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欠收拾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欠收拾了

    “哪有,姐夫是来接我,我才是他的女伴,你不要瞎配对,好不好?”小萝莉机智的抢过话来,牵起了秦如琛的手。

    花晓芃在心里偷笑,小丫头就是机灵,脑袋拐弯拐得比谁都快。

    秦如琛疼爱的抚了抚她的头,“对,今天小瑕是我的女伴,不过我也是来接晓芃,今天晚上我要正式向大家宣布,我认了晓芃当义妹。相信我们兄妹之间的相处不会再惹来某些人无端的猜疑。”

    陆夫人听到这话也不好多说什么,搂住了陆锦珊的肩,“不要哭了,妆都哭花了,还怎么去派对?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金枝玉叶,豪门名媛,不是那些草根女可以比拟的。野草再好,也是野草,永远都成不了玫瑰花。”

    这话分明是在影射花晓芃,在场的人谁都听得出来。

    花晓芃也不计较,陆夫人从来都看不起她,习惯了。

    司马钰儿摆了摆手,“行了,我们走吧,大家又不是一路人,不需要一起走。”

    “嗯。”花晓芃点点头,和秦如琛一人一边牵起小萝莉的手朝外面走去。

    他们是最后走进派对的,当花晓芃出现在视野时,全场忽而就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就像是希腊的美神阿芙洛狄忒降临到了人间,独特的、耀眼的光华,让窗外的皓月星辰,和头顶的璀璨华灯全都暗淡失色。

    陆谨言早就看到了她,有缕无法言喻的神采从眼底游弋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花晓芃真正的化妆。

    原来她也是可以妩媚、可以妖娆、可以惊艳的。

    淡淡的小烟熏渗透出了一点与生俱来的野性,淡化了那份小清新。

    其实,他很清楚,她骨子里装的全是野性和叛逆,清纯温顺的外表不过是假象而已。

    许若宸也在看着她,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像是出了神。

    许若芳在旁边低叹一声:“哥,你确定能把持的住,不想拥有她?”

    “现在她不是我的,不代表以后不是。”许若宸晃动了下手中的酒杯,一抹笑意含蓄而耐人寻味。

    他选中的棋子怎么可能会错呢?

    女人不需要绝色,不需要完美,也不需要倾国倾城,要得是百看不腻的韵味,与众不同的气质和超凡脱俗的灵气。

    花晓芃或许没有陆锦珊那般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她是一团骄傲的烈火,也是一泓清澈的甘泉,能灭掉男人的意志,也能激起男人的**。

    花晓芃的眼睛在大厅里环顾一周,落到了他这边,“我去跟许家兄妹打个招呼。”

    秦如琛点点头,同司马钰儿和小萝莉去跟其他人打招呼。

    看到花晓芃走过来,许若宸迷人一笑:“你化了妆,就别有一番韵味了。”

    “我就是改变一下风格。”她耸了耸肩,莞尔一笑。

    许若宸小啜了一口鸡尾酒,低沉的说:“美国那边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他们会派专家过来替你弟弟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确认他的身体状况可以承受得了长途飞行,就能替他办出国手续了。”

    “谢谢你,阿宸。”她感激不已。

    “不要跟我说谢谢,太见外了。”许若宸微微一笑,直觉感到一股凛冽的刀风扑面而来。

    这刀风来自陆谨言。

    他的眼睛在冒火。

    她一进来不应该首先过来拜见他这个老公大人吗?

    竟然敢先跑到别的男人那里去有说有笑。

    几天不教训就皮痒,要开染房。

    花晓芃其实看到陆谨言了。

    但她不想过去,因为他有女伴,是那个安安。

    似乎每次出席派对,他都喜欢带上安安。

    她确实很安静,不说话,几乎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她的杯子里是果汁,她在吃药,不能喝酒。

    端起来,同许若宸喝了一杯,她就走向了陆谨言。

    不想去归不想去,但不去的话,大魔王会发脾气,让她一个晚上都别想好过。

    看到她终于过来。

    陆谨言脸上所有的神色都被冻结了,只剩下惯用的,如寒冰一般的冷冽。

    “我……就是来打个招呼,不打扰你们了。”她淡淡的一笑,轻飘飘的一句话,像一阵狂风,把他所有的怒浪都卷了起来。

    在她转身要离开的刹那间,他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往回一收,她就踉跄的跌进了他的怀里。

    “是不是时时刻刻都要让我来提醒你的身份?”他阴鸷的目光如利刃一般剐过她的面颊,让她脸上隐隐作痛。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今天晚上我不是你的女伴,安安才是,所以我应该识趣的走开。”她清晰而有力的回道,带着一种冷静的、不卑不亢的语气。

    “我让你滚,你才能滚。”他阴沉的脸覆盖在她的脸上,把所有的光线都挡住了,只留下一片阴暗。

    她用力的咽下了口水,咽下了喉头的一抹苦涩,“那么,陆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这声陆先生叫得极为讽刺,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他两道俊朗的浓眉皱拢了起来,墨黑的眼睛深深的、阴阴的盯着她,目光一会像寒冰一般的冷冽,一会像烈火一般的灼烧,让她一会冷得打哆嗦,一会热的冒烟,仿佛置身进了冰火两重天。

    “哪也不准去。”他一个字一个字蛮横的发布命令,然后狠狠的吻住了她。

    他吻得很霸道,很粗暴,充满了侵略性,灵巧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强行进攻,仿佛要把她整个都吞入腹中。

    她锁起了微痛的娥眉,在他的肩头捶打了下,但他不肯放松力道,那样的肆无忌惮,又放荡不羁,完全不顾及周遭的人群,和外来的眼光。

    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们,包括坐在对面的安安。

    他似乎不喜欢花晓芃,但对她又是不同的,跟所有人都不同。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待过其他女人。

    直到花晓芃的嘴唇红肿泛起血丝,直到她大脑严重缺氧,几乎窒息,他才放过了她,嘴角扬起一缕自得的微弧,这是占有的快感。

    她不敢再动弹,也不敢再说话了,唯恐他又做出过激的举动下。

    他也不放手,任凭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陆锦珊因为重新化妆,和花梦黎姗姗来迟。

    花梦黎到处寻找陆谨言,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找到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