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闺房技巧好
    第一百六十二章闺房技巧好

    可是,她等了很久,也没听到里面有大哭大叫的声音传来,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和桌子咯吱咯吱震动的声音。

    她忍不住的拧开了门把锁,把门推开了一道极细微的缝隙,从里面望了进去。

    只是一眼,她顿时犹如五雷轰顶,被雷的外焦里脆,头发丝冒黑烟。

    女人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搁在男人肩头,男人极有韵律的推动着她……

    她感到急血攻心,快要吐血身亡了。

    陆谨言所谓的惩罚,竟然不是把她打得鼻青脸肿,而是……干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宁愿天天被惩罚,夜夜被惩罚,可以的话,请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惩罚她!

    他是那样的强而有力,根本不可能那方面冷淡。

    她的指甲在墙上抓挠,那种细微的咯吱咯吱的响声,可以让人浑身的神经都不好受。

    她的神经已经拧绞在一起了,疯狂的嫉妒和愤怒,让她抓狂不已,想要跳脚,尖叫,甚至有种冲动闯进去,把他们打断。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她是个很有经验的女人,清楚男人在啪啪啪的时候被打断会极为愤怒。

    陆谨言本来就阴晴不定,她要是这会进去,他没准会把她一脚踢出窗外。

    而且早上已经惹恼了他,以后都要小心翼翼的了,不能再触雷。

    陆谨言喜欢她的温柔、听话和乖巧,她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

    她悄悄的合上了门,太刺眼了,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会控制不住的。

    图书室里。

    陆谨言愉快的释放了出来,望着身下化为一滩软水的女人,他得意洋洋的挑起了眉尖,带着一种征服的满足感。

    小刺猬就算再倔强,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各种屈服。

    虽然她一动不动,跟条死鱼一样,但在他强劲的攻势下,她的身体会频繁的颤栗,这是被他征服的最有力反应。

    “你的身体虽然不干净,但诚实,比你爱说谎的心好多了。”

    “你满意就好。”她羞恼的撇开头,幽幽的回了一句,就像是一种变相的挑衅。

    他的目光变得冷冽了。

    这个不识趣的女人就是会煞风景,每次,他的征服感都持续不了多久,到最后就变成挫败感。

    这样的感觉非常令人恼火,真想一刻不停的掠夺她,让她没有时间、精力和思想回呛他。

    “离满意还差的远,你又蠢又笨,怎么可能让我满意?”

    她的拳头还紧紧的攥着,把所有的倔强和不驯全都隐藏在了里面,“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以后多跟花梦黎学学。”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像是故意这么说的。

    整理好衣服他就走了出去,不再多看她一眼,免得又产生惩罚她的冲动。

    花晓芃坐了起来,默默的把衣服穿了回去。

    他让她学花梦黎!

    她肯定会让他失望。

    她不可能学花梦黎,也不想学。

    她没有勾引男人的本事。

    花梦黎在床上肯定是灵活如蛇吧,奶大水多技巧好。

    她技不如人,甘愿投降。

    傍晚的时候,大伯妈又来了,带了两盒点心来。

    “晓芃,这是你妈托我带来的薄饼,昨天我忘给你了。花生味的是梦黎的,果酱的是你的。你妈知道你喜欢吃果酱味的,她还专门做了不同的口味。中间那块最大的是你平常特别喜欢的蓝莓酱。你妈学会做蓝莓酱了,里面的酱是她自己做的,你一定要好好尝尝。”

    大伯妈今天笑得特别和善,让花晓芃心里发毛。

    她从来没对她和善过。

    “谢谢伯妈。”她把果酱味的点心接了过来。

    妈妈做得薄饼是天底下最好吃。

    好久没吃了,好想念啊。

    从前,妈妈做点心的时候,她和小锋就会在厨房门口站着,闻着香味,眼巴巴的等。

    等到薄饼一出锅,顾不上滚烫,一口一个就塞进了嘴里。

    阿聪也喜欢吃妈妈做的薄饼。

    上学的时候,她会放一大盒在书包里,带去给他吃。

    那些青葱岁月多美好,多快乐啊,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大伯妈走后,看到陆谨言过来,她把点心端到他的面前,“我妈妈做的点心,你要不要尝一个?”

    “没兴趣。”他神情淡漠,他不喜欢吃薄饼。

    她撇撇嘴,“我妈妈做的薄饼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

    “你见过我吃薄饼吗?”陆谨言白了她一眼,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个女人肯定一概不知。

    “那就算了。”她把盒子盖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子上,明天带到公司和同事一起吃。

    花梦黎走了进来,手里也捧着薄饼盒子,“谨言,要不要吃薄饼啊,我这个是花生味的,可好吃了。”

    她是故意的,她笃定,陆谨言不吃花晓芃的东西,但会吃自己的。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幽幽闪动了下,微微颔首,“一点点。”

    花梦黎立刻像沐浴在阳光中的玫瑰花,娇艳的绽放开来,笑得花枝乱颤。

    她就知道陆谨言会吃的。

    她掰了一点喂进他的嘴里,两人真是恩爱至极。

    “还要吗?”

    “不用了”

    一抹受伤的表情飞进了花晓芃的眼睛里。

    她望了一眼窗外,感觉从晴朗的蓝天中劈下了一道闪电,不偏不倚,正好劈在她的头顶,把她的头发都烧焦了。

    双标!

    好严重的双标!

    刚刚明明说不吃薄饼,结果花梦黎给的就吃。

    看来,他不是不吃,是不吃她给的。

    她抱起桌子上的点心,转过身,朝楼上走去,她弱小的自尊受到了十万点的物理暴击,被碾成了碎渣渣,再也拼不拢了。

    进到房间里,她有了一点自嘲。

    为什么要难过了?

    不是习惯成自然了吗?

    那个暴君什么时候吃过她的东西?什么时候给过她一个好脸色?什么时候对她温和过?

    没有!

    从来没有!

    她是肮脏粗俗的傀儡,不配得到他的垂怜。

    纯洁优雅的花梦黎才配。

    楼下,花梦黎得意的要命,这是给花晓芃狠狠的一击之后,带来的快感。

    “谨言,要不要去我的房间,我有好东西要给你看。”

    她准备了很多粉色爱爱工具,

    今天晚上,要让陆谨言知道,跟她啪啪,比跟花晓芃更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