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画风突变,还是基因突变
    第一百七十一章画风突变,还是基因突变

    花梦黎和陆锦珊回到了副楼,她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花晓芃的孩子终于掉了,掉的无声无息。

    “那个蠢货还以为自己来了大姨妈,其实是流产了。”陆锦珊手舞足蹈,笑得嘴都合不拢。

    “我听说有些女人一旦流产,就再也生不出孩子了,希望老天保佑,她就是这一种。”花梦黎阴鸷一笑。

    花晓芃不会再有生育的机会,她一定会让她生不出孩子来,以后陆谨言的孩子全都只能从她的肚子里出来,也只有她的孩子才能成为陆家未来的继承人。

    花晓芃进到洗手间,把买来的假血浆倒在面包巾上,扔进了垃圾桶里,制造来大姨妈的假象。

    只要花梦黎和陆锦珊以为孩子流产了,就不会再在孩子上面下功夫。

    在肚子显出来之前,她都可以暂时的安然无恙。

    从洗手间出来,她遇到了陆谨言。

    他一进门,阿钧就把这事告诉了他。

    “生理期来了?”他问了句,语气漫不经心的,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并不太关心。

    “嗯。”她点点头。

    “真矫情,还要三请四邀。”他低哼一声,带着几分嘲弄,还有几分恼火。

    “就是内分泌失调而已,女人都会这样的。”她撅噘嘴,轻描淡写的说。

    “给我好好调养。”他大手伸过来,在她的小腹上摩挲了一下,下个月这地方就要开始履行义务了。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如果让他知道,她肚子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应该会高兴吧。

    毕竟他就是把她当作一个生育工具看待的。

    她发挥了作用,他自然是满意的。

    晚餐前,花梦黎弹了一首钢琴曲给大家助兴。

    她要充分展现出自己的优势,把花晓芃秒杀殆尽。

    她确实是多才多艺,举止高雅,行为得当。

    毕竟她读的是每个学期十几万学费的贵族学校,花晓芃读的是普通的公立学校,不可能相提并论。

    她弹得非常好,等她一弹完,陆锦珊拼命的鼓掌。

    “太棒了,梦黎,这可是一首很难的曲子,特别讲究技巧,你弹的太好了。”

    说完,她把目光转向陆谨言,故意问道:“谨言,梦黎是不是弹得很好?”

    陆谨言微微颔首,这是一种肯定。

    花晓芃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几分打击。

    只有花梦黎这种受到过良好教养,举止优雅的女人才配站在陆谨言的身边,而她这种粗俗的野丫头,连法国菜的菜单都看不懂,出去只会时时刻刻给他丢脸。

    不过,谁让他阴差阳错娶了她,又不肯放她走,就只能自认“倒霉”吧。

    陆锦珊不可能轻易放过她,必须要好好的嘲弄她一番,否则花梦黎的钢琴岂不是白弹了?

    “我们陆家的媳妇每个都是才华横溢,言行端庄,举止优雅,到了谨言这里就画风突变了,各种粗俗,各种野蛮,各种低劣,真是替谨言感到悲哀。”

    花梦黎一脸温和的微笑,“锦珊,你不要这样说我妹妹,她只是性格的问题,她性子比较野,喜欢我行我素,最怕的就是受约束。我一直都在担心,现在的生活会让她觉得很压抑,过得不习惯。”

    这话听似在替花晓芃作解释,实际上是暗中补刀,泼脏水。

    豪门最讲究规矩,尤其是陆家这种家规深严的豪门,花晓芃自己都是个野性子,不守规矩,以后怎么当主母?

    花晓芃嗤笑了一声:“姐姐,你不要总是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我们从七岁就没在一起生活了,你整天按照自己的想象胡编乱造没意思,我永远都不可能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我现在每天很开心,活得很舒服,只要没有人成天在我面前演戏、装哭、博同情,我的日子不知道会有多逍遥。”

    花梦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赶紧朝陆锦珊使眼色,她要怼得太多,就会暴露自己的本质。

    她要在陆谨言面前扮演受尽委屈的弱者,撕逼的事交给陆锦珊是最好的。

    陆锦珊会意,低哼一声:“花晓芃,我知道你对梦黎是羡慕嫉妒恨,梦黎是谨言喜欢的类型,温柔似水,落落大方,你连她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你浑身低俗的画风只会给谨言和陆家丢脸。”

    有道阴鸷的戾气从陆谨言俊美的面庞飘过,“陆锦珊,你自己呢,是画风突变,还是基因突变?”

    陆锦珊瘪瘪嘴,“你什么意思啊?”

    “你对陆家做过什么贡献吗?”陆谨言慢悠悠的一句话就像一记无形的耳光从她脸上狠狠扇过,让她窘迫无比,“我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给陆家长脸。”

    陆初瑕从外面走了进来,刚才她一直躲在外面偷听。

    听到花梦黎说这话,她再也忍不住了,掩着小嘴哈哈大笑。

    “大姐,你都不知道大家对你的评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们都说你肯定是基因变异,一点都不像陆家的人,肯定是山鸡插上了凤凰的毛,冒充的凤凰。”

    陆锦珊满脸涨得通红,红中泛紫,紫中又透出金酱色来,“陆初瑕,你给我闭嘴,不然我打你了。”

    “我说得难道不是实话吗?”陆初瑕坐到了花晓芃的身旁,今天司马钰儿陪着陆宇晗召见国外的商务使团,所以她一个人过来吃饭。

    陆夫人的脸上拉下了三道黑线,陆锦珊毕竟是长姐,她不允许陆初瑕这么一个小屁孩子来数落她。

    “小瑕,锦珊是长姐,你要尊重她,知不知道?”

    “嫂子还是长媳呢,在家里的位置仅此于大妈,大姐也没尊重她呀,她都违反家法了。按照家法,对继承人的妻子言语不尊重,要面壁思过三天,罚抄家规一百遍。”陆初瑕歪着小脑袋一本正经的说。

    这话就是一根骨头,塞进了陆夫人的嘴里,让她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大姐是开玩笑,不是认真的。”

    “大姐开起玩笑来,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都快吓死宝宝了。”陆初瑕拍拍胸脯,然后像个小大人的模样,拍了拍花晓芃的肩,“嫂子,我告诉你,以后你要严格执行家法,在我们家,如果你要执行家法,所有的佣人都会听命与你,帮助你执行家法的,这是陆家的规矩。”

    花晓芃眼睛一亮。

    还有这个规矩,她又学到一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