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被玩弄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被玩弄了

    花梦黎撇撇嘴,确实该庆祝,庆祝她的冷静和机智,没有跳进花晓芃事先挖好了的陷阱里。

    “锦珊,你怎么不告诉我,按照家规,妾是没有资格晋升正妻的,要一辈子当妾。”

    陆锦珊微微一怔,“这是哪一条?”

    “好像是第57条。”她回想了一会,说道。

    陆锦珊赶紧去查家规,回来之后说道:“57条说的是如果妻位空缺,可从贤良淑德的妾室中选择,也可以另择他人。”

    一记霹雳从天空劈下,正中她的天灵盖,劈得她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啊!

    难道陆谨言是在考验她?想试试她有没有说真话?

    完了,她一点都不冷静,还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她没有通过他的考验!

    她该怎么办?

    她的脑子拼命的开动起来,她必须找个合理的解释,来消除陆谨言对她的猜忌和不满。

    ……

    当陆谨言从楼上走下来时,她正在偏厅里嘤嘤呜呜的啼哭,陆锦珊在旁边劝慰她。

    这是她们商量好了的,假装不知道陆谨言下来了,背对着他,其实可以从窗户的反光看到动静。

    “梦黎,你为什么不告诉谨言是花晓芃暗地里威胁你,不准你签那份契约?”

    “她不会承认的,她的嘴巴可硬了。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说了谎从来不会承认的,就算把她的屁.股打肿,她都咬着牙关不肯认错。到时候,谨言还以为是我在挑拨离间,陷害她呢。”花梦黎使劲的抽噎,唯恐陆谨言听不到她在哭的声音。

    “谨言这么聪明会明辨是非的。”陆锦珊故意说道。

    “我没想到晓芃会这么恨我,一心要把我赶走,连个妾室都不让我做。我们毕竟是姐妹啊,就因为我小时候的日子比她过得好,她就要憎恨我吗?”花梦黎的声音不高不低,努力确保自己的每个字都让陆谨言听得一清二楚。

    这叫一箭双雕,既把自己洗白了,也成功的陷害了花晓芃。

    “她本来就是睚眦必报的,你一定要当心了,你善良无害,人家可是阴险狡诈呢,时刻想要弄死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呢。”陆锦珊一面说一面从窗户里偷瞟陆谨言,看他过来没有。

    陆谨言面无表情,深邃的黑眸里带着一抹犀利的寒光。

    当他走进来时,花梦黎抬起头,瞅了他一眼,慌忙掩起嘴,做出一副惊愕的模样。

    “谨言,你来了。”

    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邪戾的冷弧,走过来,抚了抚她的头。

    “你的位置不会动摇,花晓芃动不了你,你也改变不了。希望你们各安其职,不要自己作死。”

    这话让花梦黎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她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巧妙,可以完美的掩饰过去。

    但陆谨言的火眼金睛,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谨言,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会这话都听不懂。”陆谨言冷笑一声,表情犹如冰封一般的凛冽。

    他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花样作死,辜负了他的期望。

    “谨言,真的是晓芃,她不让我定契约,说妾室都不让我做,非要把我赶出去。”她鼻子一吸,又哭了起来。

    陆谨言的手指微微收紧了,“在做亲子鉴定之前,你不要指望会有任何的改变,你令我很失望,但我还是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要珍惜。”他说完,径自向前走去。

    给她机会,是看在那一晚的情份上。

    毕竟那份美好还留存着。

    这下子,花梦黎是真的想哭了。

    她演得这么好,可是陆谨言不相信,不相信她了。

    他的考验,她没有通过,他再也不相信她了,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锦珊,怎么办呀?”她要如何挽回残局呢。

    “没事,他现在应该在气头上,等到过去就好了。”陆锦珊安慰道,“大不了,就等到亲子鉴定呗,反正孩子是陆谨言的,你担心什么呢?只要拿到亲子鉴定,你就有底气了。”

    花梦黎抬手抚住了小腹,背心开始微微冒出冷汗,她哪里能等到亲子鉴定,必须在亲子鉴定之前赶走花晓芃。

    “花晓芃的事,我们要抓紧进行,否则她的地位就要一百年就不动摇了。”她的声音极小,控制在两个人的范畴。

    陆锦珊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

    花晓芃起床后,就在完成陆谨言的抄写任务。

    她原本以为今天会很热闹,花梦黎和陆锦珊会大肆庆祝她们的胜利,结果,两人坐在大厅里十分的安静。

    看到她下楼,两人眼里同时闪烁出了寒光。

    这个瘟神真是送都送不走。

    花梦黎深深的相信,关上门,在房间里,花晓芃一定在陆谨言耳边说了很多她的坏话,所以陆谨言才会不信任她。

    ”晓芃,我们好歹是堂姐妹,就不能好好的、和睦的相处吗?”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不想和睦相处的人不是你吗?成天上蹿下跳,搞出一些事情来。老实说,我没你这么闲,一天到晚就为一个男人活着,你的目标就是上位,为了上位,把你妈都弄过闹。现在满意了,你想得到的,如愿以偿了。不需要再折腾了吧?”花晓芃冷冷的说。

    花梦黎仿佛被扇了一记无形的耳光,她想得到的,还远远没有得到,只要她这只斑鸠一天不除,她的心就一天安静不下来。

    陆锦珊火冒万丈,“花晓芃,你没有资格说梦黎,你是只不下蛋的母鸡,连只蛋都下不下来,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这话戳中了花晓芃的死穴,这是她的一道伤,新鲜的,没有愈合的伤,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愈合。

    “陆家的家规,没有哪一条规定,生不了孩子的媳妇就要下堂,到时候我自然会从谨言的孩子里面选择一个最乖巧的当我的嫡子,你花梦黎的孩子一定不再

    在选择范围之内。”

    花梦黎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她也不指望花晓芃会选择自己的孩子。不过,她是为自己未来的孩子谋取希望,她要给陆谨言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而花晓芃一个都别想生,她的孽种全部都会无声无息的死去。到时候只有她可以母凭子贵。

    她想着,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似乎想到更多的好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