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抢风头,打死你
    第一百五十一章抢风头,打死你

    他的心里某根神经被狠狠的扯动了下。

    最近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最多的字眼就是离婚。

    该死的离婚!

    前天的警告,她又忘了,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从牙缝里深吸了口气,声音极为阴郁的传来:“你想做什么?”

    她艰难的吞了下口水,维持着平静和缓慢的语调,“我愿意净身出户。”

    她再也没有了掣肘,再也不用像乞丐一样对他哀哀乞讨。

    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自由。

    只要他同意,她愿意接受任何条件。

    陆谨言的眼睛瞪大了,浑身辗过剧烈的痉挛,像是听到了某种致命的、无法想象的惊爆信息。

    然后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绞了起来,所有的情感都化为了极致的狂怒。

    他的胸膛沉重的、狂烈的起伏着,仿佛里面掀涌着如海啸一般的惊涛骇浪,还有海底火山下即将爆发的滚滚熔岩。

    “花晓芃!”他把这个名字狠狠的咬了一遍,然后扬起拳头,一记爆拳连同声音一起砸在了墙壁上。

    “你到死都是我的傀儡,不要再做任何的妄想。”

    一股战栗蔓延了她的全身,她抱住了头,唯恐下一秒,他又会挥拳,把她的头打爆。

    “我已经快死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就算当傀儡,也要当一个安稳的傀儡,不是跟两个女人每天无休无止的争斗。我现在吃不好,睡不好,我每天都在做噩梦。我的内分泌失调了,大姨妈不来了,我真的快要死了。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就像是一只小强,也会被压力拍死的。”

    她跌坐了下来,就像一只刺猬,把自己蜷缩成了一个团。

    在这方角落里,她看起来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不起眼,可是充满了他所有的视线,让其他的事物都钻不进去了。

    他垂下手臂,落在了她的肩头。

    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就像一根绷到了极限的弦,随时都会断裂。

    接触到他掌心的全是骨头,没有肉。

    她刚来的时候,虽然也很纤细,并不是特别的瘦,可是现在瘦的好像连肉都快没有了。

    他心里的那团火就像被过度的热量蒸发掉了一般,消失无踪了。

    “花晓芃,我不会让你死的,有我在,阎王爷不敢带走你。”他的声音极为低沉,沉得让她几乎都快听不见了。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陆锦珊和花梦黎正在讨论晚上宴会的妆容。

    看到陆谨言下来,陆锦珊赶紧跑了过来,“谨言,你晚上会带梦黎一起去派对吧?”

    花梦黎满心的期盼,一双大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心爱的男子。

    陆谨言面无表情,未置一词,直接往外走,仿佛身旁的女人就是一团无影无形的空气。

    花梦黎感觉被一盆凉水泼了个透心凉。

    难懂他要带花晓芃去吗?

    她想要叫住他,可他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

    这一去,他就不复返了,连晚饭也没有回来吃。

    很明显,两个女人他都不打算带。

    花梦黎和陆锦珊正要出门的时候,秦如琛来了。

    陆锦珊兴奋的尖叫,“如琛,你是来接我的吗?”

    “我来接我的妹子。”秦如琛毫不避讳的说。

    花晓芃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希腊复古式长裙。

    上次陆谨言撕烂了她的礼裙,不知是为了补偿她,还是怕她再出去丢脸,给她定制了一柜子的礼裙。

    配合着自己的裙子,她将乌黑的秀发也挽成了希腊古典的女神髻。

    这一次,她化妆了,不再是素面朝天,淡淡的小烟熏,和神秘的紫色组合,充满了妩媚的气息,就像是暗夜里的精灵。

    作为一个珠宝设计师,她不可能不会打扮自己,只是一心想着存钱,从来没买过贵的衣服和化妆品。

    秦如琛的目光在刹那间呆滞了,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已经被她吸走了。

    花梦黎的眼睛里悄然划过了一抹妒意。

    从小到大,她就讨厌花晓芃有一张狐狸精的脸,所以她用自己的时尚、优雅、高贵把她各种秒杀,碾成碎渣渣都不剩。

    她拼命的告诉自己,她不管如何打扮都土包子,一说话就会露馅,她不用担心被比下去。

    陆锦珊没有她这么好的心态,也没有自我催眠的精神。

    她精致妆容的脸严重的崩塌了,她精心的打扮了整整一个下午,要在派对上秒杀全场,展现她龙城第一美人的风姿。

    但是,花晓芃的风头盖过了她,连她都觉得自己被瞬间秒杀了。

    陆初瑕跑了出来,一身白色的蓬蓬裙,漂亮的就像个小天使。她最喜欢参加派对了,只要是小孩子可以参加的名流派对,她都会去。

    “omg,嫂子,你太漂亮了,就像仙女一样,整个亚洲,除了我,再也没有人能跟你一样漂亮了。”后面那句话是点睛之语。

    花晓芃“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等你长大了,就比嫂子美了,是全亚洲最美的小天使。”

    “嫂子,你真好,不像大姐老是嫉妒别人比她美,等我长大了,她肯定要给我送毒苹果、毒梳子,还派杀手追杀我。”小萝莉吐吐粉红色的舌头。

    “你给我闭嘴。”陆锦珊已经愤怒到了极致,抢了她的风头,还抢了她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让这个贱人去派对。

    “花晓芃,你不准去派对,给我待在家里,你一出去,就会丢尽陆家的脸。”

    花晓芃虽然没有她高,但也有高挑的好身材,在气势上不会输给她。

    “大姐,你别忘了,我是继承人的妻子,不需要听命于你。我去哪里,都是我的自由。”说完,就牵起了小萝莉的手。

    “你去死吧!”陆锦珊像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像抓烂她的脸,被秦如琛拽住了,他猛力的一甩,陆锦珊就像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陆夫人赶紧跑了过来,扶住了她,“这又是怎么了?”

    “大姐发疯了,看嫂子比她漂亮,就不让嫂子去派对,还要打嫂子。”小萝莉愤怒的说。

    “楚姨,锦珊看起来已经精神失常,我要把她娶回去,岂不是要关疯人院,到时候您会不会心疼?”秦如琛满含嘲弄的说。

    陆锦珊嚎啕大哭,把妆容都哭花了,“妈,这个贱人勾引如琛,她要跟如琛一起去派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