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准睡觉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准睡觉

    花晓芃几乎是从梦中惊醒的,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为什么连觉都不准她睡?

    她今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没有惹到他啊!

    “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吗?”

    陆谨言的胸膛剧烈的滚动着,仿佛里面藏着滚滚熔岩,“马上把家规第56条,抄写一千遍,不抄完,不准睡觉。”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犹如五雷轰顶,“为什么要抄这个?”

    一千遍,岂不是要抄到明天去?

    “因为你记不住!”他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咬碎了吐出来。

    “我记住了,我今天不是背给你听了吗?”她狂晕,他不是过目不忘吗?怎么连下午发生的事都忘了。

    “我看你该死的一个字都没记住。”他抓起她的胳膊,粗暴的把她拖到了书桌前,将笔和纸狠狠一搁,“给我抄。”

    她想要吐血,眼前一排草泥马飞奔而过,“你能不能告诉我,抄这条家规有什么意义?”

    “你自己领会。”他拍了下她的头,猪脑子,小时候肯定被驴踢过。

    “我领会不了呀,收花梦黎,是你亲口答应的,肯定不会准许我否决。我是傀儡,只能遵从你的命令,没有违背的权利,所以,你要花梦黎,我只能默默的投赞成票。再说了,就算我脑子发热,召开了家族会议,也只是暂时阻止她正式进门。等她生了孩子,母凭子贵,还是要进来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了,还惹得你不悦。”

    她分析的头头是道,陆谨言感觉被她塞了一块骨头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他讨厌这个女人,非常的讨厌,她从头发丝到脚趾尖,没有一个地方是让他喜欢的。

    但他不得不承认,她是特别的。

    她让他领略到了从未有过的征服感,也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从小到大,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征服,因为不管是什么事,即便是最难的奥林匹克数学题,或者是最复杂的收购案,他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不费吹灰之力。

    这个女人天生反骨,野性十足,倔强不驯,像只刺猬一样,浑身都长满了利刺。

    他想要把她的刺全都拔光,让她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他的脚底下,像其他女人一样,变成小哈趴狗,跪舔他的尊贵的脚趾尖。

    可是不管他怎么做,都收服不了她的心,驯服不了她的野性。

    她无时无刻不在对抗他,无时无刻不在挑衅他,即便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眼神,一句温顺的话语,似乎都隐藏着叛逆。

    “给我抄,不抄完不准睡!”他暴躁的低吼。

    她不情不愿,心里想哭。

    她好困啊,一边抄一遍打瞌睡,他亲自在旁边监督,只要她一打瞌睡,他就用笔杆敲她的榆木疙瘩脑袋。

    痛痛痛!

    她委屈的捂住了头,哈欠连天。

    “求你了,睡一会明天继续抄,好不好?”

    “你今天已经睡了十二个小时,足够了,不用睡了。”他不肯开恩。

    在修罗魔王面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她好想哭。

    陆谨言躺在休闲椅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她也趁机趴到了桌子上,一秒见周公。

    半夜里,她是被陆谨言拧着耳朵揪醒的,“猪神,你果然很会偷懒。”

    她胳膊又软又嘛,都快没有知觉了。

    “我要回到我松软的枕头前再睡一会,睡好一定抄。”说完,往地铺上一趴,再也不动弹了,任凭他踢脚、挠痒也不醒。

    “跟爷装死?很好,明天罚抄两千。”暴怒的吐出一句,他跳到了大床上。

    一大早,花梦黎就在外面等着了。

    她兴奋而激动,晚上睡觉做梦都笑醒了。

    陆谨言一下楼,她就迎了过来,“谨言,我们什么时候签订契约?”

    她要赶紧办完,免得夜长梦多,发生变故。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跟我到书房来。”

    “嗯。”她点点头,开心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进到书房里,他把一份协议递给了她,“你确定要签?”

    “我也是为了妹妹着想,免得她误会我,老是认为我想要跟她争。”花梦黎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

    “确实,你签了之后,她就可以彻底放心,你再也没有威胁到她的可能了。”陆谨言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她微微一怔,“谨言,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谨言靠到了椅背上,手里的笔轻轻敲打着扶手,“家规第57条,妾室没有晋升正妻的资格,一旦签订契约之后,便要终身为妾。”

    他的语气很轻,却十分的清晰,花梦黎每个字都听到一清二楚。

    她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只感觉一瓢冰水从头顶灌溉下来,把她浇了个透心凉,所有的激动、所有的兴奋都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怪花晓芃屁都不放一个,昨天一脸的平静,估计正在心里偷笑呢,嘲笑她的愚蠢和滑稽。

    她费尽了心机和心力,还把母亲从江城叫了过来助她一臂之力,没想到一切尽在花晓芃的算计中。

    她巴不得她签,然后一辈子都只能做妾,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陆谨言微眯着桃花眼看着她,把她所有微妙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正妻要是离婚或者死了呢?”

    “另选。”陆谨言耸了耸肩,极为低沉的语气如铅一般的沉重。

    她的手颤抖起来,手边的笔仿佛有千斤的重量,怎么也拿不起来。

    不,她不能签,死也不能签,签了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谨言,我觉得我太冲动了,这家事还是按照家规办比较好,等亲子鉴定出来再说。否则肯定会被亲戚们议论,觉得我不懂事。”

    “你确定?”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出了一点冷光。

    “确定。”她点点头。

    “很好。”他抓起桌上的纸,撕成了碎片。

    花梦黎出来的时候,极大的松了口气,幸亏她机智,脑筋转得快,否则就完了,中了花晓芃的奸计。

    陆锦珊走了过来,笑容满面,“我是不是要开杯香槟为你庆祝一下,恭喜你终于成为陆家的一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