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直抱在身上
    第一百五十三章一直抱在身上

    看到他怀抱着花晓芃,一道妒火从她眼底闪过。

    他抱着的人应该是她才对,花晓芃这个贱人怎能鸠占鹊巢。

    “谨言!”她扭摆着腰肢走了过去。

    陆谨言漫不经心的“嗯”一声,面无表情,他在专心致志的啃着花晓芃的手,让她又麻又痒,想笑又不能笑。

    他明明嫌她脏,她做的东西他不吃,拿的东西他也不吃,却吃她的手。

    真是深奥得难以猜测。

    或许如他所说,这个时候的她不是花晓芃,而是一个充气娃娃。

    所以可以随意摆弄。

    花梦黎的心里拧绞着,站在一旁难受的要命,她想坐到他的身边,但他抱着花晓芃占了整个沙发的位置。

    安安朝旁边挪动了一下,但没有让她坐。

    因为陆谨言的脾气,她很了解,要经过他的同意,对方才能坐下,她不能擅自替他做主。

    看他冷漠的样子,是没打算让花梦黎坐下来的。

    花梦黎瞅了眼那个位置,但她不想坐,就想坐到陆谨言的旁边。

    她觉得陆谨言应该考虑到自己是个孕妇,让自己坐下来的。

    但此刻,陆谨言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释放!

    从看到花晓芃走进来的第一眼,他就起了反应。

    “跟我上去。”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进花晓芃的耳朵里,让她脸颊微微一红,还有一阵心惊。

    坐在他的腿上,她怎么感觉不到他的反应,他是随时随地朝气蓬勃的,一勃发就要发泄。

    她站了起来,花梦黎很高兴,以为是给自己让了位置,没想到陆谨言也站了起来。

    “谨言,你们要去哪里?”她跟到了后面,一直走出了大门。

    花晓芃也不说话,任凭她跟着。

    她很清楚,陆谨言在精虫上脑的时候脾气最差,完全出于失控状态,什么人都不认!

    果然,他回过头来,一道暴躁的寒光射向她,“滚!”

    一声低吼让花梦黎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要去哪,为什么只带着花晓芃,不带着她?

    走进电梯,直上天台。

    两人迅速淹没在阴影里,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花晓芃有些忐忑,极为小声的、瑟瑟的说:“我这几天吃药,好像不能做,那天我们做完了,肚子就疼了。”

    “那你准备怎么伺候我?”他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他要,她就必须尽心伺候。

    她精致的小脸微微泛了白,“我不会……”

    从来都是他是施动者,她是被动者。

    她哪里懂这些啊?

    但陆谨言不是这样认为的。

    “你是有经验的熟女,不是纯情少女!”他讥诮一笑。

    “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她风中凌乱,想要吐血。他永远都会把她当成一个荡妇看待。

    他哼了声,不知是嘲弄还是恼怒,“学。”他阴郁的吐出一个字,眼里饱含的欲求已经满溢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无奈的叹气,想哭,“我……我的裙子不好脱。”他要用那里的话,在天台上好像有难度。

    他薄唇勾起了一丝邪肆的微弧,修长的手指扬起,抚上了她粉嫩的嘴唇。

    这是一种暗示。

    她轻轻的战栗了下,“我要不小心咬到你了,你可别怪我。”

    “咬到我,你就真要当一辈子尼姑了。”他冷笑一声,捏开她的小嘴,强行掠入……

    天台的大门后面。

    花梦黎死死的瞪着阴暗处的两抹身影,眼珠子都快冒出血来了。

    隐隐的,她可以看到那庞大的、霸道的、傲然的巨型物体的轮廓。

    它可以让女人兴奋的尖叫,浑身炙热,迫不及待的想要一领雄风。

    花梦黎的指甲在墙上烦躁的划动,身体热流滚滚。

    她比花晓芃有经验,有技巧、有神功,她做的一定比花晓芃好,可是她没有机会,无论她怎么做,他都没有反应。

    她差点还以为他是那方面冷淡呢。

    花晓芃到底有什么本事,让他对她有反应?

    她哪里都不如自己,连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她肯定是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为了勾引陆谨言,她大庭广众之下跪地唱征服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一个小时之后,某男终于基本满意,整理好衣服,恢复成衣冠楚楚、俊美无匹的大魔王。”

    她嗓子疼,太大了!

    在回去之后,陆谨言去了趟洗手间,她拿起果汁,狂喝了一阵,滋润喉咙。

    这个时候,秦如琛走了过来,带着她一起走到了台上,“今天我要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我跟晓芃去了关公庙歃血结拜,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义妹,我是她的义兄。以后谁敢欺负她,就是欺负我,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

    花晓芃举起了杯,“哥,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

    秦如琛温柔一笑,和她轻轻碰了下杯,一起干了杯中的的酒。

    陆锦珊气得嘴角都歪到了耳朵根子,想要发狂、嚎叫。

    许若宸看着他们,目光含蓄、犀利而耐人寻味。

    许若芳拍了拍他的肩,“哥,你又有一个情敌了。”

    许若宸晃动下杯中的酒,嘴角勾起一道极为深沉的笑意,“一块璞玉,不可能只有我会看到。不过谁才是最后的赢家,还是个未知数。”

    陆谨言一出来,就把花晓芃拽出了怀中,重申主权,“秦如琛,你记好了,当了兄妹,就永远是兄妹,别**。”

    秦如琛耸了耸肩,把一抹怒色悄然掩藏了起来,“你要对她不好,我一定把她带走,再找个好男人嫁了。”

    “你还没有这个本事。”陆谨言低哼一声,眼睛里寒光闪烁。

    “好了,他是我哥,也是你未来的姐夫,都是一家人。”花晓芃赶紧缓和气氛,免得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烈。

    “是不是姐夫,还是个未知数。”陆谨言阴郁的说。

    话音未落,陆锦珊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当然是你的姐夫,我们一定会结婚的,他要敢不娶我,我就自杀。”

    “你确定有这个勇气?”陆谨言和秦如琛几乎是异口同声。

    陆锦珊的脸上青白不定,这个威胁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没有人相信她。

    “秦如琛,我就死给你看。我要是死了,荣秦两家的交情也完了,你就是罪魁祸首。”她气急败坏的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