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把孩子抢走
    第一百六十九章把孩子抢走

    花晓芃淡淡一笑:“姐,我对你是有威胁的,因为你想要上位,就要把我赶走。但你对我真的没有威胁,你连个正式的妾位都没有,生的孩子也是私生子,对我能有什么威胁呢?”

    陆锦珊插过话来,“等做了亲子鉴定,她就能成为正式的妾室。”

    “只要我不同意,她就进不来。”花晓芃耸了耸肩,“我有一票否决权。”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唇枪舌剑。

    陆夫人这个主母一直很沉默,任凭她们说,自己也不干涉。

    她看出来了,今天花晓芃有点反常,她一直是只小白兔,今天却想咬人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她刚才说医生是误诊,估计这事跟锦珊有关,她让医生撒了谎,说她有不孕症。

    今天她复诊,可能发现了真相,所以戾气很大。

    就让她发泄一下好了,免得她捅到陆宇晗那里,锦珊又得挨骂。

    “锦珊,不管你跟梦黎是什么关系,这件事你都不能再参合了,这是谨言的家事,你别管了。”

    陆锦珊撇撇嘴,她不是为了花梦黎,而是为了自己,“妈,我已经把梦黎当成亲妹妹看待了,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话音未落,陆谨言一道寒光直射过来,“你再整幺蛾子,就不是三鞭子这么简单了。”

    她打了个哆嗦,不自觉的朝陆夫人靠了靠,像是在寻求保护。

    陆夫人叹了口气。

    她很为女儿担忧,因为惹火了儿子,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的性格不像她,像陆宇晗,但比陆宇晗还要冷酷,还要无情。

    从小,陆宇晗就把他送去了国外,不让他跟在她的身边。

    他是故意的,她间接弄得司马钰儿流产,他就要夺走她的儿子报复她。

    他成功了,儿子跟她一点都不亲,跟锦珊也不亲。

    她之所以把陆锦珊宠溺至极,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她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你们俩是亲姐弟,不能总是跟仇敌一样,有什么事,彼此多担待一点。”

    “那得看她识不识相,多管闲事的人,从来都是死的最快的。”陆谨言冷哼一声。

    “我会慢慢开导她的。”陆夫人说道。

    晚饭之后,花晓芃回到了房间,倒了杯果汁,坐在沙发上喝。

    一想到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心里就暖暖的,仿佛在沙漠里没有了水源即将渴死的人获得了一泓清泉。

    她原本觉得自己的婚姻是永无止境的黑暗,只有绝望和冰冷,现在他就像一缕阳光照耀进来,让她心里有了希望,有了光明和色彩。

    陆谨言坐到了她的身旁,“小刺猬,你今天去医院,医生是不是还说了别的?上次你被误诊是不是跟陆锦珊有关?”

    他的直觉是敏锐的,目光是犀利的,小刺猬肯定还有事情瞒着他。

    “没有什么了,我也不想再追究,反正我没有不孕症就好了。”

    她的声音很低,但很清楚,这话是变相的指证了陆锦珊。

    陆谨言脸上飘过了一道肃杀的戾气,“上蹿下跳,像只蟑螂。”

    “上次你已经教训过她了,她最近还比较收敛,除了一些口舌之争,也没有别的了。”

    她淡淡一笑,抬手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不知道陆谨言会不会喜欢她的孩子,希望他不要厌屋及乌。

    不过,他还是会更喜欢花梦黎的孩子多一点吧,毕竟花梦黎是他喜欢的女人。

    陆谨言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冷笑,“你肚子里又没有孩子,摸什么摸。”

    “我这是抚摩,促进消化。”她吐吐舌头,机智的回答。

    陆谨言俊美的面庞凑了过来,几乎要贴上她的,灼热的呼吸扑打在她的面庞,仿佛是在间接接吻,“你是不是想给我生孩子了?”

    她下意识的往后面挪了挪,“我要想,你会让我生吗?”

    他敲了下她的头,表情变得霸道而独裁,“这是你的义务,下月就开始造,免得哪天又不孕不育了!”

    她呛了下,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像是想要说什么又咽住了,过了一会才嗫嚅的问道;“我生的孩子,和花梦黎生的孩子,你会更喜欢谁?”

    “没有可比性。”他淡淡的、冷冷的甩了一句,很干脆,很直接。

    她顿时像被一脚踹进了冰窟窿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冷冰冰的。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一个不被待见的傀儡的孩子,和一个真心喜欢的宠妾的孩子,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

    不过,他不喜欢没关系,孩子有她疼,有她呵护就好了。

    在她思忖间,他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不要以为以后有了孩子,就不是傀儡了。孩子不是你的,是我的。如果你表现的不好,我随时给你收走。”

    这话是极为震慑的威胁,让她惊恐的打了个寒噤。

    她明白了,在他眼里,她只是个替他生孩子的工具,他随时可以把她的孩子夺走。她也抚养的权利都没有。

    “要是这样的话,还是不要生的好。”

    “这可由不得你。”他轻蔑的扫了她一眼,就像扫着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他想要,她就必须给,无论是身体,还是孩子。

    她没有自由,也没有选择权,一切只在他允许的范围内。

    “不管你怎么做,我的孩子都不能叫别的女人妈妈,尤其是花梦黎。”

    “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他薄唇划开诡谲的冷弧。

    花晓芃几乎是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希望孩子能在她的肚子里待得久一点,晚点出生。她的肚子里最安全了,谁也夺不走。

    一出生,大魔王就要来强夺了。

    “你……你对花梦黎也会这样吗?”

    他扣起了她的下巴尖,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这是你的专享待遇。”

    所以只有她是个生孩子的工具,花梦黎不是。

    花梦黎是他喜欢的女人,可以被赋予一切的特权和特赦,而她连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利都没有!

    “你这么喜欢花梦黎,是不是总有一天还是会把我赶走,把她扶正的?

    “你希望吗?”他反问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