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也很可爱
    第一百六十五章你也很可爱

    听到这话,肖亦敏的心立刻飞入了云霄,飞到了月亮上,挂在桂花树间飘来荡去。

    “我就知道,谨言哥不讨厌我。”

    花晓芃偷偷瞄着陆谨言,这个高冷腹黑男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就像天上的星星,整个就是一个迷,探索他完全超出了人类所拥有的能力。

    花梦黎的心拧绞了起来,有些忐忑,有些纠结,更有些不安。

    情敌太多了。

    总有人冒出来从中捣乱。

    虽然她们都没有资格成为陆谨言的正妻,但是合起伙来对付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都怪她一时大意,没有签订契约,否则位置已经定下来了,何必担心这些小喽罗呢。

    “肖小姐,你来家里做客,我们当然欢迎了,不过你是客人,锦珊是主人,最起码的尊重总该有的吧。”

    肖亦敏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你妹妹是家里的主人,你是家里的客人,我怎么没见你尊重你妹妹啊,还勾引她老公盗种。”

    花梦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竭力保持着平静,用着惯有的细细软软的声音说道:“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只是爱谨言而已,而且他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夫。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跟妹妹现在关系很好,我会尽姐姐的职责,照顾她,爱护她。”

    花晓芃在心里低哼一声,她已经充分认清了她的虚伪,小时候就是这样,嘴上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总是骗她背黑锅。现在,她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姐,我可不敢求你照顾,只求放过。最近我总在想一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太贴切了,需要你的时候,就求你代嫁,后悔了就想方设法把你赶走,她只把你当成一颗利用的棋子,没把你当妹妹。”肖亦敏在旁边帮腔。

    花梦黎落了下风,气得要命,眼泪汪汪的。

    她好希望陆谨言能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只要他一句话,一个动作,她就能瞬间翻身,秒杀花晓芃和肖亦敏了。

    可惜,陆谨言未置一词,倒了一杯酒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一副看戏的姿态。

    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有四个女人,绝对是一场精彩的大戏。

    他要是介入破坏了平衡,就没意思了。

    花梦黎见陆谨言无动于衷,就干脆自己争取主动。

    她是聪明的,很清楚,无休无止的口水撕逼战是没有意义的。

    面前的男人才是取胜的关键。

    “谨言,我不想在这里争吵了,只想回房间静一静,你陪我回去吧。”

    肖亦敏眼睛冒出了火。

    小表砸,这分明是博同情,想要把她的谨言哥抢走。

    “你不是有佣人吗?为什么要谨言哥陪你啊,谨言哥还要陪我们呢。”

    陆谨言喜欢置身事外,被卷进去就没意思了。

    他摊了摊手,“我也想静一静,你们自便。”说完,独自起身上楼了。

    花梦黎郁闷的要命,一向很会装平静的脸孔也气得歪到了一侧。

    肖亦敏在旁边得意的笑,“花梦黎,我怎么觉得你快要失宠了,谨言哥一定是发现了我的好,不再喜欢你了。”

    “怎么可能呢,肖小姐,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在谨言的心里,我永远是他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花梦黎说完,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陆锦珊跟着她一起离开了。

    花晓芃叹了口气,这样的战争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场。

    ……

    jane的流产案,警察还没有查到米司非酮的来源,几个送检的物品都没有问题。

    虽然是公司的总裁,但这种事,对于陆谨言而言,是完全不需要关心的小事情。

    今天,他只在想一件事,晚上要怎么让花晓芃伺候她。

    晚饭之后,从花园散步回来,她一推门,就看到了床上的特殊用品,整个人都陷入了凌乱中。

    陆谨言竟然有这样的恶趣味。

    “换衣服。”他命令一声。

    她真想找一根绳子吊死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套性.感的女仆装。

    她不想换,她没有这样的特殊兴趣,但陆谨言一脸的霸道,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拿起衣服,想要进浴室换,他一声嘲弄从后面传来,“多此一举,就在这里换。”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身来,在他炙热目光的注视下,换上了女仆装。

    这件是专门定制的,经过改良,变成吊带式样,十分的性.感。

    裙摆也很短,刚刚能遮住屯部。

    她套在里面有几分俏皮,所有的野性似乎被束缚起来了。

    陆谨言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这套衣服很适合她的身份。

    她就是他的女仆,他的奴隶,他的专属财产。

    “魔王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陆谨言的喉头滚动了下,声音有了几分沙哑,“像奴隶一样伺候我。”

    她撇撇嘴,“我没见过奴隶,不知道奴隶是怎么伺候主人的。”

    一道阴郁的寒光从他眼底闪过,“过来。”他勾勾手指。

    她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他抓起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

    拿起旁边的手铐,把她的手拷在了背后。

    “干什么呀?”她惊恐的无比,他竟然拷上她的手,“手都没有了,还怎么伺候你?”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红唇,轻轻的摩挲,“有嘴就行了。”

    她倒吸了一口气,这家伙真是变了方的来折磨她。

    “你想让我干什么呀?”

    “水果。”他命令一句,目光落到了茶几的果盘上。

    “你不是嫌我脏吗?还让我用嘴喂你。”她抹汗,伴君如伴虎,在傲娇腹黑高冷的暴君身边待久了,迟早要被折磨死。

    陆谨言墨黑的冰眸在灯光里幽幽的闪烁,“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不是肮脏的花晓芃。”

    她暗自吐血,她这个傀儡真的是有多重用途,可供发泄,可供玩乐,可供折磨。

    “快点,别磨蹭。”他敲了她的脑袋,极为不耐。

    她走到了茶几前,弯下腰,含了一颗葡萄。

    走回来,喂到他的嘴里。

    她真有一种把他的嘴唇狠狠咬一口的冲动,但她不敢,她咬他了,他就会反咬他一口。

    到时候,两败俱伤。

    陆谨言满意的吃下了葡萄。

    “继续。”

    她只能又走回去,费力的替他含过来,这次是一颗车厘子。

    陆谨言吃完之后,薄唇划开了一道诡谲的笑意。

    食指一抬,指了指自己的皮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