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小三各种维护
    第一百四十九章对小三各种维护

    花梦黎哭了起来,梨花带雨,“晓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真的是你呢?我已经愿意当妾了,你难道还不满足吗?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怕我是骗你的?我没有骗你,我找过母亲了,可她说要等到亲子鉴定之后,我也没办法呀。”

    她说完,挽住了陆谨言的臂弯,“谨言,你再去跟母亲说说,让她开恩好不好,我不想妹妹再这样猜忌我了,只要我的位置定下来,她就能安心,不会老想着要害我和孩子了。”

    陆谨言沉默未语,表情极为凝肃,一双墨黑的眸子幽幽闪着光。

    花晓芃呵呵的笑了起来,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我把这些照片看了下,原本我以为是有人要害花梦黎,现在才发现,原来是针对我的。”

    她话音未落,就被陆锦珊打断了,“小表砸,不要狡辩了,证据都摆在眼前,你怎么都狡辩不过去。”

    花晓芃指了指电脑,“这ps的技术可真差,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是假的,现在圈子的评论可都是在说ps太假了,漏洞百出,简直就是个业余的菜鸟做得。你忘了我的职业了,我是一个设计师,我的ps技术是一流的。”

    她坐到了椅子上,打开ps,调出两张照片来,很快就p好了。

    “看到了吧,要让我p,一定会p的天衣无缝,不会侮辱自己的专业。”

    “就是,p的真特么差劲,就差在上面写几个字了:我是冤枉的,有人在害我。”肖亦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花梦黎叮嘱她不能p的太好,让陆谨言真的误会她了,所以她故意让人p的很假,但忘记了花晓芃是做设计的。

    “我看这事就是你们两个合伙的,你们p的太匆忙,所以才会这么差。”

    “我还觉得是你跟花梦黎做的呢,就是想要陷害花晓芃,其心可诛啊。”肖亦敏摇摇头。

    阿元去调监控了,但监控里没有发现异常。

    有道犀利之色从陆谨言眼底划过,“花晓芃,起来。”他命令道。

    花晓芃站到了旁边。

    他在电脑上操纵了几分钟,然后冷笑了一声,“果然是这样。”

    “你发现问题了,照片是怎么进入我的电脑的?”花晓芃赶紧问道。

    “你被黑客攻击了。”陆谨言脸上有了一丝阴鸷的戾气,说完,就站起身来,“这件事到此为止。”

    肖亦敏惊讶而愤怒,“为什么到此为止?肯定是有人雇了黑客,一定要追查到底,免得有人一天到晚演苦情戏,恶心死了。”

    花梦黎知道肖亦敏说得就是她,立刻露出了无辜的神情,“我也觉得应该查下去,没准就是有人故意挑拨我和妹妹的关系,让我们自相残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我不希望他得逞。我想要把他找出来。”

    她说得义正言辞,矛头自然回转向了肖亦敏。

    但陆锦珊没她这么镇定,她怕一旦查出来,陆谨言又要对她执行家法,就摆摆手,“行了,事情弄清楚就好了,反正大家的关系也没影响。”

    花晓芃知道陆谨言是要维护花梦黎的,就像从前一样,不会追查到底。

    只要没有人会冒犯到他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就可以纵容她们,至于她这种草芥的死活,不是他在意的。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的生活真可笑,成天就是跟两个女人勾心斗角,像地球围绕太阳一样,围绕着一个男人转。

    她没有她们这么闲,世界里就只有男人,唯一的目标就是爬上豪门少奶奶的位置。

    她还有工作,还有理想,还想奋斗。

    从公司出来,她没有乘陆家的车,而是坐上了地铁。

    她不想回陆家,那里太压抑了。

    她漫无目的的在江滩边逛着,直到秦如琛打来了电话。

    “你不在陆家?”

    “不在,我在江滩,想一个人逛逛。”她蜻蜓点水的说。

    “等我,我马上过来。”秦如琛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江滩。

    “陆谨言呢,没陪你?”

    “人家要陪花梦黎呢,哪里会有时间陪我呀?”她凄迷一笑。

    “他不陪,是你的损失,我陪你。”秦如琛嘴角勾起了迷人的笑意。

    “好呀。”她莞尔一笑,收起了脸上的黯然之色。

    风从江面刮过来,吹乱了她的秀发,发丝飞扬起来,从他脸上轻轻的划过。

    他很想伸出手来握住那发丝,但它被风吹开了。

    “你的陶笛呢,有没有带?”

    “有。”她从手袋里拿了出来,这是时聪送给她的,她每天都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

    他拿过来,吹了起来,是她和时聪的曲子《情定三生》。

    她微微一惊,转过头来,愣愣的看着他。

    他就坐在身旁,离得好近好近,从前时聪也是这样,坐在身边,吹着陶笛给她听。

    他真的好像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他还活着,该有多好。

    天堂和地狱只是一夜之间。

    那一夜,她失去了他,从此她的生命里不再有爱情,不再有欢乐,也不再有希望,只有痛苦和绝望。

    一股热浪冲进了她的眼睛里,远山、树木和他的影子都浸透在了一层淡薄的水雾中,朦朦胧胧,模模糊糊。

    她眨了下眼,泪水就滑落下来,他的影子又变得清晰了,就仿佛他消失后,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阿聪,你别离开,别走。”她带着几分迷乱的说。

    “晓芃,我就在这里,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他伸出手来,抚摸着她的面颊,抚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她震颤了下,恍然回过神来,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又把你当成阿聪了。”

    “没关系,我说过,我是秦如琛,也是阿聪。”秦如琛一本正经的说,只要她愿意,可以一直把他当成阿聪,他愿意做她的时聪。

    她摇摇头,阿聪是阿聪,他是他,他们是不一样。

    “你吹得真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学会了。”

    “可能因为我本来就会过吧。”秦如琛耸了耸肩。

    她垂下头,低迷一笑,她明白他的意思,他觉得自己和阿聪的脑电波相撞了,他的脑子里总是有很多奇思妙想。

    “对了,你是不是交新女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