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孩子流产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孩子流产了

    “估计靠不住了,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流这么多的血,多半要流产了。”一名年纪稍大的同事惋惜的说。

    花晓芃抱住了胳膊,她还在惊悸中,jane在担架上一个劲的哭,担心孩子会出事,让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我们中午的时候,去医院看一下jane吧。”她提议道。

    其他同事纷纷附和。

    中午的时候,他们开车去了龙城妇幼保健院。

    病房里,她们一进去就看到jane趴在丈夫身上哭,她的丈夫在旁边唉声叹气的。

    他们的孩子流产了。

    “jane,别太伤心了,好好调理身体,再生一个。”年纪稍长的同事安慰道。

    “好好休息,孩子总会再有的。”旁边一名同事说道。

    这个医生进来了,拿着检验报告。

    “经过我们的检查,她这次流产是由于药物造成的,我们在她的血液里发现了大剂量的米司非酮的残留。”医生说道。

    “什么是米司非酮?”花晓芃问道。

    “就是一种实施药物流产的药品。”医生解释道。

    “就是堕胎药,吃了就会流产。”肖亦敏说道,她研究过的,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给花梦黎喂几颗。

    jane惊呆了,“我没有吃过米司非酮,我怎么会吃流产药呢?”

    “不会是有人要害你,给你的食物或者水里偷偷下了流产药吧。”肖亦敏撇撇嘴。

    “谁这么缺德啊。”旁边的同事惊愕。

    “jane,你今天早上吃过些什么?”花晓芃问道。

    jane仔细的回忆道:“就吃了在肯德基买的早餐,还有你带来的薄饼和奶茶,再就是喝了几杯水。

    jane的丈夫拨打了110报警,既然是有人投毒,就是犯罪了,应该交给警察来处理。

    这件事很快就在公司传开了。

    大家在公司的微信群里议论纷纷。

    “太可怕了,这个投毒的凶手就在我们身边。”

    “这是有多大的仇恨,要投毒?”

    “不一定就是我们公司的,外面的也说不定啊,可以在水里啊,奶茶里下毒,报复社会。”

    “对,之前不是有人在奶茶里注射老鼠药吗,吃死了好几个人。这年头,变态越来越多了。”

    ……

    大家脑洞大开,公司的微信群炸开了锅。

    警察取走了证物,花晓芃剩下的那块薄饼也被带走了。

    因为中午垃圾被清洁工清理了,所以一部分证物无法查证了。

    设计部的同事都被叫去问了话,一个部门的人自然会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晚上,花晓芃回去的时候,还余惊未了。

    有人看到她完完整整的回来,心里别提有多郁闷。

    “晓芃,薄饼你吃了吗?”花梦黎试探的问道。

    “吃了一个,还有一个被警察带走了。”花晓芃轻描淡写的说道。

    花梦黎的嘴角抽动了下,“警察?警察带走你的薄饼干什么?”

    花晓芃正要说话,看到陆谨言回来,就赶紧跑了过去,“我们设计部被人投毒了,你知道吗?”

    陆谨言面无表情,每天助理都要向他汇报公司的情况,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警察会调查的。”

    “总觉得是有人争对jane,米司非酮是流产药,只有孕妇吃才会有反应,其他人吃都不会有反应的。”花晓芃深思熟虑的分析道。

    “敢在爷的公司惹事,找死。”陆谨言眼底闪过一道凌冽的寒光。

    “抓到这个变态,让她把牢底做穿。”花晓芃愤怒的说。

    花梦黎的脸上闪过了一道惊恐之色,但只维持了一秒钟,就迅速的掩藏起来,只剩下一片佯装的淡定。

    花晓芃这个贱人,运气也太好了吧,这么缜密的计划都弄不死她肚子里的孽种!

    好在她聪明,让母亲只把药放在最大的薄饼里面,其他薄饼都没有,这样警察就查不出来了。

    花梦黎拍拍胸脯,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其实我也一直在害怕,担心有人恨我,想要伤害我的孩子。每天晚上我都在做噩梦,梦到有人踢我的肚子,给我灌药,折磨我。我好担心不能把它顺利的生下来。”

    这话是在含沙射影,暗中攻击花晓芃,除了她,这个家里还能有谁容不下她呢。

    花晓芃有点恼,故意道:“其实这几天,我也爱做噩梦。我老是梦到被小三陷害,一会儿弄粗糙的ps照片来诬陷我,一会儿自己掉进了水里,碰瓷,说是我推的。其实我觉得咱们应该分开住,别住一起了,省的都互相不放心。”

    花梦黎额头上的青筋的抽动了下,花晓芃是领了证,不可能让她搬出去,要搬出去的只能是她。

    陆谨言摸了摸下巴,“这不是难题,以后你不准去副楼,她不准来主楼,都分开了。”

    花梦黎剧烈的震动了下,不来主楼,岂不是就见不到陆谨言了?时间一长,肯定要被抛弃。

    “谨言,你误会我的话了,我说的是之前,现在已经没这么想了。晓芃是我的妹妹,我既不跟她争,也不跟她抢,就只想安心做个妾,她肯定不会再介意我的。”

    “想通就好。”陆谨言表情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

    他们刚吃完晚饭,肖亦敏就过来了。

    看到陆谨言,她嫣然一笑,风情万种,“谨言哥,我感觉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好想你啊。”

    “谨言可不想见到你,最好一辈子不见。”陆锦珊没好气的白她一眼。

    肖亦敏故意沉重的叹了口气,尾音拖得比哈雷彗星的尾巴还差,“锦珊姐,这么说来,我跟你同病相怜了。”

    陆锦珊柳眉一皱,“你是什么意思?”

    “秦如琛也不想见到你啊,变得跟从前一样了,他不会是恢复记忆了吧。之前,他可是当着整个名流圈的面,声称宁愿娶一只泰迪,也不会娶你。”肖亦敏掩起嘴,呵呵直笑。

    花晓芃在心里叹气,女人之间友谊就是这么的脆弱,之前陆锦珊跟肖亦敏可是闺蜜级别的,两人一起对付她,现在反目成仇,各自为营。

    陆锦珊火冒万丈,连头发丝都在冒烟,“谨言,赶紧把这个女人赶走,太讨厌了。”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女人们一眼,薄唇微启,慢慢的吐出了几个字,“其实小敏也挺可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