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堕胎四宝端上来
    第一百六十八章堕胎四宝端上来

    花晓芃吃了一块鱼,声音慢慢悠悠的传来:“我今天去看医生了,我要跟大家宣布一件事。”

    坐在她对面的花梦黎和陆锦珊几乎是同时抽搐了下。

    陆锦珊的手狠狠一抖,撞倒了汤,但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坐着没动,任凭汤汁流向了自己的裙子

    花梦黎的勺子掉在了地上,也没顾得上捡,连忙问道:“妹妹,你看了什么?”

    花晓芃看着他们,呵呵冷笑了两声:“两位姐姐,我说去看了一个医生,你们怎么吓成了这样,像见到了鬼,难道怕我发现什么不能告人的小秘密吗?”

    花梦黎和陆锦珊对视了一眼,心都咔到了嗓子眼,“妹妹,你在说什么呀,我们哪有紧张。”

    “就是,你的眼睛看花了。”陆锦珊没好气的把她一眼。

    话音未落,就听到佣人道:“大小姐,汤汁泼到你的裙子上了。”

    陆锦珊尖叫一声跳了起来,慌忙跑出了餐厅,似乎害怕花晓芃说出真相的一瞬间,陆谨言拧断她的脖子。

    花晓芃满眼的讥诮,对佣人道:“花小姐的勺子掉了,替她换一把。”

    花梦黎脸上一块肌肉在不受控制的跳动,手心全是汗。

    “妹妹,你去看什么,是不孕症吗?”

    “是啊。”花晓芃点点头,慢慢的喝起汤来,故意迟迟不说,吓死这两个做贼心虚的女人。

    花梦黎心里捉急,唯恐她知道了怀孕的事,这样一切都完了。

    “晓芃,医生怎么说?”

    花晓芃就像没听到一般,继续喝汤,喝完之后,就把餐桌扫了一眼,“今天好多菜,我都不能吃,比如大闸蟹、甲鱼、冬瓜薏米羹,还有桂圆莲子汤。”

    花梦黎的背脊被冷汗浸湿了,这是陆锦珊准备的堕胎四宝,她竟然专门挑出来了,不是知道了真相是什么呢。

    花晓芃故意不说,明摆着是要慢慢的折磨自己,让自己着急,受够担惊受怕。

    她这是在报复!

    她不能慌,不能急,要冷静。

    这些事情全都是陆锦珊做得,跟她没有关系,到时候她咬死不承认,花晓芃没有证据,拿她没有办法。

    陆锦珊换好衣服下来了,她换了个位置,坐到了陆夫人旁边,如果待会陆谨言要掐死她,母亲一定会阻止她的。

    花晓芃把目光转向了梅姨,“梅姨,如果家族内有人谋害子嗣,是不是要抽24下鞭子?”

    梅姨回道:“这是最重的罪之一,谋害子嗣,抽30鞭,谋害未来继承人,抽48鞭,逐出家族。”

    陆锦珊虽然有点害怕,但竭力保持着镇定,家法是这样规定的,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她相信就算自己做了,母亲也会想办法让她逃脱罪行。

    “花晓芃,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想说什么,我就是在想,如果哪天我怀孕,谁要害我的孩子,我该怎么弄死她!”花晓芃前面说的轻飘飘的,后面“弄死”两个字咬得极重,充满了杀意。

    陆锦珊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但她今天的表现却让她忍不住背脊发寒,“你能弄死谁啊,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弄不死,谨言可以,谨言说如果有哪个女人敢谋害他的继承人,就割掉子宫,扔去喂狗。”花晓芃说得时候,微笑着的。

    这笑在花梦黎和陆锦珊看来极为瘆人,就像一只小白兔突然长了毒牙。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身旁之人一眼,目光深沉而犀利,他看出来了,今天的她有些异常,跟平常不同。

    不过,她说得话,倒是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女人,只割掉子宫太便宜了,所有生殖器官都要割。”他阴冷的一句话,让花梦黎闻到了血腥味,差点吐出来。

    陆锦珊掩起了嘴,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现在在吃饭,能不说这个吗?不是在说看医生吗?不会是妇科吧?”

    “对啊,医生说上次是误诊,我没有不孕症,就是一点小的妇科炎症,治一个月就好了。”花晓芃不慌不忙的说。

    花梦黎和陆锦珊对视了一眼,暗中松了口气,原来是她们想多了。

    “你找的哪个医生?”陆锦珊问道。

    “就是上次,你介绍的胡医生。”花晓芃轻描淡写的说。

    陆锦珊和花梦黎这下子完全放心了,好在她比较蠢,找得还是胡医生,否则就完了。

    “妹妹,你没有不孕症就好,害得我天天为你担心呢。”花梦黎露出一副温和的笑容来。

    花晓芃毫不客气的拆穿她,“是啊,姐姐,你肯定天天担心我怀孕,免得自己没机会上位了。”

    花梦黎吸了下鼻子,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妹妹,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们可是姐妹,身上都流着花家的血液,我都已经愿意把正妻的位置让给你,不跟你争了,你为什么还要处处针对我?”

    “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就变成你让的了?而且你跟我争是以下犯上,你凭什么跟我争。”花晓芃低哼一声。

    她不会再对这两个女人客气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但她们的心是石头变得,连自己的亲侄子也能下狠手,完全不念及一丁点的血脉亲情。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不会再退让,不会再软弱。

    宁为刀俎,不为鱼肉。

    花梦黎垂下头哭了起来,凄凄惨惨戚戚,“谨言,你看我就说吧,妹妹总是对我不放心,老是把我当敌人看,我怎么说她都不相信,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好办,你可以拟一条协议,让律师公证,此生不谋求上位,她就可以放心了。”

    花梦黎狠狠的震动了下,这又是在考验她吗?如果她同意的话,他真叫律师来怎么办?

    她不能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如果妹妹能把我的孩子收为嫡子,让他不要一直以私生子的身份生活,我愿意签。”

    这是一个很巧妙的回答,因为她知道花晓芃是绝对不会愿意的。

    收为嫡子,她的孩子就变了嫡长子,以后是要当继承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