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新做检查
    第一百六十七章重新做检查

    大伯妈的薄饼!

    米司非酮!

    那块蓝莓酱的大薄饼是她专门为她准备的,米司非酮薄饼。

    jane的孩子就是吃了那块薄饼才流产的。

    警察之所以没有查出问题来,是因为只有那一块有问题。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要验证了一件事,其他的事就都得到验证了。

    跟总监请了假,她去了医院做抽血检查。

    “你怀孕了,快两个月了。”医生说道。

    “谢谢。”花晓芃拿起化验单,抬手抚住了小腹。

    一时间,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下来。

    原来她没有不孕症。

    原来,老天没有夺走她当母亲的机会。

    原来,有一个小生命悄悄降临到了她的身体里。

    他还不到两个月,就经历了无数次的死里逃生。

    要不是jane喜欢吃蓝莓酱,她一定会吃掉,到时候流产的就是她了。

    她的孩子很坚强,她会保护好他的。

    那两个女人,都是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一个是堂姑姑,一个是亲姑姑,可是她们不顾及一点亲情,不断要置他于死地。

    她不会让她们好过的,她们所作的一切都要付出代价。

    谁也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女为母则强,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是可以拼命的。

    从诊室出来,她去到了楼上,那里有个专家门诊,里面坐诊的就是上次给她看病的医生。

    医生看到她时,脸上一块肌肉狠狠的抽动了下,“陆夫人,是你呀。”

    “看来你还记得我,我刚去做检查了,你看看。”她把化验的单子放到了她的面前。

    医生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上次……上次可能是你怀孕不久,没有检查出来。”她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你没检查出来,陆锦珊是怎么知道的,她可是天天跟我炖红花。”花晓芃低哼一声。

    医生知道瞒不住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想的,陆小姐威胁我,我不敢不帮她。”

    “那你就不怕我吗?我可是陆家的少奶奶,我的孩子是陆家的血脉,如果他出了事,你以后都别指望还能在这个国家混了。”

    花晓芃猛地一拍桌子,医生震得浑身发抖,“我知道啊,所以我给你开了保胎药。你吃的地屈孕酮片是进口的保胎药,效果很好的。”

    花晓芃知道这是一句实话,她刚才把药给楼下的医生看了,她也说是保胎的。

    在她沉默间,医生的声音再次换来,“你的hcg和孕酮值都很高,说明孩子很正常,你不用担心的。”

    花晓芃抿了抿唇,一点狡狯之色从眼底悄然闪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回到陆宅,听说陆谨言回来了,在书房里,她就上去敲门了。

    陆谨言靠在大班椅上,嘴角勾起邪魅的冷弧,“一回来,就急着找我,是不是昨天当奴隶当得太开心,今天还要继续来伺候?”

    “我今天去医院做检查了,想跟你说一下。”她搓了搓手,极为小声的说。

    陆谨言坐了起来,似乎引起了关注,“医生怎么说?”

    “她说我宫寒的毛病好多了,不用担心怀孕的问题了。”她低低的说。

    陆谨言优美的薄唇勾起了一道迷人的微弧,“我就知道你这种皮糙肉厚的野丫头,不会有大问题。”

    “也不是,医生说我有一点妇科炎症,需要治疗一个月,不过……”她故意打住了,欲言又止。

    “说!”他命令道,露出一点不耐之色,说话吞吞吐吐最讨厌。

    她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说:“那个……治疗期间,不能同房,否则病情会加重。”

    陆谨言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你可以出去了。”

    这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问题,那个地方不能用,还有其他地方能用。

    花晓芃走了出去,在心里吁了口气。

    医生说怀孕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孩子很容易流产。

    她不知道,如果把花梦黎和陆锦珊加害她的事揭发出去会怎么样?

    花梦黎怀着陆谨言的孩子,这是她的护身符,陆谨言没准会维护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陆锦珊,如果按照家规把她逐出去,陆夫人怕是会苦苦求情,要把她留下来。

    最重要的是,陆家需要做亲子鉴定,医生说最好等到三个月去做,准确率比较高。

    不做亲子鉴定,孩子就不能被定为陆家的子嗣,也不能给陆锦珊定罪。

    陆夫人可能会钻这个空子,她护犊的心理很强,会不顾一切的来维护女儿。

    只要这两人还留在家里,她的孩子就不会安全。

    米司非酮的事情还会发生。

    她要先把三个月的危险期过了,等可以做亲子鉴定了,再找花梦黎和陆锦珊算帐。

    进到房间里,她把医生开的保胎药拿了出来,这是中药。来得时候,她在路上把盒子拆了,上面的标签也撕了,这样别人就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药了。

    把两种保胎药都吃了之后,她就下了楼。

    今天的晚饭有大闸蟹,陆锦珊听说她胃口好些了,又开始打食物的主意了。

    吩咐厨房做了堕胎四宝。

    回来之前,花晓芃已经在百度上把怀孕的禁忌都看了一遍,以免中招。

    她决定了,以后花梦黎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陆锦珊夹了一只最大的大闸蟹给她,“我知道你最爱吃蟹了,专门吩咐厨房给你做的,你必须要赏脸吃一只。”

    “大姐,谢谢你哦,不过我现在的身体还不能吃蟹,会加重宫寒。”花晓芃微微一笑,把大闸蟹放回到了盘子里。

    “你是不想给我面子吧?”陆锦珊气急败坏,让这个女人吃下她的堕胎四宝还真难。

    “大姐,我的身体可比你的面子重要。”花晓芃喝了一口鸡汤,眼底藏了一道不易察觉的锋芒。

    一道火光从陆锦珊脸上掠过,“你的身体再好也下不了蛋,我看你这辈子都下不了蛋了。”

    陆谨言把勺子往盘子上一扔,清脆的声响从餐桌上传来,让她惊惧,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就是随口说说。”

    “你不开口,没人会当你是死人。”陆谨言低哼一声,目光里的批判如利箭一般直射向她。

    “我也没说谎啊,我就说了一句大实话而已。”陆锦珊撇撇嘴,嘟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