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搂搂抱抱,打Kiss
    第一百六十章搂搂抱抱,打kiss

    “姐姐,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我一直在成全你。你知道陆家的家规,作为妻子,我可以申请召开家庭会议,否决丈夫招小三进门的提议。但我没有,我同意他纳你的。昨天晚上,他跟我大发雷霆,怪我没有召开家庭会议,否决这项提议。他一个晚上不让我睡觉,罚我把这条家规抄了一千遍。昨天他就是随口说说的,没有亲子鉴定,他就是违背家规,到时候根本就没法跟长辈交代。陆家的亲子鉴定可严格了,要在自己家医院,和另外两家权威医院做,一共做三次,没有人可以企图钻空子,搞小动作。想鱼目混珠的女人,都会被割子宫的。”

    花晓芃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神色,她是故意吓她的,她想要看看她肚子里的种到底是不是陆谨言的。

    花梦黎背脊发寒,直冒冷汗,手都有些发抖。

    担心被花晓芃看出端倪,她赶紧把手藏进了口袋里,假装埋头看书,遮掩自己略带慌张的神情。

    “我一点都不担心,我只有谨言一个男人,又不像你交过男朋友,孩子当然是谨言。”

    “也是,你发过誓的,孩子不是他的,就从天台掉下去,一尸两命。他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绝不含糊,到时候,万一不是,大伯妈只能给你收尸了。”花晓芃轻飘飘的一句话在她心里激起惊涛骇浪,令她毛骨悚然。

    陆谨言的狠戾,她确实是见识过的,而且他狠起来,六亲不认,陆锦珊是他的亲姐姐,还被他绑起来执行家法。

    就算他逼她跳下去,外人也会认为是她怀了野种,畏罪自杀,翻不了案。

    她极力保持着平静,花晓芃一定是在试探她,不能在她面前露了马脚。

    她正想说话,眼角的余光往墙壁一撇,就看见瓷砖发射过来的影子,是陆谨言的,他走到了门口。

    她连忙拔高了声音说道:“我从小就为谨言守身如玉,不跟任何男孩子靠近,也不跟他们玩,我要把最干净、最纯洁、最美好的自己留给谨言。哪里像你呀,身边有时聪,每天两个人搂搂抱抱,打kiss,亲热的要命。”

    这话就是专门说给陆谨言听到,她每个字都吐得很清晰,要让陆谨言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她是个被人用过的二手货。

    这事确实是扎在陆谨言心头的一根利刺,不去碰触还好,一旦碰触就会让他五脏六腑都纠结起来,对这副肮脏的躯壳讨厌到极点。

    他不仅有严重的洁癖,还有超强的占有欲,他要一个女人,就要要全部。她的身体、她的心、她的灵魂都必须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但这个女人,没有一处是属于他的,身体是别人用过的,心里装着别人,灵魂也早就奉献出去了,交给他的只是空壳,当他是废品回收站吗?

    花晓芃根本就不知道陆谨言在,对着她冷笑了一声:“你以前是守身如玉,但以为陆谨言很丑之后,就没有了,每天在家里哭,说要再去找一个富二代。你消失那么多天,有没有再找到另外一个,还真说不准。”

    花梦黎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下,唯恐陆谨言怀疑,立刻道:“你不要胡说,那段时间,我一直都躲在希尔顿酒店里,平常就打打零工消磨时间,从来没跟任何男人接触过。”

    希尔顿酒店。

    听到这个名字,花晓芃的心头就不禁颤抖了下,她就是在那里,被许若宸……

    她咬了下唇,慌忙收回了思绪。

    这是她的秘密,到死都不能说的。

    “你不是出国了吗?”

    “我那是为了造成假象,去了几天,就偷偷跑回来了。”花梦黎装出极为镇定和平静的神色,必须打消陆谨言的疑虑,让他百分之百的相信她,相信孩子是他的,这样自己才能有胜算。

    花晓芃耸了耸肩,“无所谓了,就算有,你也不会承认的,毕竟事关你和孩子的生死。是黑猫,还是白猫,到时候亲子鉴定一做,自然见分晓。”

    花梦黎咧嘴而笑,把嘴角扯的大大的,佯装出云淡风轻,丝毫不担心的表情,“一个女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的,我早就知道陆家是要做亲子鉴定的,我哪里敢鱼目混珠。我问心无愧,心怀坦荡,才敢来找谨言,才敢发毒誓。”

    花晓芃没有再说话,心里的疑虑逐渐的打消了。

    花梦黎应该没这种胆子,做出如此荒诞的事情来。

    她跟陆谨言是睡了的,不睡哪里能造出孩子来。

    陆谨言确实是腹黑,深藏不露,之前看他对花梦黎不理不睬的,还以为真的是冷若冰霜,坐怀不乱,没想到早就暗地里睡了。

    嫁给这种随处播种的种马,是一种悲哀,冷不防哪天就有大肚子的女人找上门,保不准哪天就有私生子上门来寻亲。

    陆谨言低咳一声,走了进来。

    花梦黎假装刚刚才看到他,站起身,迎了过去,“谨言,你也来看书吗?”

    “算是吧。”陆谨言耸了耸肩,他其实是来找花晓芃的,准备把她拧回去伺候,但现在没心情了。

    他幽幽的瞟了花晓芃一眼,她的目光落回到了书上,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看着就让他莫名的烦躁。

    这个女人就是晴朗天空中的一片乌云,燕窝粥里的一颗老鼠屎,总能给他带来负能量和坏心情。

    花梦黎挽住了他的臂弯,一起坐到沙发上,“谨言,我们一起看书吧。”

    陆谨言倒了一杯咖啡,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花梦黎羞赧一笑,把书的封面给他看。

    “《如何在爱情中取胜》。”他微微颔首,抚了抚她的头,“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上进心的女人。那种消极的、没用的蠢货,只能被淘汰。”

    他一边说,一边阴郁的瞟花晓芃。

    花晓芃隐隐觉得,这是在说自己,他经常这么评价她的。她下意识的转头瞅了眼,正对上他凛冽如刀的眼风,她惊恐的转回了头,心中满是忐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