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
    第一百五十六章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

    “我们家梦黎清白的就跟一张白纸一样,我从小到大看得严实了,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碰过。这个孩子肯定是谨言的,不可能是别人的,哪里还用做亲子鉴定,搞得这么麻烦。”大伯妈撇撇嘴。

    “这是陆家的规矩,妻子生的都要做,何况是外人生的。”陆夫人阴阴的说。

    花梦黎垂下了头,拽了拽母亲的袖子,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妈,其实我早就放弃妻子的位置,不想跟晓芃争了,我现在只想做个妾。我和晓芃毕竟是姐妹,这样争来争去的,会伤感情的。其实只要谨言爱我和孩子,名分什么的不重要。”

    “花晓芃可不是这样想的,她有顾及过姐妹之情吗?有想过要把你的位置还给你吗?”大伯妈握住了女儿的手,“孩子,你就是太善良了,这样会被欺负的。花晓芃从小就嫉妒你,什么都要跟你争,什么都要跟你抢,你总是让着她,让她越来越嚣张,都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了,你不能再这样了。”

    花晓芃无语了,“你们两个在这里演戏唱双簧,何必呢?等亲子鉴定出来,陆家自然会给花梦黎一个交代,在做亲子鉴定之前,你们就算是演得声泪俱下也没用啊。”

    花梦黎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晓芃,我也是想自己的名分定下来,好让你安心啊,这样你就不会总想着争来争去,大家都可以平静的过日子。”

    花晓芃觉得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冷笑话,这是不是叫贼喊抓贼。

    “花梦黎,一直在争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看,你又这么说,你在心里就笃定我要跟你争,想要把自己的位置夺回来。如果能把我的名分定下来,你不就能安心了吗?”

    花梦黎一副比窦娥还冤的模样,说完,就走到了陆谨言的面前,把头靠在了他的手臂上,仿佛在寻求安慰。

    陆谨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戴了一个面具,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真的想要做妾?”

    “嗯。”花梦黎点点头。

    “好,我答应你。”陆谨言低沉的说。

    有点星光飞进了她的眼睛里。

    太好了,她成功了,陆谨言答应了,她就知道只要自己努力,不放弃,就一定能达到目的的。

    “谨言,谢谢你!”她兴奋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花晓芃的心脏像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隐隐作痛。

    果然是心爱的女人,为了她,可以不惜违背家规。

    “谨言,必须做完亲子鉴定才可以。”陆夫人提醒道。

    “没关系,如果亲子鉴定的结果有问题,就按照她自己说得,从世纪大厦的天台跳下去,以死谢罪!”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极为阴鸷的寒光。

    花梦黎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背脊冒出了冷汗,她极力维持着平静,佯装出凝肃而坦然的神情,“好,如果我但凡有一点不干净,就让我一尸两命,不得好死。”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明天,我给你契约。”说完,径直朝楼上走去。

    花梦黎和母亲对视了一眼,两人都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得意笑容。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赶走花晓芃,坐上少奶奶的位置。

    花晓芃觉得自己应该是平静的,无论有没有那份契约,花梦黎都会一直留在陆谨言的身边,不会离开,毕竟他们有孩子了。

    可是心里终究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下,很难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去管,何必自寻烦恼?

    回到房间,她蜷缩在了沙发上,睡午觉,放空大脑,把所有的烦恼都驱逐出去。

    陆谨言走了进来,“你今天战斗力十足。”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败了,我是傀儡,你们是真爱,我永远都是战败的一方。”她的嘴里像含了一片柠檬,极致的酸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陆谨言扣起了她的下巴尖,目光悠悠划过她的脸,带着几分研判的色彩,“你是在吃醋吗?”

    “不敢也不会,这不是傀儡该做的。”她甩开了他的手,抓起枕头蒙在了头上,就像一只鸵鸟想把自己藏起来。

    但陆谨言不准她逃避,一把拉开了枕头,丢到三米开外。

    “家规都记熟了吗?”

    “全都背下来了。”她把头撇开了,不去看他。

    “第56条,背!”他命令道,语气极为霸道。

    她想了想,低声的说:“家族成员有需要纳妾的,妻子可以召开家庭会议,提出否决意见……”

    “记得就好。”他走到了吧台前,倒了一杯威士忌,加上几块冰,轻轻的晃动着。

    花晓芃望着他,满眼的困惑。

    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让她背这一条?

    总不至于要让她召开家族会议吧?

    她想着,又立马否决了。

    这是不可能的,他巴不得把花梦黎正式引进门呢,怎么可能让她否决呢?

    “我睡一会,你自便。”她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陆谨言的脸上有了几分阴郁,猛灌了一大口酒,把酒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搁,就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花梦黎都在欢庆自己的胜利。

    她相信,后面的战争,自己还会有更多的胜利,要让花晓芃节节败退,最后乖乖从少奶奶的宝座上滚下来。

    花晓芃尽力不再去想这件事了,这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只是个傀儡,所有的事都只能由陆谨言说了算。

    她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拒绝的权利。

    晚饭之后,她去花园散步,到了八点钟回去沐浴,然后继续睡觉。

    最近她的胃口好多了,但是经常犯困了,每天都想睡觉。

    陆谨言进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暴风骤雨的气息,看到地铺上的人,眼睛立刻冒了火。

    又睡了?

    这女人是猪神附体吗?

    今天晚上,她吃了三大碗饭,胃口好像出奇的好。

    现在又睡得像死猪一样了。

    没看出有半点异常的状态。

    心态真是见鬼的、该死的、异常的平和。

    他的嘴角绷紧了,牙关咬得紧紧的,伸出手来,捏了下她的脸。

    看她是真睡,还是装睡。

    她被捏疼了,在睡梦中揉了揉脸,翻了个身,又不动了。

    显然,是真的睡着了。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猪神!

    能吃能睡,身体肯定恢复了,不用睡觉了!

    他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动作十分的粗暴,“起来,猪神,不准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