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摆了她一刀
    第一百五十九章摆了她一刀

    花晓芃去到花园的时候,遇上了陆谨言。

    “抄完了?”他浓眉微挑。

    “全都写完了,魔王大人。”花晓芃吐吐舌头,一脸的愤慨。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却要抄写没有用处的一条家规,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以后哪一条做得不好,就给我抄。”陆谨言深黑的眸子在阳光下闪出了一道威胁的寒光。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背脊微微发寒,大魔王太可怕了,一天好日子都不让她过。

    “还没恭喜魔王大人呢,喜得宠妾,可喜可贺。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她双手交合,一连做了三个揖。

    陆谨言毫不客气的弹了下她的额头,“我还没死,用不着三鞠躬。”

    “我是在祝福你们。”她讪讪一笑。

    “地位都快保不住了,还笑得出来。”陆谨言一脸的嫌弃,他最讨厌就是她这种没心没肺的表情。

    她耸了耸肩,嘴角勾起一丝凄迷的笑意,“我本来就没地位,就是个傀儡,哪里有保得住,保不住的说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想当哪一个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他低哼一声.

    她摇了摇头,“既不想做刀俎,也不想当鱼肉,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行吗?”

    “好日子也是要靠自己争取的。”陆谨言慢慢悠悠的说,语气含蓄而意味深长。

    她这种该死的、讨厌的、消极的态度,就是随时准备被淘汰的。

    花晓芃十分的困惑,她看不懂他的表情,也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总不至于指望着一个傀儡去争抢本来就不会属于自己的东西吧,在他那里,她能换来的只有嫌弃和厌恶,无论她怎么做都一样,何必浪费时间,自寻烦恼呢。

    “陆谨言,你是不是喜欢看女人为你争风吃醋啊?”

    “我讨厌没用的东西,总是让我来收拾残局。”他目光一凛,显得格外阴郁。他要的是征服,征服这只倔强不驯的小刺猬。

    这纯粹是一种挑战,而不是因为他会对她有某种特别的感情。

    要说感情,永远都只有一种,那就是讨厌!

    在花晓芃看来,自己不讨他喜欢,自然做什么都是错的,都看不顺眼。

    回到宅子里,她想看看花梦黎是不是搬回到三楼了,但是没有看到佣人收拾房间。

    她依然住在副楼,和陆锦珊住上下层。

    陆锦珊也没闹着搬回主楼了,躲在这里安全,父亲不会知道她根本就没上班。

    花晓芃有些困惑,偷偷跑去问梅姨。

    “今天不是花梦黎正式被收房的日子吗?她怎么没搬回来?”

    “没有啊,她没签契约,”梅姨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具体的她也不清楚,总之是没签。

    花晓芃震惊,难怪如此的安静,没有兴师动众的搬房间。

    花梦黎在搞什么鬼,她怎么有点看不懂了。

    在她思忖间,梅姨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就知道她签不了。”

    “为什么?”花晓芃挑眉。

    梅姨笑了笑,“少奶奶,你当真以为少爷会违背家规把花小姐招进来吗?”

    花晓芃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为什么不会?”

    他宠花梦黎,自然愿意为她破例了。

    “没看到亲子鉴定,少爷是不会如此莽撞的。”梅姨笑着走了,陆家的男人一个个都厉害无比,没有女人可以指望靠个孩子就能套住他们。

    花晓芃眼里浮现出了一抹眩惑的色彩。

    她突然就想到陆谨言大发雷霆,罚她抄写家规的事。

    乖乖,他是真指望她召开家庭会议,提出否决的。

    她“执迷不悟”,他就只能自己解决了。

    天,她倒吸了一口气。

    陆谨言这个大腹黑摆了花梦黎一刀,难怪早上看到花梦黎郁闷的要命,估计以为是她在从中作梗。

    这锅背的有点冤。

    她就说嘛,像陆谨言这么冷静、这么阴险、这么狡诈的男人,怎么可能任凭花梦黎摆糊弄呢?

    他才是手握乾坤的大主宰,谁也不能在他面前放肆的,即便是真爱。

    她隐隐的感觉到陆谨言不是百分百确定花梦黎的孩子就是自己的。

    他天性多疑,阴晴不定,不是二十四小时在眼皮子底下看着的女人,他肯定都不会完全相信的。

    这次花梦黎指定深受打击,演了这么多场戏,机关算尽,还兴师动众的把大伯妈叫来,结果还是栽在了陆谨言的手里。

    他智商这么高,想跟他玩把戏,怕是没有成功的几率。

    从楼上下来,她去到了陆家的图书室,没想到花梦黎也过来看书了。

    她看的是一本鸡汤系列《如何在爱情中取胜》。

    花晓芃没想到陆家的图书室,竟然还有这么样的书,大跌眼镜。

    其实这些书都是陆锦珊买回来的,不只这一本,还有什么《打败情敌》,《在爱情的角逐中出奇制胜》……

    “你已经得到陆谨言的爱了,不用再研究了。”她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是啊,谨言很爱我,我们俩是一见钟情,希望妹妹能成全。”花梦黎暗地里白了她一眼,故意刺激她。

    虽然说今天马失前蹄,没有通过陆谨言的考验,但陆谨言愿意再给她机会,就是在乎她,所以绝对不能在小婊砸面前表现出一丁点的失意。

    再说,她是受到过贵族教育上等人,而她是放养长大的野丫头,不能让她的风头盖过了自己。

    花晓芃喝了一杯果汁,慢条斯理的说:“你希望我怎么成全?”

    花梦黎放下了书,抬头看着他,“妹妹,我不想打击你,可是谨言跟我说,看到你就会想到非洲难民,需要捐款捐赠。他想要的妻子是尊贵得体、举止秀雅,相互有共同语言的名媛淑女,不是行为粗俗,处处给他丢脸的野丫头。他喜欢弹钢琴,你不会,他喜欢打高尔夫,你不会,他喜欢马术,你更不会。你说,两个人如果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的爱好,怎么和谐相处呢?”

    每个字都不遗余力在打击花晓芃,花晓芃确实被她击中了。

    在陆谨言的眼里,她就是个处处丢脸的家伙,总是在刷新他忍耐的下限,挑战他的品味。

    花梦黎比她出色,比她优秀,比她优雅,比她懂得讨他欢心。

    她承认自己比不上,他们有共同语言,是真爱,她是他们感情的小三和阻碍。

    但是,她终究还是他的妻子,她理应维护自己妻子的尊严。

    输了感情,不能输了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