四天对于陆谨言而言都长了。

    “给你三天时间。”他冷冷的丢下话,坐到沙发上看杂志不理会她了。

    第二天,她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就离开了。

    得知她回江城,花梦黎非常的高兴,最好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因为小锋的病,花家父母已经把房子卖了,之前一直租的是地下室,现在搬到了二楼。

    她回到家不久,许若宸也来了。

    昨天她发了微信,所以他就过来了。

    “我帮花叔叔和花阿姨一起办了出国手续,两个人都在那边,有个照应。基金会的kitty会全权负责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尽管找她。”

    “阿宸,谢谢你,你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花晓芃极为感激的说。

    “都说了,不需要道谢,又忘了。这些都是基因会的本职工作,我每年捐那么多的钱进去,就是要发挥作用,不是给郭某某之流买包包的。”许若宸温柔一笑,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头。

    之后,花父花母在家里做饭,她和许若宸一起去了医院看望弟弟。

    花小锋很平静的躺着,看起来就像睡着了。

    花晓芃拧了一个热毛巾,替他擦了擦脸,“小锋从小又听话又懂事,从来不会让家里担心。虽然我是姐姐,可是不管有什么好东西,他都会留给我。他说他是男子汉,要照顾女孩子。”

    “小锋一定会好的,我给他请了全美最好的脑科医生,他看了传来的检查报告,说小锋醒来的希望很大。”许若宸安慰道。

    “只要小锋可以醒过来,我愿意做任何事。”花晓芃毅然决然的说。

    许若宸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目光含蓄而意味深长。他动了动唇,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咽住了,没有说出来。

    从病房出来,花晓芃忽然觉得一阵眩晕,或许是起来的太急了。

    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支撑住身体,但什么都没抓住,就这样倒了下去。

    许若宸眼疾手快,及时从后面扶住了她。

    他叫来医生,把她送到了vip观察室。

    许久之后,她才醒过来,“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许若宸说道。

    “可能是饿了,低血糖。”她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这时医生过来了,是妇科的医生,“花小姐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她怀孕了,眩晕应该是妊娠反应。如果以后还有什么不舒服,及时来医院检查。”

    “怀孕?”许若宸狠狠的震动了下,他记得花晓芃有不孕症,怎么又怀孕了?

    花晓芃有点尴尬,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许若宸俊美的脸上闪过了一道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医生,她怀孕多久了。”

    “快两个月了。”医生说道。

    “快两个月了?”许若宸的眸色加深了,显得格外的黑暗,仿佛一汪深潭,望不见底,“你能算算是什么时候怀上的吗?”

    医生点点头,问了下花晓芃的末次月经,然后说道;“应该是在5月10号到24号之间。”

    “是吗?”许若宸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花晓芃的心里微微震动了下,困惑的望着他,“你想问什么呀?”

    “先出去再说。”许若宸抚了抚她的头。

    从医院出来,他买了一瓶果汁给她,带着她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晓芃,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他的脸上带了几分犹豫。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花晓芃耸了耸肩,朝他抛去一个甜美的微笑。

    许若宸抿了抿唇,声音才缓缓的传来:“我记得我们在一起的那天是5月12号,所以孩子也可能是……我的。”

    他话音未落,花晓芃就尖叫了一声,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

    她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充满了惊恐,手指狠狠的一抖,果汁瓶就掉落在了地上。

    橙色的果汁流溢出来,在草地上汇聚成了一条小河。

    她的脑袋里嗡嗡作响,仿佛有一颗原子弹爆炸了,巨大的声响震得她头昏昏目涔涔,感觉又要晕过去了。

    这不可能!

    不可能!

    她的孩子怎么可能是许若宸的呢?

    不可能!

    她不停的在心里否定,连想都不敢去想。

    她和许若宸只有一次,和陆谨言有那么多次,孩子怎么可能是许若宸的呢?

    “许若宸,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好不好,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她抱住了胳膊,忍不住的发抖,整个人都像被狂风席卷的树叶,快要凋零了。

    这个孩子给她带来了一丝希望,带来了一线光明。

    虽然在心里,她不断的强调,自己对陆谨言没有抱过一丝希望,也不能抱一丝希望。

    其实,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里,还是忍不住的藏了一点点的星星之火。

    或许,有了孩子之后,陆谨言会对她好一点,会从孩子的身上偶尔的分给她一点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