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换着玩花样
    第一百六十三章换着玩花样

    副楼的房间里。

    花梦黎去了浴室换装,把自己装扮成了粉嫩的兔女郎。

    出来之后,她鼓起腮帮子,跟他撅嘴卖萌,有拿着手儿拍屁屁,挑逗他。

    “谨言哥,我是小兔兔,快来爱我呀。”

    陆谨言淡淡的瞅了她一眼,“这就是你的好东西?”

    “我还有这个。”她拿出了毛茸茸的手铐、还有毛茸茸的兔尾巴鞭子,“谨言,今晚上,我要做你的奴隶。”

    陆谨言接过手铐,看了看,她还挺用心的,准备这么多的道具,讨他欢心,比蠢女人识趣多了。

    “谨言,来,铐住我,让我来伺候你。”她伸出手来。

    陆谨言也没拒绝,铐住了她的手,“你很有经验。”

    她微微一震,唯恐他察觉到端倪,连忙道:“我就是怕自己没有经验,什么都不会,不能像晓芃那样讨你欢心。晓芃是有丰富经验的女人,我是个雏儿,哪里比得了她呢。我就跟着岛国片和苍老师学了几天。”

    陆谨言大手伸来,抚了抚她的头,“孺子可教也。”

    “谨言,我会让你开心的。”她跪在了他的脚边,用拷着手去解他的皮带。

    她迫不及待想要领略他傲然的雄风,让他狠狠的惩罚她。

    陆谨言没有动,任凭她动作。

    她手铐上毛茸茸的东西划动着他的肌肤,让他更感觉到她是一只小哈巴狗。

    当她的嘴碰触到他的一瞬间,他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好了。”他拉开了她,重新整理好了衣服。

    她心里的失落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你不喜欢吗?”

    “你是孕妇,不适合。”他低沉的说。

    当他脑袋里出现一只哈趴狗的形象时,他深重的洁癖就会发作了。没有办法产生反应,更无法进行下去了。

    这种洁癖,只有强大的征服感才能压制的住,而能带给他征服感的,只有花晓芃。

    心理性的冷淡,是由很多种原因造成的,而陆谨言的这种是内在的心理因素,而不是外来的打击,属于疑难杂症,很难治愈。

    花梦黎吐血,“谨言哥,没事的,孩子很坚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出问题的。”

    陆谨言揉了揉她头上的兔耳朵,“早点睡,要听话。”

    听到这话,她就不敢再黏了,“等过了三个月危险期,我一定好好陪你。”

    陆谨言微微颔首,走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她郁闷的咬咬唇,多希望跟他一起飘飘欲仙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不碰她说明在乎这个孩子,不想伤到他,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陆谨言回到房间,花晓芃正在整理自己的地铺。

    看着她,他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副画面,如果让这只小刺猬穿上毛茸茸的衣服,再像奴隶一样的戴上手铐,肯定很有趣。

    其实这种事,他做过一次,不过做到一半,她受不了刺激晕过去了,特别没劲。

    应该让她补偿回来!

    看到他,她就像老鼠看到了猫,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里。

    “我睡了,魔王大人。”

    “猪神。”他讥诮一笑。

    她露出一半脑袋,看着他,“猪多舒服呀,吃了睡,睡了吃,什么烦恼的事都不用想。”

    他深黑的冰眸闪烁了下,露出一点促狭之色,“屠宰场的猪也这么想?”

    她吐吐舌头,屠宰场的猪应该会羡慕人吧,不用被屠宰吃肉。

    “我说得是野猪,不是家猪。”

    “所以你是野猪神附体?”陆谨言嘴角的嘲弄之意加深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明天我还要早起上班呢。”她一拉被子,把整个头都盖住了。

    陆谨言阴阴的瞅着她,天天蒙着头睡,迟早被闷死。

    第二天,花晓芃去了公司,顺道买了丝袜奶茶。

    她先拿了一份去行政部给郭璐璐,然后回到设计部里。

    “我带了我妈妈做得薄饼,还买了奶茶,请大家一起吃。”

    同事们都高兴的走了过来,自从她和肖亦敏“和好”之后,同事关系就和谐了。

    大家不用分归阵营了。

    jane是个孕妇,她喜欢吃蓝莓酱,“晓芃,要是有蓝莓酱的,给我一个。”

    花晓芃原本打算把蓝莓酱的留给自己吃的,她还没有尝过妈妈做得蓝莓酱呢。

    可是孕妇优先,肚子里的小宝宝最重要了。

    “给,这个最大的就是蓝莓酱的,我妈妈自己做得蓝莓酱哦。”她莞尔一笑。

    自从知道自己有不孕症之后,她就特别羡慕怀孕的女人。

    能当妈妈真好呀。

    孩子是上帝赐给母亲的宝贝。

    她是不是上辈子毁灭过银河系,所以被上帝惩罚,不能生孩子了。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就一阵酸楚。

    盒子里还剩下两块薄饼了。

    她吃了一块凤梨酱的。

    只吃了一口,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咦,怎么跟妈妈做得味道不一样?倒挺像大伯妈做得。

    家里做薄饼的手艺,是奶奶传给两个儿媳妇的。

    大伯妈怎么做都没有妈妈做得好吃。

    妈妈烤出来的又香又脆。

    大伯妈做得总是软趴趴的。

    她撇撇嘴,也没有想太多,凑合着吃吧。

    剩下最后一个,她决定放着当下午茶。

    十点钟的时候,有一个会议,讨论新一季度珠宝的设计方案。

    花晓芃负责结婚钻戒这一块的设计。

    她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光秃秃的手指上。

    她跟陆谨言结婚,没有婚戒,也没有婚纱照,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ps的。

    谁让她是个傀儡了。

    傀儡是没有资格享受妻子待遇的。

    她正在准备幻灯片时,jane捂着肚子,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我肚子好痛。”

    坐在她旁边的同事,尖叫起来,“jane,你流血了!”

    孕妇最忌讳的就是流血,这是流产的征兆。

    大家七手八脚的扶着jane去沙发上躺下,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很快医生就来了,把jane送去了医院。

    行政部的人给她的丈夫打了电话。

    “早上都好好的,这么会突然流血呢?”一名同事说道。

    “她流了好多的血啊,会不会流产啊?”肖亦敏咂咂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